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血色唐末

龙8国际

长亭醉梦 著

连载中免费

《血色唐末》是网络作家“长亭醉梦”所作的一部五代十国小说,唐末乱世,并无所长的王洵,忽然来到这个每个人都朝不保夕的时代,一来就差点做了乱兵军粮,没有金手指,也没有准备百科全书,绝对属于浪费穿越名额的那一种人。

84.7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2/10

在线阅读

   唐末乱世,并无所长的王洵,忽然来到这个每个人都朝不保夕的时代,一来就差点做了乱兵军粮,没有金手指,也没有准备百科全书,绝对属于浪费穿越名额的那一种人。在这个动乱的时代里,五代十国的几位枭雄开始登上历史的舞台,灭亡唐朝开创后梁的朱温、后唐的奠基者李克用、契丹的耶律阿保机、党项立业者的拓跋思孝、南吴的杨行密、前蜀的王建、吴越的钱镠、西岐的李茂贞、马楚、南汉、……形形色色的人物悉数登场。主角王洵在乱世中艰难的求生,开始在历史潮流的推动下,一步步登上了这个时代枭雄之列,与同时代这些枭雄开始了争鼎天下的路程。有王洵在那么契丹、党项、大理,这些和宋朝并列的政权就不会让他崛起!自汉唐以来华夏的尚武精神,在王洵手里那就不会让它失去……

免费阅读

大唐龙纪元年,蔡州的吃人皇帝秦宗权,刚刚被朱温押解到长安,被皇帝下令斩杀,可刚继位的唐帝李晔,也是无力挽回江河日下的大唐,

说秦宗权这人,绝对算是人渣中的人渣了,他原本是唐朝许州的一个牙将,后来投降黄巢,并且割据蔡州,黄巢在山东战死后,他就成了唐朝在中原最大的心腹大患,也是最为残暴的军阀。

历史上有记载吃人军队不少,可是和秦宗权这支从来不带米面,只带盐巴和人的尸体的军队,相比比起来也算是小巫见大巫了,这蔡秦宗权的军队直接吃得是“西至关内,东极青齐,南出江淮,北至卫滑,鱼烂鸟散,人烟断绝,荆榛蔽野”,这是历史直接有记载的。

秦宗权纵然是死了,可是天下依旧还是那个天下,而此时‘河南道颖州’,一片荒芜的原野中,地上横七竖八躺这几具已经僵硬是尸体,荒野中除了可以听到北风呼啸的声音,就只有灰蒙蒙的天空中,几只秃鹫在盘旋,时不时的冲向地面,啄上一口地上的残肢。

这时一片林子的里出现了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他们二人慢慢的从低矮不一灌木丛中钻了出来,其中一人开口骂道:“真是晦气以为是些柴火,谁知道是一推骨头。”

“都开春了这天气还这么冷。”王洵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有接着说道。

说话的人名叫王洵,本是后世一个青年,连他都不知道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摔了一跤后,一觉醒来后就到了唐末这个吃人的年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王洵一来还被蔡州的乱军给抓了,差点做了这群禽兽的军粮,幸亏宋州一个叫王述官员,刚好带军剿灭了这些菜州兵,王洵才得以活下命来,他也懵懵懂懂跟着其他被救的人从了军,直到现在王洵来到这时代已经快三年了。

两人中矮的一人叫许继宗,两人都是‘宣武军宋州防御使’王述的部下,王洵此时正抱着一捆柴火,腰上斜跨着一柄唐刀,混合着血迹灰尘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他原来的样子。

王洵身上衣甲也是脏的只看得到灰黑色,好多碎布絮正从衣服破掉的地方露出来,连日的厮杀奔逃搞得王洵变成了现在这个鬼样子,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能保住命就已经不错了。

比王洵矮一个头许继宗也是疑惑的道:“可不是,怎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的尸骸。”

说完又从抱着柴火的双手中,腾出一只手来,提了提腰间的木柄长刀,因为他个子不高这刀挂在他身上都快要触地的样子。

许继宗除了手上多道冻裂的口子,其他地方基本和王洵不相上下了,王洵也是在心里感叹:许继宗这小子也是命硬的人了,二人跟着宋州防御使王述,一路奔杀到这颖州和宿州交界,几百号兄弟就剩百余十人,不过两人也是多亏了王述护着,不然早成孤魂野鬼了。

“你看我们刚刚经过那些地方地势平缓,时不时还有一些沟壑,这里原本应该是农田,我们刚刚经过的地方有很大一片的残垣断壁,而我们走的这条小道,虽然被灌木掩盖的差不多了,还是看得出来原先比较宽阔,所以哪里应该是个镇集。”王洵指不远处的地方对身后的许继宗道。

