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卿本山河

龙8国际

渔小瑜 著

连载中免费

卿本山河全文讲年少初见,彼此倾心。 她记得他腰间的玉佩,他记得她秀丽的眉眼。 阴差阳错,却都认了他人为故知。 经年而后,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回到彼此身边。 然而都城巍巍、宫墙深重,何处置深情? “李柔嘉,本王要的,由始至终都是你。” “王妃,本王要与你共争这江山,你敢不敢?” “柔儿, 朕,是皇帝,天下压在身上,万般无奈。” 最终的最终,山花烂漫处,她笑问:“你不是皇帝么?跟来做什么?” ”你才是我的山河。“

6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卿本山河全文讲年少初见,彼此倾心。 她记得他腰间的玉佩,他记得她秀丽的眉眼。 阴差阳错,却都认了他人为故知。 经年而后,兜兜转转,他们还是回到彼此身边。 然而都城巍巍、宫墙深重,何处置深情? “李柔嘉,本王要的,由始至终都是你。” “王妃,本王要与你共争这江山,你敢不敢?” “柔儿, 朕,是皇帝,天下压在身上,万般无奈。” 最终的最终,山花烂漫处,她笑问:“你不是皇帝么?跟来做什么?” ”你才是我的山河。“

免费阅读

  “这宜州的雨啊,下下停停,好不恼人,殿下小心脚下的路……”

  方才用鼻孔看人赶她们走的管家,此时又是好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样。

  男子一身月白色长袍,丰神俊逸,阔步穿行在昏暗的雨夜里、朦胧的灯笼下,持着油纸伞的管家跟不上他的步子,蒙蒙细雨飘落在他身上,却恍似半点不留痕迹。

  玄色的龙纹锦靴踏进一汪浅水里,泛起一圈儿涟漪。

  李柔嘉屈膝拘着礼儿,静等着他走过。

  一阵淡淡的药草香气飘过,男子已走出了几步远。李柔嘉方要直起身子,男子忽地回了头,借着钟府门前两个大红灯笼的光芒,细细打量她。

  察觉到这位殿下的目光,李柔嘉便也不敢起身,只得继续拘着礼儿。

  忽的一声低笑,这位王爷折返回来,停在李柔嘉面前,笑问道:“你是谁家的女孩儿?怎么生得这样好?”

  李柔嘉的目光淡淡在他腰间扫过,见他腰间大带,镶有珠玉七颗,极尊,且这人又是唯一一个她没有见过的皇子,便知他是就四殿下宁王无疑。

  复又施了一礼,平平稳稳地回道:“臣女安国将军长女李氏,拜见宁王殿下。”

  “哦?”宁王后退两步,依旧低头打量着她……

  左看、右看,半晌,笑道:“都说你是京都第一奇女子,小姐果然不负盛名,眼力这般了得。”

  “殿下谬赞。”李柔嘉垂着头,淡淡的语气里透着些许抗拒,无心与他多言。

  宁王却又走近了她,道:“抬起头来,让本王瞧瞧。”

  “殿下,臣女是安国将军李堂之女。”李柔嘉提醒他一句。

  早听闻宁王生性风流,京都城中,静女坊、采薇居、蒹葭院,时常可见宁王的身影,其风流程度,即便以好色闻名的太子亦是不及。

  “本王只是瞧瞧你,又不能把你吃了,你怕什么?快抬起头来!”宁王依旧是闲适的语气。

  未及李柔嘉说出反抗之言,宁王忽而低头凑到她耳边,声音中,竟然透了几许郑重,再不似方才玩笑的语气:“本王有法子救你父亲,你想不想听?”

  李柔嘉抬头看向他,宁王一笑,又有些色气地道:“看小姐这般倾城佳人淋着雨,本王可不忍心,到马车里来,本王送你!”

