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瑶华赋

龙8国际

似水涵 著

完本免费

《瑶华赋》是网络作家“似水涵”所作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她是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倾城女子,原本如愿的踏上嫁与心上人的幸福之路,却不想,半途之中被劫卖入青楼,意外之中,那个影响着她后半生的男人出现了。

63.01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1/07

在线阅读

   她是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倾城女子,原本如愿的踏上嫁与心上人的幸福之路,却不想,半途之中被劫卖入青楼。 清白尽毁,心上人对之而弃,辗转之间万念俱灰,却不想意外之中,那个影响着她后半生的男人出现了。 倾尽所有,终于忘却从前,原本以为这将是人生阴霾散去的柳暗花明,却不想,一场骗局竟将她骗入皇宫。

免费阅读

  天微蓝,偶有白云飘过。

  四月末至的天气,微微的燥热。

  赵王国十六年,刘氏太后寿辰之日。

  皇宫西大院的空地,一块巨大的绣着百花齐放的丝帛盖着一个又高又宽的物件。而当那丝帛被慢慢拉开时,竟呈现出一个巨大的花篮。那花篮里装着一朵巨大的含苞未放的莲花。花篮的提手也就是舞台的拱门,竟然全部由鲜花缠绕而成,顿时之间那芬芳引得蝴蝶飞舞。拱门中间更别出心裁或者可以说是别有用意的垂坠着一朵艳丽丝花。

  随风轻拂,那含苞未放的莲花微微颤抖着,随之,便是花瓣慢慢的如若盛开般的轻轻展开小半,那展开之处,露出了如同莲蓬般的小块碧绿。在那小块的碧绿之上,一簇牡丹引来一双追逐嬉戏的蝴蝶,那尚未完全盛开的莲花花瓣也因风轻摆,摇曳生姿。

  不明其意的众人,观之,只觉是一场鲜花盛宴,虽心生新奇,却又不知其与这祝寿有何联系。正欲悄然议论之时,却只见一双手突然从那牡丹花下穿插而出,灵动而纤细的手指如若无骨般的扇动着,引得那蝴蝶尽在指尖纠缠逗留,突然之间,那牡丹慢然而立,一仰,一张蒙着面纱的女子脸颊赫然而现。

  看到那穿着白色霓裳舞衣的女子,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一初戏码。

  小小的舞台之上,女子站于那小块碧绿之上,如若莲花仙子初出这尘世般,清丽,让人观之而不忍移眼。

  穿着白色轻纱霓裳舞衣的女子慢然起身,腰肢纤细,婀娜旋转。白色霓裳舞衣,轻纱白翼;火红的丝绸腰带,如若热情朝阳;裙摆之处那如若点眼般点缀着几朵火红的小小玫瑰,旋转中,成为火红的一圈儿,引人眼球。发髻编织之处,顶戴着三、两朵怒放的牡丹,一块微微透明的面纱蒙着那似倾国倾城的容颜。那面纱下不被众人得知的脸、那双灵动的眼眸妩媚多情却似乎承载着诸多的过往,那娇小却无比灵活的身段,始终都无法不让人正视。

  小小的凸起之地,如莲蓬般的碧绿,白色与红色相互辉映,那举手投足间的优雅,台下众人看得如痴如醉。雪白的袖臂长纱被朝着前方甩开,那纱袖中藏着的各色花瓣如数而落如若一场姗姗来迟的花雨般。

  “好美的一场花雨。”

  台下众嫔妃惊呼称奇,纷纷伸手迎接。

  面目严肃的王皇后却只是抬眼一鄙,表情里尽是不屑:一群少见多怪的蠢女人。

  台上的蒙面女子一如的旋转,那飘逸而起的裙摆迅速的围成了一个圆形,那点缀于裙上的红色玫瑰与红色的腰带更是相互辉映,那裙摆随着女子的转动而飘洒开,宛若飘于天际的鲜花般。

  漫天纷飞的花瓣随着那袖臂长纱的甩开,尽数纷飞,飘于空中,然后慢慢落下。那如同柳叶般瘦薄的腰肢轻扭,侧身又一个旋转,伴着那纷落的花瓣,整个人就如若那苍白外飞来的仙女般。

  如果情景被台下的皇帝看得是眉开眼笑,手指轻抚下巴,眼眸之中微显暧昧之色:我赵王国居然有如此美人儿!

  一脸文弱书生模样的恭亲王看到这舞台上的女子,心里惊叹,眸中生光:她真的就是那画中仙!

