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 炼器成神

龙8国际

我和自己 著

连载中免费

《炼器成神》是网络作家“我和自己”所作的一部战争幻想小说,刀光剑影你笑魇如花,潮起潮落命如流沙,旧时光,如一层忧伤的纱,虽仗戟窥涅天下,然我却只想牵你手浪迹天涯。

78.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0

在线阅读

   刀光剑影你笑魇如花,潮起潮落命如流沙。旧时光,如一层忧伤的纱,印心间,怎么擦?是谁?仗戟窥涅天下!我却只想牵你手浪迹天涯。

免费阅读

初夏,大陆的北部并不是很暖和,黄沙掺拌着星星点点的翠绿,从高空看像一盘巨大的韭菜炒鸡蛋,偶尔突兀的有一两座黑色的小土包,就像翻炒的时候火候过大的糊面。平原的上空不时飞掠过各种鸟类,人们拖着疲惫的步伐,——由北向南。

狗儿,看着眼前的小土包,确切说是坟堆,没有墓碑的坟,唯一能够象征是墓地的,就是坟土上画的那个象征人的图案,连男女都无法分别的图案。也许一阵风过后它就真的只是个土堆。

死者是和狗儿一起逃亡的难民,说不清来自哪里,三十好几的样子,讲的是北部蛮语,很难懂。

尽管狗儿本身也是蛮人,死者估计是洛青以南肥水人,离的很近,都是柯清风平原黄瑶帝国人,但口语却差别很大,尤其是语速,狗儿今年七岁,也没出过村落,听起来自然吃力。

死者是个好人,逃亡的途中遇到了狗儿,别人见了狗儿,看是一个孩子,理都懒得理睬,他却和狗儿同行,和狗儿一起挖过野菜,烤过肉,是死去的人肉。

在过洛河时遇到了蓝马帝国的游骑兵,骑兵朝逃难的人群一通乱射,狗儿和死者运气好跑了出来,狗儿活蹦乱跳的走到了现在,他却因为中箭失血过多,最终倒在这里,狗儿用了一天时间,就地挖了个坑,把他埋了进去。

没有伤心,没有流泪,静静的呆了一会,随着逃亡的人群向南。

狗儿的家在柯清风的落草坡,是一个很小的村子,村里的人大都务农,也有少部分是猎户。

因为村子南面是红山,红山不是太大,东起肥水,西到怀洛,有两百多里,落草坡就靠近肥水,父母都是猎户,在蓝马帝国**黄瑶帝国时,洛青府衙陈东海弃城而逃,蓝马人如潮水一样进入了洛青——烧杀抢掠。

在那个宁静的早晨,落草坡被蓝马军围住。

父母死在那场屠杀中。逃出去的人不多,狗儿是被母亲放地洞里侥幸逃出来的。没办法忘记那整村人被浇上火油燃烧的味道,没办法忘记母亲把自己放到地窖里离开的背影,没办法忘记那时隐时现的哭喊声、、、、、、

随着逃亡稀稀落落的人群,狗儿走的很快,一个又一个难民被超越,狗儿知道,不是自己体力有多好,而是这群逃亡的难民根本没有自己的目标。他们只是在机械的移动着,他们茫然,他们无助,只是在机械的移动。

狗儿不知道自己将去往哪里,也不知道未来迎接他的是什么,他只知道移动,只有移动才可以拉开生存和死亡之间的距离。

狗儿和这里的人并不一样,他出生的时候就有思维和记忆,自己是从一个叫地球的星球穿越而来。

狗儿上一世是一个机械设计师,在南美洲一个原始森林里勘探一种矿石时,遇到了时空黑洞,落草坡下了一场很大的暴雨,雷鸣电闪的,一道闪电划过落草坡,狗儿就出生了。

由于前几个孩子都夭折了,村子里有一个俗套的习俗,就是新生孩子名字叫的俗点好生养,所以生下后父母给他起名狗儿,——杨狗儿。

人群还是那样死气沉沉的移动着,不时也有一些失去了希望的人,再无法忍受这种莫名的未知——倒下死去。

“闪开、闪开、、、、、”

“塔塔塔塔”

南面一支军队疾驰而来,整齐的步兵脚步声参杂马鞭抽在马背上的虚晌,头前开道的骑兵手拿马鞭指着来不及躲闪的人群骂骂咧咧的。逃亡的人群迅速向两边闪开。

军队从狗儿的身边穿过,一着向北延伸,像一条青色的长蛇。

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带全盔,看不清脸,一身青色的战袍新攒攒的,拱手。

“父老乡亲,兄弟姐妹,大家幸苦了”

逃难的人们停了下来,迷茫的看着这位军爷。

“咳、我是洛水守备刘青山”

“咳、陈东海丢下了洛青、丢下了你们,丢下了帝国的北大门,夹着尾巴跑回了洛水。”

