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最强小农民马凯

龙8国际

青青子衿 著

连载中免费

最强小农民全文讲一个乡村小学老师在村里过着平淡的日子,但自从在田里挖到宝贝之后,一切就不同了,跟城里来的女老师柔情蜜意,调戏村里的空房小媳妇,还与天真无邪的小萝莉学生产生了淳朴的感情,这一系列经历充满了刺激,然而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2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2/02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最强小农民全文讲一个乡村小学老师在村里过着平淡的日子,但自从在田里挖到宝贝之后,一切就不同了,跟城里来的女老师柔情蜜意,调戏村里的空房小媳妇,还与天真无邪的小萝莉学生产生了淳朴的感情,这一系列经历充满了刺激,然而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免费阅读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偏僻的小村杨花村因为女人长得肤白体健而远近闻名。

  只是这里山高皇帝远,通往外面只有一条泥泞小路,到乡里就得好几十里路,如果去县城,当天是回不来的,只能留宿。

  天气有些憋闷,看样子一场大雨即将倾盆,刚上完课的马凯着急回家,得赶在这恶劣天气到来之前整好地。

  马凯长得斯斯文文,像个读书人,是当地为数不多的高中生,前几年父母双亡,家里有几间大瓦房,但欠了不少饥荒,他是村小学的老师,但业余时间也得干农活补充家用。前几年他20出头,村里还有不少人来给他说媒,但是村里的姑娘都嫌弃他穷,觉得以后没有好日子过,邻村的又不愿意嫁到他们这个穷山村,他虽然穷,但是很有志气,不愿意入赘女方家当上门女婿,这几年也就没什么人来说媒了,马凯就这么一直打着小光棍。

  着急忙慌赶到家,干活的工具没找到,无奈只得去借一把。

  村子里没几户人家,人多地少,隔壁老徐也外出打工了,就剩老婆和襁褓里的孩子在家。

  老徐的媳妇清瑶,那可是村里有名的美少妇,不仅肤色白净,而且玲珑有致,那曲线让村上单身的有家的男人都垂涎三尺,一双桃花眼透着媚气。生产没多久,就伺候孩子呢。

  马凯自作多情的觉得这姐妹儿对自己有点儿那个,这么想也是不无道理的,有那么几回在院子里摘菜,透过她的薄布衫都能看到里面若隐若现的两团肉,让人浮想联翩。

  马凯自然不敢正眼瞧,正直壮年的他身边的确缺个婆姨,无奈家徒四壁,自己还淡薄,农活上也是马马虎虎,就没啥人给说媒。

  “在家呢吗?嫂子?”在老徐家门口,马凯朝里面喊了两句,没动静,径直进去了。

  老徐家院子不小,马凯走近了,才看清了在里面的老徐媳妇清瑶。

  一打眼就看见了孩子使劲儿地吃着奶,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嘴一个劲儿地吮吸,清瑶那白花花的皮肤暴露无遗,看着就让人心动,马凯恨不得上前抓一把。

  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此刻的他意乱情迷。

  可是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开始经不住考验,蠢蠢欲动了。以前只敢偷摸瞧,这么近距离看真是头一遭,真想上去咬一口。

  清瑶此刻已经睁开了眼,眼见着马凯不眨眼睛的看着自己,啥都明白了。“大兄弟,你咋来了?”

  马凯慌慌张张,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吞吞吐吐“嫂,嫂子”

  清瑶是过来人,一打眼就看到了他下面支起来了,整理了一下衣服“娃饿了,我也是乏,看你那眼馋样儿,给你来一口啊?”

  明晃晃的刺激!

