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

龙8国际

飞云冉冉 著

连载中免费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飞云冉冉,女主发现自己的未婚夫吃人。 她逃跑拒婚,险象环生。 为了活命,她缠上了佛门高僧。 她以为拜了他为师,她便安然无恙,却没想到他的弟弟也缠上她。 她一碰上他,便会不由自主地贴上他。 他一边舔舐她的脖子,一边道:“娘子,你的血好甜。” 她推开他逃跑,他却将她压在床上。 “今晚,你的处子血我要喝。”
  镇国公府宴会,宋茗微寻了一个借口出来透透气。皎皎月色下,女子长发飘舞,体态纤细,风流婉转恍若仙子。乐阳大公主为唯一的嫡子寻了一门亲事,这亲事却让宋茗微成为全京城的谈资。只因为,她宋茗微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姨娘早逝,母亲生有一子一女,嫡女风华出众,孝顺贤淑早有慧名。任谁都想不明白,堂堂镇国公夫人,乐阳大公主为何不选嫡女而选了宋茗微这样鲜少在京中露面的庶女。宋茗微正倚......

107.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21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鬼眼阴婚:爱妃血好甜》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飞云冉冉,女主发现自己的未婚夫吃人。 她逃跑拒婚,险象环生。 为了活命,她缠上了佛门高僧。 她以为拜了他为师,她便安然无恙,却没想到他的弟弟也缠上她。 她一碰上他,便会不由自主地贴上他。 他一边舔舐她的脖子,一边道:“娘子,你的血好甜。” 她推开他逃跑,他却将她压在床上。 “今晚,你的处子血我要喝。”

免费阅读

  镇国公府宴会,宋茗微寻了一个借口出来透透气。

  皎皎月色下,女子长发飘舞,体态纤细,风流婉转恍若仙子。

  乐阳大公主为唯一的嫡子寻了一门亲事,这亲事却让宋茗微成为全京城的谈资。

  只因为,她宋茗微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庶女。

  姨娘早逝,母亲生有一子一女,嫡女风华出众,孝顺贤淑早有慧名。

  任谁都想不明白,堂堂镇国公夫人,乐阳大公主为何不选嫡女而选了宋茗微这样鲜少在京中露面的庶女。

  宋茗微正倚靠在回廊尽头,耳边却传来了古怪的声音。

  先是悉悉索索,再是呜呜咽咽。

  宋茗微探出头去,只听得右边厢房的门砰地一声巨响。

  一个脸色惨白的婢女捂着嘴,似乎想要尖叫,却不敢呼出声来。

  她从屋子里头逃窜而出,几乎慌不择路。

  “啊!”

  宋茗微身子一抖,瞪大着双眼,若不是身后的冰凉柱子撑住了她,她几乎立刻就瘫软在地上。

  一张鬼脸从那婢女身后窜出。

  翻出的白色眼球,出血的七窍,那血口獠牙正朝那婢女而去。

  婢女只张口叫了这么一声,后就被长几丈的乌黑头发捂住了口鼻,呜呜咽咽地拖回了那紧闭的房门。

  宋茗微看到了那地上拖行的血迹,诡异地听着那令人发麻的啃噬之声。

  她看到了什么?

  宋茗微狠狠地捂住自己的嘴,剧烈的心跳声仿佛擂鼓。

  她恨不得此刻心脏骤停,仿佛这样的心跳声就能引来那恶鬼。

  砰!那房门再度打开。

  宋茗微艰难地睁开眼,惧怕地看着那敞开的房门,眼眸突兀一缩。

  那里走出来一个偏偏佳公子。

  俊朗如玉,清润无双。

  宋茗微白着一张脸,剧烈的摇头。

  会是她想的那样吗?

  眼前这人便是盛怀安,镇国公唯一的嫡子,是她宋茗微刚刚定亲之人。

  宋茗微有心想躲,却陡然接触到了盛怀安的双眸。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停了。

  盛怀安笑了。

  这一笑本是清润俊雅,然而在宋茗微看来,却是冷厉地令人骨寒。

  “茗微妹妹怎么在这里?”

