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艳客劫

龙8国际

小鱼大心 著

连载中免费

艳客劫全文讲她叫胡颜,她是女祭司,无论她一举一动一嗤一笑,都格外招人恨。偏偏,她又嘴贱心狠手段了得。一路行来,各路美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唔,承认吧,是想着如何虐死她! 胡颜却觉得,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千千万万,区区几位美男子又算得了什么?人活在世,没几个人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活得岂非太没有存在感? 美男子们发现女祭司很猥琐很强大,若想除之,必须破了她的侍神纯体之身。 只是,这事儿不好群起而攻之吧?

26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艳客劫全文讲她叫胡颜,她是女祭司,无论她一举一动一嗤一笑,都格外招人恨。偏偏,她又嘴贱心狠手段了得。一路行来,各路美男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她,唔,承认吧,是想着如何虐死她! 胡颜却觉得,这世上,想让她死的人千千万万,区区几位美男子又算得了什么?人活在世,没几个人恨自己恨得咬牙切齿,活得岂非太没有存在感? 美男子们发现女祭司很猥琐很强大,若想除之,必须破了她的侍神纯体之身。 只是,这事儿不好群起而攻之吧?

免费阅读

  一处天然洞穴的墙壁上,爬满了喜阴的植被,开着幽兰色的小花。一颗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被以七星北斗的布局,镶嵌在洞穴的顶部。空气中浮动着一种淡香。那若有若无的味道有几分清冽,可细闻之下,又偏偏生出了那么一缕缕的靡丽。

  薄如蝉翼的淡青色帷幔,如一只静开的莲,层层叠叠地垂在白玉床的周围。床上,交错着两只人影。影影绰绰看不清,却有呻-吟声断断续续传出。

  花青染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衣襟大开,裸露着的瓷白肌肤上,布满了青紫色的淤痕。绸缎般的长发凌乱地散落在白玉床上,随着他身体的轻颤而微微滑动着。他的眉峰微触,挺直的鼻峰上隐见汗水,一张似花瓣般柔软的唇瓣紧紧抿着,似在承受着痛苦。

  胡颜悬身于花青染之上,一抹艳色红衣挂在单薄笔直的身体上,看不出妖媚,反而显得清冷了几分。她的脸上带着一副古朴的银制面具,看不清表情,唯那双眼泛着幽幽的光,在细细打量着花青染的反应。

  胡颜伸出近乎透明的纤纤玉手,缓缓抚过花青染起伏着的胸膛,在他的腹部用力一按!

  “呜……”花青染发出一声低哑的痛呼,身体随之弹起,修长的脖颈后仰,形成一道诱人的弧度。一滴汗,沿着他那精致的下颚,倾斜着划过修长的脖颈,隐入左侧性感的锁骨。花青染的身体再次软倒在白玉床上,就像任人揉搓的面团。他的小腹上低落着几滴血,也不知是胡颜的,还是他自己的。

  胡颜拢了拢红衣,翻身躺在了花青染的身边,缓缓闭上了双眼。片刻后,她睁开眼睛,动作缓慢地侧过身,单手支头,看着花青染醒来。

  花青染的黑色睫毛像两只蝴蝶的翅膀,轻轻地振翅后,缓缓睁开了双眼。那双眼睛初时有几分朦胧,就仿若江南的烟雨般惹人怜爱。两个呼吸间,朦胧退去,展露出银河般的浩瀚与瑰丽。

  花青染察觉到身旁有人,立刻警觉地坐起身,看向胡颜。他的起身过猛,只觉得一阵眩晕,身体禁不住晃了晃。

  胡颜枕着自己的手臂,慵懒且惬意。她的声音从银质面具下传出,充满了戏谑味道:“青帐暖床影轻摇,”

  花青染听闻,眸光一凛,瞪向胡颜。

  胡颜勾唇一笑,视线在花青染身上肆无忌惮地扫视着,就像在欣赏着大片的风景:“瓷肌玉树暗风骚。”

  花青染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赤身裸体!他低头去整理衣袍,却看见自己遍体的青紫痕迹。他的瞳孔骤然缩小,攥着衣襟的手指掐得已然泛白。他深吸一口气,狠狠地一扯衣襟,遮挡住了自己的身体。

  胡颜坐起身,将放在枕边的佩剑抓在手里,赤脚走下白玉床,一边随手将佩剑别在腰间,一边信口又道:“巧手翻云功夫好。”

  花青染被气得一哆嗦,一把掀开帷幔,赤脚踏在地上,紧紧盯着胡颜的后背,质问道:“为何?!”