  马凯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嫂子,家里锄地的家伙找不到了,找你借”

  “在院子墙角那放着呢,你拿吧”

  马凯慌慌张张朝外走去,大脑好像缺氧了一样“嫂子,我先借走了,回头送过来”

  清瑶是个寂寞的女人,老徐去城里打工了,有半年的光景了,自己正年轻,夜夜独守空房,这滋味只有自己清楚,心里的委屈向谁说,想想马凯那羞涩的样子,又是一声叹息。

  晚上孩子睡了,她就自己抚摸自己的身子寻求点刺激。

  马凯朝地里走去,想起过往,清瑶似乎不讨厌他,以前帮他家干活,她不小心跌倒,顺势压在他身上,并没有受啥上,却半天舍不得起来。

  天也不好,下午还有课,一会儿就得赶回学校,想到这里马凯抓紧在地里干农活。

  抓紧锄地,不一会儿就挖着个东西,刨也刨不动,他心想,这荒地,可能有硬土块儿,他就把硬物周围抛开,寻思撬动这土嘎达。

  这一翻不要紧,下面居然是个空空的洞。黑漆漆的,不知道弄了什么。

  他伸手下去摸了摸。

  用手试探着往下够,好像有点儿东西,再往下用力,抓了上来。

  拿起来一看是个黄铜材质的小酒壶,但是雕刻工艺很好,惟妙惟肖。

  心想着这玩意能值点儿银子,上集市上当个老物件儿卖,也能有个一千八白的,也能让日子宽敞点儿。

  摇晃摇晃,里面好像有液体流动的声音,可盖子上似乎被封上了。

  卯足了力气,马凯一下子打开了壶盖儿。

  这一开盖不要紧,里面飘出了陈年老酒的味道,马凯平时很少喝酒,但味道这味儿,都忍不住了。

  酒是约陈越好,但也不至于说把酒藏到大地里头,不管那么多,尝尝再说,他一仰脖,畅饮了一口。

  别说这酒就是不一样,清冽非常,酒香回味。

  忍不住把一壶酒都一饮而尽,收好酒壶,又整了一会儿地。

  干活儿这会儿功夫,就觉得热的不得了,天气阴沉沉的,也没啥阳光,脸也红起来了,下面那玩意儿也跟着兴奋地支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就这么昏厥过去了。

  在半梦半醒之间,马凯好想听到了什么,说什么这人就算是废了,活不成了,感觉也被挪了地方,可是自己就是醒不过来。

  清瑶就这么瞅着马凯,刚才在院子里摘菜,远远看见村子里的人抬着马凯,说是死在地里了,心脏也没动静了,就不往村卫生室送了,没啥救的价值了,就给整回家了。

  马凯没有兄弟姐妹,爹妈也走了,想想自打嫁到这个村子,没少帮自己忙,清瑶也替马凯感到可怜。

  人走如灯灭,村子里的人情冷暖她早就看透了,死个人跟死个牲畜没啥区别。

  清瑶不禁唏嘘,余光却不自觉地看到了他那里“找几个人给你埋了,烧点纸,下辈子投胎个好人家”

  走近一看,马凯那里还支地老高,人都没气了,那家伙还硬挺,“这是死也不甘心啊”

  “可惜了大兄弟,还没碰过女人,还是个处男,那天让你摸摸,咬两口多好,真是福薄”

  这是马凯突然说话了,私人开口,清瑶差点没坐地上,“渴,我渴”

  清瑶赶紧上水缸里舀了一碗水,看着马凯缓了过来,“慢点喝,别呛着”

  马凯有气无力,但可能是太渴了,一碗水一股脑就喝了,“嫂子”

  想到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可能被马凯听到了,清瑶的脸庞不禁红粉菲菲,“着啥急啊,我再给你盛一碗,出啥事了”

  马凯似乎缓了过来,慢慢撑着坐起来,身上都是地里的稀泥,腿有些麻,“中午我寻思到地里干点活,整地的时候挖到了一个壶,尝了尝,不知咋回事就迷糊过去了”

  “胆子那么大呢,啥都敢尝”清瑶又扫到了他那里,心又开始痒痒。

  清瑶随即说“身子那么埋汰,我给你清理清理,你先躺会儿”

  说话功夫,清瑶就把门关上了,把马凯扶上了炕,拿出大木盆,在缸里舀好了水。

  “脱光溜了,别拧巴,孩子都生了,嫂子啥不明白”清瑶见不得马凯那羞涩的样子。

  放在以前马凯肯定慌了,但今天喝了那壶酒,感觉酒壮怂人胆了,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裤子,就剩个裤头。

  “都脱了啊,还害羞啊”清瑶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有些胆儿突的,独守空房这么久,也不淡定。

  既然清瑶姐都说着话了,自己还扭捏个啥,心一横,脱了最后一层遮羞布。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