  宋茗微骇然,她面无人色,身子仿佛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控住不住地颤抖着。

  她兀自告诉自己,不能露怯,绝对。

  宋茗微强自站稳了身子,道:“里头闷热地很,刚出来透透气就看到了世子。我这就进去,有人看到了怕要议论了。”

  就这么一句话,宋茗微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

  然而,盛怀安却并没有转身离去,他依旧是鬼气森森地盯着她。

  宋茗微强撑着一口气从盛怀安身边经过。

  陡然的寒凉令她汗毛直竖,她几乎咬着牙越过他。

  后背早已经是冷汗涔涔,她狠狠压住想要拔腿狂奔的冲动,才回到了宴席上。

  宋茗微喝了一口清茶,强自冷静下来之后,她冰凉的手脚才缓缓回暖。

  酒宴上,她神思不属,脑海里不断出现盛怀安从那屋子出来的画面。

  这一刻,她只有一个念头,这个亲事绝不能结。

  回到宋府,宋茗微就被叫到了宋老夫人跟前。

  嫡母曾氏坐在宋老夫人下首。

  曾氏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宋茗微,道:“你姐姐方才宴席上吃多了酒,这两日怕要头疼,要好好歇息。方才镇国公府送来了嫁衣,你就不用劳神绣了。”

  “这么急?”宋老夫人有些诧异。

  宋府对这门亲事没什么意见,就是奇怪,这婚事定得有些急。

  寻常,至少是给了些时日让新妇把嫁衣绣好。

  曾氏点了点头,茗雪这两日气坏了身子,她也不想多言。

  乐阳大公主是在镇国公夫人,也就是宋阁老的女儿宋倩去世之后入的门,虽是填房,但她大公主的身份,没人敢置喙。

  茗雪自小就出入镇国公府,大公主待她也算亲厚,只是不知道为何大公主竟越过茗雪不提给世子选了茗微为正妻。

  曾氏再次看了宋茗微一眼。

  这个庶女一出生就要了姨娘的命,老爷也并不待见。

  宋茗微一贯地谨慎守礼,只年前被带去镇国公府去了一趟,就被大公主看中?

  曾氏的眼眸一厉,要说宋茗微没有使点手段,她是万万不会信的。

  老夫人拉过宋茗微的手,道:“脸色怎么这样难看?”

  宋茗微抬起头来,她清亮的眸子像极了她的父亲。

  老夫人想到了儿子的容貌,不禁笑了起来。

  宋以臣年少中了三甲,因为生的芝兰玉树,被圣上封为探花郎。

  嫡孙女像曾氏,雍容华贵,倒是宋茗微更像宋以臣,出落地风流清丽。

  “祖母,世界上有鬼吗?”宋茗微试探地问。

  老夫人皱了下眉头。

  “咱们大梁是最信不得也提不得怪力乱神之说,这样的话你莫要说了。”

  宋茗微脸色一白,果然!

  她是万万不能提今晚见到的一切。

  否则他人如何看她,莫不是说她疯了!

  宋茗微注意到曾氏狐疑的神色,心下一凛,便不敢再言。

  老夫人只当她这即将成亲,少女心事重,怕是患得患失。

  吩咐她明日一道去相国寺,便让她回了。

  夜凉如水,夜风吹拂而来犹如一双冰凉的手直直摸向人的后背。

  丫鬟东珠将一个赤色包裹拿到了床头对着正皱眉的宋茗微,道:“小姐,这是镇国公府送来的嫁衣。”

  宋茗微低头,冰凉的双手微微僵硬。

  烛光微弱,那赤红的包裹在这不甚明朗的光线下,像极了今晚在镇国公府见到的拖行的血。

  宋茗微猛地将那包裹丢下床去,惹得东珠惊道:“小姐,您是怎么了?”

  宋茗微紧紧地抱着头,泪眼朦胧。

  “为什么是我?”她不要这样的殊荣。

  她一个庶女,从不主动靠到人前,姨娘早死,父亲从来都没有正视过她,家中何尝有人在乎过她。

  她只想活着。

  她望着香案那日日擦拭的灵位,泪流满面。

  娘,这世界如果真的有鬼,您为何从不回来看我?

  “东珠,他们都说我娘是生我的时候难产死的,可是东珠,我偷偷去过娘的墓地,那里当初被人挖过,什么都没有。”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