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指点江山:老身要逆袭

龙8国际

冰月兔兔 著

连载中免费

指点江山老身要逆袭全文讲一朝穿越吓人,怎奈这一副枯藤老树皮的面容下竟然是这般乾坤!使绊子的,玩坑的,靠边靠边!看老身如何完美逆袭,玩转这大好江山!

86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指点江山老身要逆袭全文讲一朝穿越吓人,怎奈这一副枯藤老树皮的面容下竟然是这般乾坤!使绊子的,玩坑的,靠边靠边!看老身如何完美逆袭,玩转这大好江山!

免费阅读

  青色半高墙院内,青石铺地,花圃鲜艳,院中石桌不染纤尘,四面抄手回廊围绕,端是清幽雅致。

  一位着青色深衣的年轻学子从西侧的垂花拱门而入,他神色匆匆,脚下的木屐踩在松木铺着的游廊上,发出哒哒地噪音。

  声响惊动了屋里的人,“谁在外面?”沙哑苍老的声音自房内传出。

  学子来到紧闭地房门前,拱手一礼,急切说道:“余夫子,一月一度的学堂辩论会开始了,其他夫子都已经到了,院使大人唤学生来请您,您可去?”

  “我有些不舒服,就不去了。”

  “您不舒服吗?可要学生去请医士来?”学子关切问道。

  “不用了,你自行离去便是。”

  “那您好好休息,学生告退。”

  青衣学子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丝毫没有察觉屋内的余夫子已经换了个芯子。

  屋里,余玉透过纱窗,看着那学子远远离去,转身过,抬手压住胸口。

  此刻,她心跳如雷!

  双腿像两根面条,松软无力。浑身发软的跌坐在木质地板上,看着屋里古色古香的装饰,余玉表情如见鬼一般,惊骇莫名!

  正屋前方,摆放着一张30公分高的长条案,案上堆满竹简,案旁是用于跪坐的席垫。正屋的左侧有个两米高的大书架,书架上也堆满竹简,角落处放着一尊青铜鼎,鼎中焚香,轻烟袅袅,香气萦绕。

  右侧是卧室,一张半米高的床榻,几只箱笼,几件器具。

  余玉软手软脚地爬回卧室。五分钟前,她就是从卧室的这张软榻上醒来。甫一睁眼,便是翻天覆地!

  她伏在榻上,嚎啕大哭。

  一是伤心莫名其妙地来到了这陌生的鬼地方;二是悲痛她昨天还是青春年少今天就老年迟暮了!

  哭过之后,余玉又不甘心地拿起铜镜,仔细看了看现在这张脸。标准的瓜子脸、杏仁眼,肌肤还很白皙,如果忽略掉满头白发和满脸皱纹,倒是个精致的美人。

  可惜,再美的瓜子脸型老了也一样鸡皮鹤发!

  呜呜~如今,她都不需要适应青春期,直接跳过更年期,迈入老年期,这是让她混吃等死的节奏啊。

  她心有戚戚地放下铜镜,心里想着21世纪的爸爸妈妈,后悔当初没有听他们的话乖乖去学医,叛逆的报了个考古专业,结果在实习的第二天就出事了。

  她跟着学校的考古教授去西安一个古墓考察,在进古墓的第二天,不小心掉进了一个无底黑洞,等她再次睁开眼,就到了这儿。

  陌生的环境,未知的朝代,这里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恐惧。她是学考古专业的,知道古时的人类多么食古不化,如果让人知道这具身体换了芯子,肯定会被当成妖怪绑到柱子上焚烧。

  “不行!我不要被火烧!”余玉最怕疼了,她的目标是寿终正寝,并为之奋斗终生。如今,即便是变成了老太太,也不能自暴自弃,更应该珍惜每一天,活好每一天。

  重新燃起斗志的余玉也不在一味的沉溺在悲伤当中,将屋里的竹简全部翻出来,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整整看了一天一夜的竹简,才将这个时代的信息大致印入脑中。

  这里是周朝,诸侯分封,奴隶制盛行。周天子之下是各国诸侯,诸侯之下是卿大夫,卿大夫赐士,士是最底层的贵族也是最尊贵的平民。

  可这里的周朝与她所熟知的古代周朝又有所不同。如今执政的周天子姓周名幽,人称周幽王。

  而历史上那个周幽王却姓姬,是武王姬发的后代,两人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祖宗!

  余玉垂头丧气地放下竹简,心里忐忑,这个时代显然不在龙8国际app古代历朝之内。难道自己穿越到了所谓的平行空间而不是穿梭时空回到了过去?!

  *

  穿越第二天,余玉顶着双因为熬夜看竹简而赤红的双眼,像幽灵一样的飘进学堂。

  她如今的名字也叫余玉,身份是州学里一位讲授人文历史的大学老师。

  还是刚入职不久,今天才上第二节课。

  所以咯,找不到教室也很正常。

  余玉这样自我安慰一番,悠然自得地在州学转了三圈,借着这个机会将学堂的每个建筑物都记得一清二楚,就连每个茅厕的房门是朝南开还是朝北开都知道。

  “二哥,你说余夫子在干嘛呢?她都从学堂门口走过去三次了,怎么还不进来?”

  远处的游廊上,两个穿着暗红深衣的学子负手而立。

  说话的学子乃弱冠之年,身高七尺,眉清目秀,是个清俊的少年儿郎。

  他身前站着的男子比他高半个脑袋,身材高大伟岸,笔挺而立的背影如岳临渊,身凝气足,气势凛然!

  “许是忘了学堂的门口是朝哪边开的。”低沉浑厚的声音很是性感迷人。

  少年李季讶然:“不会吧?再怎么说余夫子也是来授过一堂课的。”

  可当余夫子第四次经过他们面前时,李季不信也得信了。

  转来转去,她不烦,别人看到也烦了。在余玉打算转第五圈的时候,李季终于忍不住,开口喊住她:“余夫子!”

  余玉驻足,大松口气,心道:终于主动出来个人了,如果再走两圈,她脚都要废了!

  吸口气,微微扬起嘴角,摆出慈祥和蔼的微笑,缓缓转过身,看向朝她奔来的年轻小帅哥,淡定问道:“不知小郎君叫住本夫子有何事?”

  “余夫子好。”李季的父亲是诸侯姜成王亲封的安阳君,姜国的卿大夫,是个位高权重的大贵族。李季身为贵族子弟,却没有沾染其他贵族子弟的恶性,为人诚恳善良,极为尊师重道。

  他拱手一礼,举手投足间尽显良好的教养,“学生见您在这儿转了好几圈,便大胆猜测您应该是忘了天字一号学堂在哪儿了,可要学生为您指路?”

  “真是热情的好孩子,谢谢你哦。”余玉心头大喜,总算是遇到了好人,按照他指的路,快步离去。都转这么久了,也不知道有没有过下课时间。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