两人一路交谈着,走到了一间还剩几堵墙的破屋前面,这时立在破屋门边的一个魁梧的大汉,看到他们两就走了过来。

王洵看到这汉子走过来到了面前,刚刚想要和这人打个招呼,话还没出口就见这人就一把掐住王洵的脖子将他举起来。

旁边的许继宗看到这个情况,立马丢下怀中的柴火喊道:“住手!吕霸你这是何意,不要以为防御使大人生病了,你这厮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大汉名叫吕霸,他跟王洵他们二人一样都是王述的部下,这人和王洵在宋州时就有很深的过节,吕霸听到许继宗的话并没有住手,只是轻笑着答道:“哼!就是你们两个奸细去给朱贼通风报信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今天我要送你们去见阎王!”

许继宗听到吕霸的话知道他已经起了杀心,自己也不是他的对手就想跑到屋内去叫人,许继宗脚刚刚挪动就被吕霸重重的一脚踢倒在地,被吕霸踢中的许继宗只的痛苦倒在了地上。

吕霸望着被掐住的王洵,得意的道:“他娘的!让你小子老在王大人面前告老子黑状,今天就让你去阎王。”

王洵此时只是感觉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就像一把钳子一般,任凭自己怎么努力都挣脱脱不开,手忙脚乱的挣扎着也忘记了腰上还挂着武器,王洵只是不住的去掰吕霸掐住他脖子的手。

吕霸高头大马、力大无穷,王洵那里是他对手快就被吕霸掐得失去了意识。

…………

这时又从林中出来了几个人,带头的那人刚出林子就看到痛苦在地上的许继宗,还有被吕霸掐着脖子已经闭过气的王洵。

看到这个场面,带头的那人飞快的往这边跑了过来。

来人名叫郑蔺,跟王洵一样都是宋州防御使王述的部下,郑蔺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知道王洵和吕霸素来不和,所以还是赶忙对吕霸大喝道:“吕霸,你快把王参军放下了,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吕霸看了郑蔺一眼,并没有把王洵放下的意思。

郑蔺看到吕霸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把手摸向腰间的武器冷冷的道:“怎么,是我要动手吗?”

郑蔺身后跟来的那几人都是他的部下,这些人看到这情况也是纷纷把手摸向了腰间的武器。

吕霸看到这阵势,明白他自己一个不是郑蔺他们的对手,才不甘心的把王洵往地上一推,悻悻的走了。

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王洵,郑蔺赶忙蹲下把昏迷的王洵扶坐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探了探王洵的鼻间,发现还有王洵还有气,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身后的一名护卫,也是忙扶起了一边躺在地上的许继宗。

扶起许继宗的人名叫郑冲,他是郑蔺的堂弟,两人都是郑州人也算是出生望族,可这时代乱的一锅粥似的,乱兵来了那管你是名门望族还是山野农夫,照抢照杀不误。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经过中原各地的节度使加上王仙芝、黄巢还有秦宗权这些人一阵闹腾,管你王公贵族、高门大族,还是贩夫走卒、小门小户,都是一样的结局。

郑蔺把王洵背起来,又让人扶着许继宗,然后向身后堂弟还有其他几人吩咐道:“这事情不准和其他人说,二弟带他们继续去林子里戒备,看看有没有朱贼的人追来,我把王参军背到营地那边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荒野中一间残破的庙内,地上胡乱的躺着几个军汉。

另一边躺在墙角昏迷的王洵,他感觉脸上有些凉意醒了过来,然后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许继宗正用一块湿布给他擦脸。

醒过来的王洵缓了缓神,用手捂着额头坐起来到道:“继宗我们又死了吗。”

“洵哥,我们被郑都尉救了。”许继宗看到王洵醒过来松了一口气低声道。

破庙的屋顶一片瓦都没有,只有四周残存的残垣断壁,自然挡不住屋外的寒冷的天气,冷所以屋外风还是呼呼的,顺着一道道墙缝间灌进来。

王洵感觉有些冷紧了紧衣服,继而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营地中好多人都出去了,破庙里边除了他和许继宗就只有十多个被冻得挤做一团,靠在一起取暖的伤兵,这些受伤的伤兵还时不时发出一些低声的呻吟,破庙里大厅的正中间有一尊已经倒掉的佛像,冷眼的注视着这一切。

看着这些受伤的军士,王洵对此也是无能为力,现在就连受了箭伤的防御使王述都没有药物治疗,其他人更是只能靠自己硬撑了。

王洵向靠在墙上显得很疲惫的许继宗道:“继宗,你刚刚也是受伤,现在好好休息一下,我去里屋看一下大人怎么样了。”

王洵说完向破庙后堂的一间屋子走去……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