刘青山骑在马上打着转,扫视着马路两旁的人群。

“但是帝国没有忘记你们,所以我们来了。”

“我们要拿回那些属于我们的东西,粮食、土地、牲口、财产、当然也包括尊严。”

声音不急不缓,很有力,逃亡的人们眼里闪过一丝希翼,看着军爷的眼神不再是那般迷茫。

“咳、大家有谁知道蓝马狗前哨现在打到哪里,有知道的出来说一下。”

“有知道的出来说下,有知道的吗?有没有?、、、、、、、”

苏平接过刘青山的话询问着

人群开始骚动,好像刘青山和苏平是太阳一般,看着对方,眼咪了起来,眼神又开始迷茫,看看旁边的伙伴,时间就这样流逝着,无奈着,有些难民开始移动,向南,向着洛水,向着那个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地方。

苏平还在时不时的询问,向从身边走过的难民。

“我最后一次看到蓝马人是前天下午,他们在洛河北岸,都是轻骑兵,人马不多,有50顶多了。现在就不太、、、、、、”

狗儿看着眼前的苏平挠着头说。

“他们有没有过河?”

“我们跑的时候、、还没、、、、、?”

旁边一个难民不太确定的补充。

饿!特别的饿,杨狗儿感觉到腹内空的就快前心贴后背了,要一口吃的,要一口吃的,这个想法一在他的脑海里形成就再无法抹去。于是——

“官长,能给口吃的、、否?”

苏平和刘青山看着这个还没自己腿高的孩子,

沉默,四周只剩下步兵整齐的跑步声,周围难民看看狗儿然后都把目光盯到刘青山和苏平身上,沉默、、、、

刘青山看着眼前这个孩子,脸上满是土灰,一身开了口的单衣,狼皮围裙,棉麻裤,手脏的像发青的蛇皮,大大的眼睛里有倔强,希翼、胆怯、、、、、,和那香咽唾沫的声音,没来由的一阵饥饿感涌上来。心酸酸的,没有这场战争也许、、、、、、

朝副官苏平点了点头,苏平朝后打了个手势

一个勤务兵跑了过来。

“给他一个馒头”

勤务兵跑了回去,一会拿过一个碗大的馒头递给杨狗儿。

“搜”

在杨狗儿眼看就要接住馒头的时候,旁边的难民抢下了勤务兵手里的馒头,难民们开始疯狂的向馒头涌来,抢到馒头的难民爬到地上疯狂的吭食着,丝毫不顾勤务兵的殴打和难民们的哄抢。

狗儿被疯狂的人群挤开,一会功夫抢到馒头的难民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人们压在他的背上,有的从嘴里扣那还没来得及咀嚼的食物,抢不到馒头的人在抢劫的人群背上狠狠的踹上几脚发泄,抢到的迅速离开或者把馒头放到嘴里,场面一片混乱。

人群渐渐的散开,有站着的,爬着的,走着的,刚开始抢到馒头的那个人,始终没有动,在地上静静的躺成一个大字。

勤务兵走过去摸了摸脉息,看着刘青山和苏平摇了摇头走开。

人群慌乱的躲闪着离开,一会功夫就只剩下狗儿和马上的刘青山和苏平,还有远处地上那个静静的‘大字’。

”小家伙,过来、、过来、、、、过来”

刘青山朝狗儿招手,狗儿怯生生的挪过去。

“三炖儿,弄点”

刘青山朝勤务兵招手,顺手摸着狗儿的脑袋把狗儿送到勤务兵哪里。

狗儿吃了一个馒头,和一块酱牛肉,还想吃勤务兵不给了,说是饿肚吃的太多怕撑死。队伍还在小跑着向前,前后都看不到尾。

一匹快马从南面飞驰而来,马上的将士老远就打住马,跳了下来,身体在惯Xing的作用下还有点收不住脚。

“报”

“讲”

“后军出现蓝马人,现在火将军已经和其前哨接上。”

“什么?后军出现蓝马狗了?”

“是!后军出现蓝马军!”

“嗡”刘青山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今天早晨他们从洛水城出发,期间过下马关走到现在的沙草滩,急行军也就50里,洛水城军民欢送的场面仿佛还在眼前。才多大一会蓝狗就出现在大军背后,没有前哨、探马、、、、、

“洛水!洛水城现在怎么样?”

传令兵看着马上的刘青山,摇摇头。

“不清楚!后军和蓝马人在下马关接阵,蓝马人在下马,封了营口,连只鸟都飞不过去,——哎!”

“知道有多少不?”

