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福妻嫁到

龙8国际

娇俏的熊大 著

连载中免费

福妻嫁到全文讲前有侯夫人嫡亲的大姑娘堪称典范, 后有继母生的四姑娘嚣张跋扈。 侯府外还来了个领着弟弟的美人三姑娘。 死了亲娘的二姑娘苏昭宁表示,我有一个小目标,斗倒一个是三个! 装逼版简介: 关于身份,男主说,我其实十分普通,只是家里祖宗稍微发愤了点,所以房子有些大,仆从有点多,钱,恩……当然也有点多。 关于老婆大人,男主说,我这个人对姻缘其实很随缘的。 男配们跳脚了:死缠烂打跟我们抢的人是谁!

13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10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福妻嫁到全文讲前有侯夫人嫡亲的大姑娘堪称典范, 后有继母生的四姑娘嚣张跋扈。 侯府外还来了个领着弟弟的美人三姑娘。 死了亲娘的二姑娘苏昭宁表示,我有一个小目标,斗倒一个是三个! 装逼版简介: 关于身份,男主说,我其实十分普通,只是家里祖宗稍微发愤了点,所以房子有些大,仆从有点多,钱,恩……当然也有点多。 关于老婆大人,男主说,我这个人对姻缘其实很随缘的。 男配们跳脚了:死缠烂打跟我们抢的人是谁!

免费阅读

  也不知道是门缝还是窗隙里吹了一缕夜风进来,案几前的烛火晃动了两下。

  苏昭宁跪在蒲团上,她的脚已经有些发麻了。可纵使是这样,她也没有偷懒站起来。

  匍匐下身子,苏昭宁只是暗暗地舒展了下手指,然后掐了下大腿。

  虽然不知道祖母面前的人什么时候会过来看她受罚的情况,但是一举一动再不能出错,苏昭宁是知道的。

  她十岁就没了亲娘,在苛刻的继母小黄氏手下过活。生母没有留下兄弟,只留了个才出生的妹妹。如今十六岁的苏昭宁想要继续护着才六岁的苏颖颖好好长大,就不能得罪她的祖母,长安侯府的老夫人。

  一股透心凉的寒风从背后袭来,苏昭宁忙匍匐得更低,扎扎实实地在地面上磕了个响头。

  “哼!”

  这个声音传来,苏昭宁的心就陡然被提高到空中。

  父亲来这做什么?

  她抬起头,果然见到她的父亲——长安侯爷的二弟苏敬正走到了香头案几面前。

  苏敬正从怀里掏出块藏青色的帕子,又拿起案几上的鎏金香炉子往帕子里倒灰。

  苏昭宁的心猛然回落,她知道她父亲是想要干什么了。

  也是她方才鬼迷了心窍,才会觉得父亲是担心自己没吃东西、又在祠堂跪了一天。

  苏敬正把香炉里的灰倒在帕子里,然后把帕子四方四正地包好。

  “父亲。”苏昭宁知道她的话于苏敬正没有什么作用,可父女天性还是让她开口劝了一句,“这些方子是没用的。”

  “滚!”苏敬正眉头一挑,吼了苏昭宁一句。

  才吼完,又意识到自己是偷偷摸摸来做这事的。他压低了声音,瞪着苏昭宁埋怨道:“休要多嘴!还不是你这该死的丫头片子惹的祸!让你母亲要受这罪!”

  说到此处,苏敬正火不打一处来,他走到苏昭宁面前毫不犹豫地踹了她一脚。

  见女儿被踢倒得趴下去,苏敬正的心火才稍熄。

  而歪倒的苏昭宁半句分辩的话也没有开口说。她垂下了眉眼,将脸上那一抹忍不住的哀伤悄然收起。

  她知道父亲这泼天的怒火是从何而来。

  无非就是继母小黄氏又眼泪涟涟地说,为了老爷您,妾身即便吃香炉灰,那也是甘之如饴的。

  摸着自己饥肠辘辘的肚子,苏昭宁甚至有些苦中作乐地自嘲,她是不是也可以吃点香炉灰,总比早上到现在一口水都没进来得好。

  但她又不是小黄氏,又不急着要生儿子。

  苏敬正不知道苏昭宁在想些什么,他也从来不屑关注这些没用的丫头片子在想什么。又哼了一声后,苏敬正就走出了祠堂。

  祠堂里面又只剩下了苏昭宁一个人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腰背重新跪得笔直,视线也直直地望向案几上的牌位。