  李柔嘉一时摸不准他的意图,想起他方才的耳语,还是咬咬牙,应了声:“是。”

  她已经找不到路了。

  昨日一早儿,皇上就定了父亲的罪,死罪。三日后,午门斩首。

  自打父亲入大理寺,所有人避她都像避瘟疫。那些个昔日里和父亲称兄道弟的同僚好友,此时却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钟阁老家她已来了三次,今日奉上昔年歃血的盟书,却还是吃了个闭门羹。

  人情冷暖,不过如是。

  斜牵着身子坐在宽敞的马车里,李柔嘉开门见山:“殿下说有法子救家父,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本王堂堂八尺男儿,还会骗你一个区区小女子?”

  “什么法子?”李柔嘉问。

  “很简单……”宁王欺身而来,盯着她的眼睛,半晌,笑道:“你这副眉眼儿生得可真好,真可惜,两年前的归朝宴,本王怎的就没去呢?真该早点儿认识你。”

  未及李柔嘉说出不满之言,宁王便继续道:“嫁给本王,本王替你去说情。要么……就让你父亲交出麒麟令。”

  江湖传言,得麒麟令者,可得天下。

  李柔嘉压抑住心底的不满,平缓笑道:“殿下既然相信刘尚书的胡言,又何必叫臣女过来相谈?”

  宁王那双总是含着笑意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眼中透着一丝精明:“本王相不相信不要紧,要紧的是,父皇相信。”

  刘尚书在寿宴上“酒后失言”,说安国将军已经得到了麒麟令、他在安国将军家里亲眼见到过。与宴的蔡御史隔天就在朝堂上参了李堂一本,父皇更是雷厉风行,当日就将李堂下了大理寺。

  呵……傻子才能觉得这不是冤狱。

  宁王解释道:“这件事从明面儿上看,是太子求娶你不成,伙同刘尚书诬陷你父亲以做报复;可实际上呢,就是父皇借个方便……”

  “父皇借着太子求亲来看你父亲的意思,如果你父亲愿意和皇家联姻,这自然好办,他乐得做仁君。可你父亲拒绝了,父皇岂能不怀疑你父亲的居心?”

  李柔嘉微微颔首,唇齿间逸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这个道理,从父亲入狱那天起她就懂得。

  不想这个平日里看起来不问朝政只寻风月的宁王,竟然也能将此事看得这般通透。

  “离你父亲被问斩还有两天,小姐在钟阁老这里被拒,可就再无法子、也来不及了”,一张含笑的俊脸好像是在看笑话,“估计二哥此时已在府中备好了佳肴美酒合欢床,就等着小姐送上门儿去呢!小姐可想要今晚就送上去给二哥品尝?”

  李柔嘉看了他一眼,眼中隐忍着不悦,没心思在这时候与他争辩什么。

  “所以啊……”宁王一笑,顾自说道,“本王给小姐指的路,就是小姐唯一的出路。”

  李柔嘉着意平复了心绪,缓缓看向宁王。也如宁王打量她那般,毫不避忌地、将宁王从上至下、又由下至上地细细瞧着。半晌,微微笑道:“臣女不明白,殿下明知这是一滩浑水,为何还要蹚?”

  她可不认为自己有能让宁王一见倾心的本事。

  宁王懒洋洋地靠在身后锦垫上,食指轻轻抚摸着腰间的一块莹润的玉佩:“因为本王心爱的女人,在太子的府中。”

  京都城中盛传,说宁王钟情于丞相府的庶出三小姐、京都第一美人程敏萱,今日看来,这传言却是真的。

  而且这位整日寻花问柳的“花王殿下”,竟是这般长情的人呢!李柔嘉觉得挺稀奇的……

  稀奇归稀奇,答应他与否,可就是另一回事了。

  “本王知道你担心什么”,宁王伸了个懒腰,“你放心,本王虽然好色,却从不会霸王硬上弓,本王不屑。你嫁给本王,本王帮你救出父亲,你我只是谈场交易。”

  “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如此,如何?”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