“不清楚,估计不是太多,关垛上2米排开,有营旗,有草弩。”

“将主杀回去吧!”苏平带着询问的口气征求刘青山。

刘青山拜了拜手,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我想想,我想想、、、、、、、、“

蓝马人没有探马、没有前哨,毫无征兆,突兀的出现在大军的背后。

洛水现在可不是一座空城,七天前洛青破城后,帝国黄帅已经把怀南的黄彪军调到洛水。

自己出城的前一天,黄彪军已经接防,虽然是前队,也有两万多人,前锋指挥官是仁唐,黄瑶帝国的名将,数十年守卫帝国西线,西部龙翔帝国听其名便可止兵伐的人物。

蓝马人七天前就已经破开洛青城,按道理洛青到洛水200里不到,急行军也就两天左右,中间无险可守。下马关虽然也有城墙箭垛,可面对蓝马人的铁弩、气车、、、、、

三米高的守墙,按现在下马的守备力量,坚持下一个时辰不破就是奇迹了。

可蓝马人攻下洛青后就是没动,为什么?

正所谓兵贵神速,可蓝马人在等什么?刘青山隐约的感觉自己被陷到一个巨大的圈套里!这个圈套一步不慎就是万劫不复,想想,再想想、、、、、

自己所部连1000后军是8000人,整整一个洛水的守备几乎全出来了,他们现在是帝国开往洛青城的前哨,目标是在洛河南岸构筑防线,等待黄彪军反攻。

帝国高层对这场战争没有充分的准备,他们更希望像以前一样,蓝马人打一阵子然后就是和谈,再然后就是给些钱马,蓝马人留下抢过的土地和哀鸿遍野的难民。

黄瑶帝国也在无意中来了一次人口精减,再向其他城镇加收点赋税,官爷们还照样吃山珍海味,摆龙虎大宴,造车船房宫。几年后洛水的土地会更加的肥沃,由人血和战争炮灰浇灌的土地不肥都难。

其他城市被赋税淹没的人们,开始向洛水涌来,洛水还是洛水,肥沃、忙碌、贫穷、、、、、官爷们的财富比以前来的更加容易,只有清明洛水那漫山遍野的祭火,才让人们想起那一段段难言的往事。百年间这样的循环已不只一次,平民越来越痛,痛到麻木。官爷越来越富,富到流油。

早在两天前,刘青山已经得到帝国统帅部的通告,这次攻打黄瑶的是蓝马第一主帅——怒斯。先锋官是秦克木,一个很谨慎的将官。

蓝马人在后军过下马关后马上关了城门,在自己和后军通过下马的时候都没有看到下马镇破,下马小镇也就是下马关,有守墙,3万多的居民,下马镇平时的守备小队是一个营,300人,

后军出了下马,镇门就关了,也就是说下马关早就在蓝马人手里,守备小队已经投降蓝马,蓝马人也知道黄彪军已经到了洛水,前面是自己八千步卒,后面是洛水的黄彪大军,蓝马人疯了?不怕前后夹击?为什么?为什么?

刘青山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一个一个的可能Xing像过电影一样在自己脑海里往复,他有一种直觉,现在自己是站在地狱与死亡的门口,一个闪失自己和这八千步卒就会再次成为脚下这片沙土的肥料。

蓝马人不会那样傻,他们一定是有所依仗才敢被包到里面,后军一过下马关,蓝马人就封门,这说明了什么?

也有可能是故意暴露,为什么?蓝马怒斯手下战将如云,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穿插到下马想来也不是泛泛。

下马街上冷清的场面?还有那股难闻的味?幻肖!对一定是幻肖,一种挥发度极高的矿石,点燃后发出一种刺鼻的潮湿味。

能屏蔽高级修士的神识,军队一般用幻肖对付高级修士的神识和掩盖气息!不会是下马人被屠光了吧!然后用幻肖掩盖气息。

那么蓝马狗的主力不会现在就在下马吧!那么洛河北岸有可能是蓝马最弱的防线,死亡,刘青山瞬间闻到一股死亡的气息向自己袭来,也许冲破洛河北岸蓝马人的防线,然后转道进入红山,这就是自己和这八千人唯一的生路。

下马现在已经成为蓝马人横在洛水与沙草滩之间一睹铜墙铁壁,蓝马人盼不得自己撞上去,然后撞的头破血流,以便给洛河的蓝马军更多的时间让蓝马后援变厚,到那时自己就是铁军也会被这两股力量碾压成血水、炮灰、、、

刘青山收住自己纷飞的思绪,将鞭直指洛河方向。

“目标洛河,加快速度!”

然后打马向洛河疾驰,苏平跟在后面,高声重复着刘青山的命令,所有步卒也同时高呼!

“目标洛河,加快速度!”

“目标洛河,加快速度!”

抢馒头的难民再也没有起来,那个躺着的大字在队伍“塔塔”的脚步声中,靠队伍的一面渐渐被荡起的黄沙覆盖,像盖上了一层黄色的丝幔,随着穿过的军队,那丝幔越来越厚,直到被黄沙彻底覆盖,变成一个硕大的由沙砌成的大字。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