  司徒正王则是一脸无趣的打量着它处,似乎这美人儿也并非能勾起他的兴趣。

  静坐于一旁的靖王,眼里除了那惊喜之色,更加拥有着微微的担忧,眼眸顿然微垂:你终究如此美丽,如此不可思议的离开了我的世界。

  脚趾轻惦,蒙面女子轻身跃上,一把扯落那花拱中间的丝花,此时花瓣纷飞,映衬着整个舞台。那扯落了的丝花,似乎是触动了机关,原本包合在一起的莲花花瓣顺势而开,那中间碧绿的凸起之处,顺势与着那偌大的舞台融合为一个整体,远远看去,那就是一朵盛开的莲花。

  蒙着面纱的女子慢慢欠身俯地,那头顶上的牡丹与着那原本被包合于莲花中的头戴牡丹的女子们如若相拥般的贴于一处。那头上戴着的牡丹花融于一起,看似一盆巨大的牡丹盛宴,而仔细看来,居然是一个“寿”字。

  看到此处,刘太后不禁的拍手称赞,眸眼生辉。

  “妙,妙哉呀。”

  一小会儿工夫,团于一簇的女子们纷然而散,旋转中而舞,红色的腰带与着那裙摆处的小玫瑰相互辉映,美轮美奂。

  刘太后看得是眼中生花,惊叹由心而生,不由得询问。

  “小李子,这是何种寓意呀。”

  看着那舞台,此时已完全是一朵盛开的莲花,静立于刘太后身边的李公公微然一笑,得瑟般的解说着。

  “启禀太后,这一朵莲花舞台象征着出淤泥而不染的品格,说太后的人品高尚。”

  “哟,小李子,你现在是越来越会说了,真不愧哀家把你安插在司六宫,你果然是越来越有点子了。”

  “太后过于褒奖,这是司六宫的功劳,小李子岂敢一人得之。”

  舞台上的女子,舞姿婀娜,这热闹的情景,连蝴蝶也赶来凑热闹。那鲜花花拱上,那女子头上的牡丹边,蝴蝶漫然的飞舞。

  刘太后看到这绝妙之处,只是拍手叫好!

  正在此时,四个赤裸着上身的精壮汉子抬着一个由鲜花编搭而成的轿台慢步朝着刘太后的方向而来,那轿台上坐着一个女子生得娇艳妩媚,手中更是捧着硕大的寿桃,寿桃上的金色小花在阳光照射下,闪烁其彩。

  司徒正王看到那迎面而来的女子,顿时眼里如若生花般,续而之后表情又愕然呆滞。

  女子笑靥盛开,如若娇艳,风情万种,眼眸之间尽生无尽喜悦之意,让人见之犹见生爱。

  轿台于刘太后的面前停住,女子一脸笑意的扶身而下,双手捧着寿桃姗然而至。看到前来的女子,刘太后的脸上更是赞许的笑。

  “祝太后万寿无疆。”

  “好好好。”

  刘太后一边笑着,一边伸手去接那寿桃,而正在此时,那舞台上的蒙面女子踏着身下人儿,跃身而起,腾于空中,那身手,那动作,娴熟得如同蹦于空中的麋鹿般灵活。灵巧的手儿借助身体的上跃拉动那顶端预设好的机关,只听得‘蹦’的一声巨响,顿时天空中便出现了一个巨大寿字,浓重的紫烟,久久难以消散。

  那蓝天偶有白云飘过,那紫烟升空形成的寿字与之朝相辉映,美伦美奂。

  “妙哉,妙哉。”

  看到如此的惊喜,刘太后情不自禁喜上眉头,眼眸之中惊叹四起,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坐于旁边的皇帝看闻此处,龙颜大悦,站起身来指着台上的众秀女便是一阵打赏。

  “赏,都给朕重重的赏,统统的都赏。”

  退回到了储秀宫,众秀女只是围着婉儿说长道短。

  “婉儿呀,你真厉害,想出了这样的绝招,听说当时太后和皇上都在称赞你呢?”