  她不知道她的祷告,母亲和苏家的祖宗听到没有。

  大抵祖宗们是听不到的。如果苏家祖宗有灵,也不至于让长安侯府落到现在这般不济的地步。

  本就是承袭下来的爵位,家中子嗣还不兴旺。如今四房之中,除了长房的侯爷膝下有个嫡子,其余三房清一色全生的是姑娘。

  她父亲想生儿子想得都快发疯了。

  可苏昭宁觉得,如果祖先庇佑,苏家再降麟儿,那也不要落在她们这房才好。

  继母小黄氏本就毫无慈心,父亲也是有后来的娘,就有后来的爹。若小黄氏真生了个儿子,她和妹妹苏颖颖就更要没有活路了。

  到时候连祖母都不会再看她们一眼了。

  今日给小黄氏请安的时候,她的茶碗明明是捧得牢牢的。可身后一股推力,让她的茶碗脱手而出,茶水尽数泼到了墙上那幅观音像上。

  一幅画本也不至于这般受罚,偏那是送子观音像。

  小黄氏当场就晕了过去。

  关嬷嬷请了侯夫人过来。

  侯夫人又被称为大黄氏。她可是小黄氏的娘家堂姐,怎么会不帮小黄氏。

  所以苏昭宁便被罚到了祠堂思过。至于思多久的过,侯夫人没说,别人也不会问。

  除了祈祷侯府老夫人想起自己,苏昭宁没有第二个办法。

  夜里寒气重,苏昭宁只能反复搓着双手,用以取暖。从白日跪到深夜,又从昏暗夜色跪到黎明初晓,苏昭宁没有再看到父亲苏敬正以外的第二个人。

  今日大抵是又要继续跪过去了。

  苏昭宁心里有些灰冷,但跪着的姿势仍然十分端正,不见半点松懈的模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祠堂门终于又被推开了。

  苏昭宁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呦,瞧奴婢是忘记了。二小姐还在这呢,这可怎么办才好。”

  一个满是虚伪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昭宁不用抬头也知道,来的不是侯老夫人身边的人,而是侯府夫人大黄氏身边的人。

  那丫鬟望着苏昭宁的背影,脸上毫不掩饰嘲讽地道:“大夫人吩咐奴婢来清扫祠堂,二小姐跪在这儿,奴婢可没有办法清扫。要不还是请二小姐挪到偏房去跪着?”

  所谓的偏房其实是个挨着祠堂的小杂物间。里面堆满了供奉祠堂的蜡烛檀香。人进去,还真的就只有一个跪着的空隙。

  苏昭宁默不作声地站起来,走进了偏房里面。

  丫鬟见她乖乖地又跪在里间,便冷笑了一声,用手中的鸡毛掸子掸起灰来。

  “二小姐也不用着急,等晚上大夫人用过了祠堂……二小姐就又可以跪出来了。”

  这样难听的话,苏昭宁十岁以后听了太多。她并没有放在心上,目光只是望向杂物间唯一的那扇小窗户。

  外面已经飘起了雪花。院子里的树杈上,只有寥寥可数的几片枯叶子。叶子被寒风卷了两卷,掉落了下来。

  无娘子,浮萍草。

  苏昭宁眼角有些发酸。她眨了两下眼睛,把泪水憋了回去。她还有个妹妹,她不能让妹妹过得和她一般凄惨。

  今日才腊月初九,离除夕还差些日子。侯夫人吩咐清扫祠堂,也不知道是有什么别的事情。

  苏昭宁扳着手指头算日子。她妹妹苏颖颖汤药离不得身,除夕里要想个什么法子讨好祖母,明年的药便能不用愁了。

  杂物间和祠堂相连的门是已经关上了的。外面的人看不见苏昭宁,苏昭宁也瞧不见外面。

  只是声音却还能模模糊糊地听见些。

  “女儿、儿子见过母亲。”

  是大堂兄回来了?

