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

龙8国际

吕狗 著

连载中免费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全文讲主角王者归来,混迹乡村,开启全能装逼模式,左手数钞票,右手抱美人,一路开挂,一路逆袭。没事教一教富二代怎么做人,与冰山女乡长谈一谈怎么深入合作。

10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1/07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女村长的贴身特种兵全文讲主角王者归来,混迹乡村,开启全能装逼模式,左手数钞票,右手抱美人,一路开挂,一路逆袭。没事教一教富二代怎么做人,与冰山女乡长谈一谈怎么深入合作。

免费阅读

  岭外音书绝,经冬复历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这是宋之问的一首五绝,形象细致地刻画了久别还乡的那种复杂的心情。

  但对向天歌而言,他却没有这种心情,虽然他已经六年没有回家。

  梁庄一点没有改变,天还是那么的蓝,水还是那么的清,就连村里的露天茅坑也散发着熟悉的味道。

  “哎哟,这不是晴姐吗?正拉着呢?吃坏东西了吧?”向天歌热情地朝着路边的茅坑挥了挥手,里面蹲着一个美艳少妇。

  露天的茅坑虽然还有一块草帘遮挡,但晴姐的脑袋是露出来的,向天歌一眼就认出她来了。

  “哪儿来的促狭鬼,作死呢!”秦晴羞得满脸通红,抓起一块土坷垃朝他掷了过来。

  向天歌笑着避开,背着一只军绿色的背囊继续往前走去。

  不一会儿,他就停住脚步,望向左侧的一片山林,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呼救。

  循声冲进山林,远远地看见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正将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儿按在地上,双手在她身上乱扯,女式衬衣的纽扣被他一只大手一扯就崩。

  “素影微笼,雪堆姑射,啧啧,白,真白,简直比李太白还白。”向天歌不由感叹一句,但他脚步并没有因此而停止。

  身影蹿起,犹如雄鹰猎兔,落在壮汉面前。

  壮汉不由抬头,喷着一嘴浓烈的酒气:“你他妈谁呀?告诉你,别坏老子的好事,否则有你受的!”

  “别激动,你继续,我只是来观摩一下。”向天歌双手别在胸前,靠着旁边一棵乔木,优哉游哉。

  女孩儿本来以为遇到救星,不想来了一个观摩的家伙,他是有多变态,这种事情竟然过来观摩?

  壮汉蒙圈了半晌,他很难确信对方是来观摩的,毕竟太变态了。何况旁边杵着一个男的,而且不知道是什么来头,他也无法安心办事不是?

  太不适应了!

  “给老子滚!”壮汉吼道。

  “如果我说不呢?”

  “操!”壮汉暴怒而起。

  一拳朝着向天歌抡去,从他的拳势可以看出,壮汉的膂力要比一般的成年男子高出一倍有余。

  但是向天歌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依旧怡然自得地靠着乔木。

  等到对方拳头接近面门的时候,他的手才动一下,后发先至,一把抓住对方手臂的尺神经。

  壮汉手臂像是触电似的,传来一阵麻痹的感觉,紧接着下盘一疼,已被向天歌一脚扫倒。

  向天歌一脚踏在他的脑门:“郝大根,还记得老子吗?”

  郝大根愣了一下,酒醒了不少:“你……你是向天歌?”

  “知道是老子,还不快滚!”要不是这么多年部队纪律的约束,按照他六年前的脾气,他一定让郝大根爬不起来。

  郝大根如遇大赦,屁滚尿流地逃开。

  他是梁庄附近的村民,虽然和向天歌不在同一个村,但小的时候也见过他。

  之所以这么怕向天歌,完全是因为向天歌的狠劲儿,这小子从小就无法无天,很多比他年长的孩子都不敢招惹他。六年前,这小子甚至把镇上的一个恶霸给弄死了,十里八乡虽然也有很多地痞流氓,但没一个敢像他一样杀人的。

  所以大伙儿都怕他。

  杀人偿命,本来以为这小子要关一辈子,结果又回来了。

  看着郝大根落荒而逃的背影,向天歌嘴角冷冽地勾起一抹弧度,没错,他又回来了!

  “那个……刚才谢谢你。”女孩儿走到跟前,感激地道。

  “你想怎么谢?”

  “啊?”女孩儿一愣,显然没有料到向天歌竟然有此一问。

  向天歌笑了笑:“如果你真想谢我,可以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她怎么觉得这家伙的人设有些崩塌?见义勇为的英雄,怎么转眼就是一副流氓的嘴脸?

  “身材不错啊!”向天歌盯着她,目不转睛。

  刚才遭受郝大根的侵犯,她的衣襟被扯开了一大片,里面的春光挡都挡不住,实在令人赏心悦目。

  女孩儿秀脸刷地红了起来,急忙掩住衣襟:“你……流氓!”

  向天歌微微一笑,转身走出山林。

  不多远,就见晴姐从路边蹿出来,看到向天歌,随手就从地上捡了一根竹竿:“刚才是不是你偷看我上厕所的?”

  “不是。”

  “你少给我狡辩,刚刚明明就是你!”

  向天歌无辜地说:“偷看的那个人真不是我,我是光明正大看的。”

  “臭流氓,我打死你!”

  秦晴抓着竹竿朝他身上胡乱招呼,但每一下都被他轻而易举地避开,秦晴累得半死,气喘吁吁,但是对方却像没事人一样,怡然自得地看着她。

  刚才的女孩儿正从山林赶了出来,问道:“晴姐,发生什么事儿了?”

  秦晴气呼呼地指着向天歌:“舒支书,您来得正好,这小子刚才偷看我上厕所,把他抓起来,送到镇上的派出所!”

  舒清雅嫌弃地看着向天歌,这家伙果然是个流氓!

  但是念在刚才救过她,倒也不便把他送到派出所,而且她们两个女的,也未必抓得住他,问道:“你不是本村人,你来梁庄干嘛?”

  “谁说我不是本村人?”

  舒清雅微微一怔,她来梁庄不过一两个月的光景,虽然村里的人家她都认识,但是村里还有很多外出务工的人口,她并不是都见过的,问道:“你叫什么?”

  “向天歌。”

  秦晴微微一怔,见鬼似的盯着向天歌:“你……你怎么回来了?”

  “想你,我就回来了。”说着向天歌还在秦晴白皙的脸蛋揩了一把,年过三十的村妇,保养得还真不错。

  秦晴吓得不敢作声,只能白白被他占了便宜,毕竟在她面前的是杀人犯的存在。

  向天歌笑了笑,扬长而去。

  过了一会儿,来到一座破旧的瓦房面前,推门进去,叫了一声:“老头,我回来了!”

  客厅没人,他又径直穿到后院,听见后院的小木屋传来悉悉率率的水声,在他的印象里,后院没有一个小木屋,估计是他走后搭的。

  “老头,躲里面搞飞机呢,快点儿出来迎接你儿子。”向天歌从小就跟他爸没大没小,一脚踹开小木屋的门。

  瞬间他就傻了眼,一只浴桶之中探出一具美妙的女体,香汤沃雪,水滑凝脂。

  “啊——”一声尖叫,女体又沉入了浴桶。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