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总裁 → 薄情帝少,靠边站

龙8国际

与织 著

连载中免费

《薄情帝少,靠边站》是网络作家“与织”所作的一部豪门世家小说,他们之间有过一段刻骨铭心且很不愉快的感情,然而久别重逢,她却什么都不记得了,时易毁了她的婚礼,害她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伤她身心。

47.8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23

在线阅读

   他们之间有过一段刻骨铭心且很不愉快的感情。然而久别重逢,她却什么都不记得了。时易毁了她的婚礼,害她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伤她身心,限她自由,还说恨她……但是……黎慕然就不明白了,既然恨她,那他为什么还要强行拉她去领证?脑子有病?

免费阅读

多雨的季节,台风过境,树木被强风吹的东倒西歪,在夹杂着闪电的倾盆大雨中,摇摇欲坠,断掉的树木枝桠几乎随处可见。

夜幕降临,因这场台风,这繁华都市的夜晚暂且散去了往日的热闹非凡,道路上的行人更是寥寥无几,连霓虹灯的灯光都没有了往日的纸醉金迷,都是冷的,如那狂风暴雨一般。

黎慕然再次回身看了一眼院子里那棵被拦腰折断的桂花树,含苞待放的骨朵散了一地,再过些时日,这花就可以盛开了,届时定是满院花香,然而摧残总是在盛开之前来临,不幸总是悄悄降临。

她眼中疼惜的流光稍纵即逝,苦笑了一番,继而蹲下身来,膝盖处的伤口渗着血丝,隐隐作痛,这风实在是太大了,她一路上摔了好几次。

黎慕然尽可能的忽略掉伤口的疼痛,脱掉鞋子,将鞋子中的水全部倒掉。

她冷笑着,她自己又能比那棵桂花树好到哪里去。

家里十分安静,因为她提前知道家里今天就她一个人,所以她直接回了房间,拿了衣服就进了浴室。

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黎慕然一手的泡沫,便没去接。

那通电话第二次拨过来的时候,黎慕然接起了。

“妈妈。”

“刚刚怎么没接电话?妈妈跟叔叔今天回不去了,航班耽搁了,你跟哥哥在家好好相处,我们明天下午应该能回去。”

轰的一声,巨响,一道让黑夜亮如白昼的闪电之后,惊雷落下,却在黎慕然的脑子里轰然劈开,几秒的反应时间,平静不再,取而代之的惊吓和心悸。

黎慕然的手开始颤抖,越发厉害,配合着那颗狂跳的心脏,正快速的流失着她残存的理智和镇定。

“喂,慕然?怎么了?你是不是跟你哥又闹别扭了?”

颤抖的双手,惊慌失措的人再也握不住那手机,手机跌落在洗手池上。

伴随着妇人声音的是黎慕然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不是说那个变态在邻市今天回不来的吗?为什么妈妈没回来,那个变态却回来了……为什么要这么捉弄她。

不,不行……现在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就算外面下刀子,她也要拼了性命离开。

“怎么办……怎么办啊……上天保佑,那个变态一定要晚一些回来,哪怕五分钟也好啊……”

慌乱之中,黎慕然努力的控制着手抖,尽可能的用最快的速度将衣服穿在身上,不是睡衣,她从来不敢穿睡衣,因为那样不方便逃跑。

穿好了衣服,拉开门的那一刻,入目的便是坐在她床边的那个散发着妖冶气质的男人,双腿叠在一起,似乎已经等她很久了。

他嘴角的笑至于黎慕然而言就是魔鬼的嘲讽,在等待着她的丑态。

那一瞬间,黎慕然的指甲戳进了肉中,她感觉不到疼,她努力的想笑,努力的想要表现出一副她不害怕的神情。

可对这位哥哥的恐惧,这六年来是深入骨髓的那种,怎么可能藏得住,季殊一眼就看出了黎慕然的慌乱。

“紧张什么?妹妹?”

“哥,你……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跟……跟叔叔在一起吗?”紧张让她讲话结巴。

“我怎么回来了?我明天有课啊,我肯定要回来,倒是你,也不等等哥哥,我刚刚去你学校接你,结果你走了,受伤了吗?让哥哥看看……”

随着话音落下,季殊站了起来,只一步便跨到了黎慕然的身边,居高临下的欣赏着她的紧张。

他的手落到了黎慕然的肩上,后者立马退后了两步,躲他如躲避豺狼虎豹,目光之中嫌弃被罪魁祸首尽收眼底。

“妹妹,你到底在紧张什么?你妈妈不在,我肯定会好好疼你的,我的好妹妹,你可真香,洗澡怎么不等等我?嗯?”

变态!人渣!

黎慕然忍着恶心,默默的松开了手背后那紧张的纠缠在一起的手,双肩下沉,眉眼之中的紧张和恐惧之意被她努力的压制着。

她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如果不冷静下来趁机逃跑的话,她今天的下场肯定比院子里的那棵桂花树还要惨。

“哥,我饿了,我想下去吃饭。”

“好,我陪你下去。”他的手落在了黎慕然的腰上,上下滑动的,摩擦之中浓浓的暗示。

黎慕然恐惧极了,眼下看来只能随机应变了:“哥,你别这样,这样,我不好下楼梯。”

季殊举起双手,一摊便放开:“好,都听我的好妹妹的。”

好妹妹?呸,真够恶心的,她才没有他这么变态的哥哥。

下了楼之后,黎慕然故装淡定的走进了厨房,她知道那个变态不喜欢厨房的味道,所以厨房是她今天晚上唯一能逃脱的机会了。

成功的进了厨房之后,黎慕然像模像样的开火烧水洗菜,许是她这所有的步骤看起来都像是在认真做饭的,季殊终于离开了厨房门口。

少了那个变态的监视,黎慕然长呼了一口气,刀子不慎划到了拇指,鲜血直流,可她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她任由血流着,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厨房的窗台很低,她学过舞蹈,攀上窗户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黎慕然小心翼翼的拉开了窗户,深吸一口气,长腿直接攀上了窗台,她人坐在窗台上正打算往前跳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

那声音如同骤然响起的防空警报,刺耳,尖锐,催促着黎慕然火速跑到安全的地方。

“想跑?你跑不掉的,看我今晚不弄死你。”

黎慕然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跑,往没有季殊的方向,用生命去跑,竭尽全力,不顾一切。

她绝对不能被季殊抓到,绝对不能!

厨房的窗户是在前院,跳下了窗户之后,黎慕然拼了命的往门口跑。

她听见了那个变态的叫喊声,让她停下,还警告她不要再跑了……

污言秽语,悉数化成了黎慕然逃跑的动力,今天逃离是她唯一的希望了,如果被抓到的话……

后果黎慕然不敢想,她奋力往前跑,她没穿鞋子,脚底避免不了的踩到了尖锐的东西,但她未曾停留过,她不是不疼,只是后方的变态远比疼痛可怕百倍千倍,乃至万倍。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总裁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