  苏昭宁猜测着。女子声音总觉得不太像大堂姐苏柔嘉的。

  “从今以后,你们便都是苏家的好儿女。”

  这声音倒是侯夫人大黄氏的。

  “好,好,好。”

  这是祖母的声音。

  苏昭宁倏地挺直了脊背。祖母过来了,她会想到自己吗?或者她知道自己受罚了吗?

  苏昭宁望向那灌着寒风的窗户。窗户上那根撑杆已经是摇摇欲坠了。只要再来一把疾风,那撑杆就能掉到地上发出声响。

  更严重些,那撑杆也能砸倒自己身上。到时候,她就能从这出去了。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苏昭宁的心声,一股大风突然钻进房中,那根撑杆竟真的松了,就那样砸落在杂物间里面。

  祠堂正厅里,侯府老夫人正满面慈爱地看着刚认祖归宗的孙子孙女。

  她让身后两个老嬷嬷一人捧上一个月白缎面的锦盒,赏给面前的孙辈。

  待孙辈们道了谢,侯老夫人又亲手从自己腕上褪下一个成色极好的碧玉镯子,戴到长媳长安侯夫人大黄氏的手上。

  她赞许地对大黄氏道:“你委屈了,母亲知道。”

  大黄氏行了个礼,满脸的喜庆之色,她答道:“媳妇绝无这样的心思。侯府子嗣单薄,媳妇一直心中有愧。如今珍宜、瑾轩能记到媳妇名下,媳妇开心还来不及呢。”

  同样是女人,侯老夫人又岂会相信这是大黄氏的真心话。只不过孙辈真的太少了,侯府四房人,就只有瑾瑜一个,莫说是兴盛侯府,就是撑着侯府也略要吃力。

  将侯爷带回来的外室子女入大黄氏名下,这是为了整个长安侯府的未来。侯老夫人不认为自己有更好的选择。

  安抚地拍了拍大黄氏的手背,侯老夫人就转身离开了祠堂。

  刚拜完祖先、入了嫡母名下的苏瑾轩和苏珍宜恭敬地走到大黄氏身前。

  大黄氏也如侯老夫人拍自己一般,拍了拍两个子女的手,笑道:“好孩子。这般舟车劳顿,你们也辛苦了,都先回去休息吧。”

  祠堂杂物间里,苏昭宁抱着那根掉落下来得撑杆,听得心惊胆战。

  幸亏她没有出声,也没有让撑杆掉落到地上发出声音。

  原来今日是这样的大事。

  侯爷膝下除了大堂哥苏瑾瑜并无其他子嗣,这突然冒出来认到大黄氏名下的子女,只可能是外面的骨血。

  不论这二人娘亲出身如何,祖母既然让他们认祖归宗,还记作嫡子嫡女,就一定是不容许此事过程中有半点意外发生。

  她方才若不管不顾借撑杆掉落求助祖母,恐怕宽恕求不得,祸事却招来。

  苏昭宁惊魂未定,杂物间的房门却骤然被推开,凉风一下子灌了进来。

  她猛地抬起头,只见侯夫人大黄氏面色发青地站在她面前。

  “大伯母,昭宁知错了。”苏昭宁忙俯身说道。

  虽然认错得快,但苏昭宁却不认为自己能轻易脱身。大黄氏这脸色,恐怕是要拿自己撒气了。

  大黄氏也确实是一肚子的火。

  这京城,没有哪家侯府的嫡子嫡女是外室生的。

  可这京城,除了长安侯府,也没有哪家侯府四房人,就一根独苗。

  长安侯府,早就是整个京城的笑话了。

  什么十年前战场相救,竟不知留下了遗腹子女。什么亦是兵士遗孤,好人家的女儿。通通都是笑话!大黄氏对这些话没有一个字相信,可她却必须每个字都认同下来。

  侯老夫人都亲自觐见太后,求了懿旨回来,她一个侯夫人还能说什么!

  大黄氏目光凌厉地看向面前的苏昭宁。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