  胡颜侧头,用无比幽怨地口吻缓缓道:“破晓君忘颜色娇。”转回头,眼含狡黠笑意,抬脚向着石门的方向走去。她打开大门,示意花青染自行离去。然后转身,向着浴室走去。

  花青染望着女子单薄的背影,眸光闪动了两下,他向前迈出一步,却因体力不支而跌坐回白玉床上。

  胡颜打开石门,走进浴室,刚准备脱下衣裙,却听见花青染唤了声姐姐。那声音有丝沙哑,好似从很很遥远的地方漂泊而来,尽管历经了沧桑,却仍旧有着滋润万物的力量。不妩媚勾人,却生生地令人愉悦。

  胡颜转回身,看见花青染披散着黑色长发,赤着双足,身穿白底银线的华服,双颊泛着淡粉色的红晕,整个人犹如坠落凡尘的谪仙般,一步步向着自己走来。他的眼里,有浓得化不开的色彩。

  他说:“姐姐,一同沐浴可好?”

  胡颜微愣,暗道不妙。

  花青染脚下一个踉跄,直奔胡颜而来。

  胡颜闪身躲开花青染的碰撞,任由他磕碰到浴池沿上。花青染的衣襟散开,两条修长的大腿微曲着,贴在冰凉的地面上,有种肆虐的艳丽。

  过了半晌,花青染支撑着身子,缓缓爬起,向后退开。他的眼中似有氤氲,只轻轻地瞥了胡颜一眼,便低下了头。那一眼,若换了其他女子看到,怕是恨不得将万贯家财都捧到他的脚下,换取他片刻的笑颜。

  胡颜摇头一笑,刚要挥手让花青染出去,一把长剑却刺进她的腹部!

  原来,花青染在跌倒的瞬间,竟抓起了胡颜放在石台上的佩剑。

  胡颜的身体后仰,跌进浴池里,红色的衣裙就像浸满了血的彼岸花,摇曳着绝美的妖艳。她的眼中有震惊,有不解,有愤怒,最后竟化为一个自嘲的笑,以及看透生命的淡然与薄凉。

  若是以往,花青染刺出的这一剑,十有八九会落空,可今日她不但体力透支,且脑子越发浑浊。近几年来,她总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她什么时候会死。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会死在一个玩笑上。哎,再厉害的女人都抵不过一个会发贱的美男子啊。

  花青染手中的宝剑名曰“三界”,是胡颜的随身之物。它通体乌黑,刃如秋霜,此刻正散发着阴冷的寒气。它在吸食了胡颜的血之后,竟开始嗡鸣震动。

  花青染是个狠角色。他用双手紧紧攥住“三界”,竟又上前一步,想要给胡颜补上一剑。

  胡颜满是不屑地瞥了花青染一眼,伸手在水中一弹,一股气流直冲向浴池壁上的一个小孔。

  在花青染震惊的目光中,浴池底部竟从中间分开,那一池的浴水连同红衣女子一起向下跌落。

  任谁也想不到,这浴池竟然是悬空而建!

  巨大的断壁上,有一块凸起的石头。浴室正是将石头挖空而造,说不上鬼斧神工,但能将沐浴建在这里的人,绝对拥有一颗十分强悍的内心。而浴室的下方,则是奔流着的滚滚长河。

  花青染趴在浴室台上,看着女子的身体在急速地坠落。莫名其妙的,他竟在胡颜的眼中看到了一丝解脱。再想细看,却瞧不真切了。

  胡颜的身体在被河水这只怪兽卷入腹部之前,竟竖起食指和中指,凑到银制面具的唇边,轻轻地触碰一下,并冲着花青染扬了扬手指!

  花青染暗恨:真真是轻浮,恶劣,死不足惜!

  他的目光清冷,一甩衣袍,转身离开。

  河中水浪翻滚,似有巨物出没。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