  听到众人的褒奖,婉儿却只是微然垂目,不好意思。

  “太后和皇上不是称赞我,而是称赞大家。如果没有大家的配合,是不会达到这么好的效果。”

  一旁,那捧寿桃献于太后的金阳眸中微然不屑。

  “赵凝婉,看在你今天让我出了一次风头,咱们的恩怨就全部抵消吧。”

  看到金阳虽表面的不屑,而内中包含的感激之意,婉儿只是微然一笑,算是应答。

  “金阳,谢谢你。”

  “可是赵凝婉,我可不会感谢你,我可是堂堂贵妃的妹妹,却在你身边当起了一片不起眼的绿叶儿,而且,你居然敢踩在我的身上,哼,这笔帐我会留着慢慢和你算。”

  看着司徒可心一副愠怒而不悦的表情,婉儿有些为难,却又只是不语。立于婉儿身侧的永洋却只是轻牵起了婉儿的手。

  “姐姐,别理她,她就是那样儿。”

  永洋微小的声音却并没有躲过司徒可心的耳朵,听着这声音,可心微然眉头轻蹙,眼眸微虚,瞬息之间表情冷凛。

  “喂,永洋,还不赶快过来给本小姐卸妆。”

  表情里拥有的是一种愠怒与不屑,语气里更有发泄的意味。而正在此时,侍传太监肖公公却只是来到了众秀女卸妆之处,朝着众人望了望,而后目光落在了婉儿的身上,手持拂尘,微然屈身。

  “婉小主,靖王求见。”

  听到肖公公如此的传报,婉儿表情里微然黯然,微然惊诧。

  风轻吹,一袭妆容未褪的婉儿只是小心的收拾起自己的那有些忐忑的心。仰头间,阳光早已充斥在整条由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上,翠绿的树叶上尽是铺洒着银色光斑。白色轻纱霓裳舞衣随风轻摆,步履慢行,那随风而微显摇曳的婉儿如若那天外飞仙般,只是那忧郁的眼眸,不在是仙子般的无所畏惧。

  仅十余步之隔,就是那道朱红色的大门将婉儿与赵靖隔绝,一个站在储秀宫的门外,一个站在储秀宫的门内。如此近的距离,却如若天边,伸手可触,却又无法触及。

  婉儿眼眸之中微然雾起,表情里微有黯然,视线里只是出现那般模糊的,却又曾一度熟悉无比的背影:靖王,你那修长而健硕的身影是婉儿不曾遗忘的,只是,靖王是否早已将婉儿淡忘。

  思索之间,靖王转身,婉儿慌忙俯身礼拜。

  “婉儿见过靖王。”

  看到婉儿那令人朝思暮想的身影,赵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跨步进门,只是匆忙的扶起生疏礼拜的婉儿,微蹙眉头,一脸忧郁模样。

  “婉儿,我们之间,难道必须这样吗?”

  微然抬眸,婉儿却并不与之对视,反倒是不动身色的退身与赵靖保持距离,脸上一抹淡然的自嘲笑意。

  “难道我们之间还能有怎样?别忘记了,你现在的身份是靖王,而我是你靖王的妹妹赵……凝……婉。”

  听着婉儿如此生疏的话语,赵靖却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心在滴血,强忍着,却只是想知道一切的原由。

  “为什么不辞而别,为什么你会出现在皇宫,为什么你会成为当今的秀女。”

  淡然抬眸,婉儿眸间雾气尽散,那般的清亮,亮到几乎射伤人眼。

  “你的问题似乎太多了,不过,我很高兴能够成为皇上的女人,这是婉儿的福气。靖王,公主和允洛小姐可在府中等候,如果你有那么多的时间,不如回去陪陪你的爱妃,而不是在这里来看婉儿的笑话,来奚落婉儿。我还有很多事儿,先告退了。”

  “婉儿,你给我一个解释。”

  看着婉儿那般不停离去的脚步,赵靖跑步上前,一把抓住婉儿的手腕。

  “赵凝婉,你给我一个解释!”

  决绝的,婉儿一脸冷凛的抹开了赵靖那握着自己手腕的手,满目里写尽冷漠。

  “靖王请自重!”

  婉儿决绝的转身离开,赵靖却只剩下诸多无奈,看着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婉儿,赵靖终于无法再控制住自己。

  “啊——啊——”

  身后传来赵靖绝望而歇斯底里的泄愤之声。而那声音惊飞了树间停栖的鸟儿,偶尔飘落的树叶轻飘落地。没有止步前行,而此时婉儿只是觉得浑身发抖,双手紧紧的交叉相握,控制着身体里的微微颤抖。

  靖王,此时我高凝婉发誓,从此将你从记忆剔除,从此我们了无关系!你是高高在上的靖王,而我是深宫里的一朵芙蓉婉!

  本是相爱的两人,却又阴差阳错的被隔离于宫闱!故事还得从两年前说起。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