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江山为契

龙8国际

粘锅的咸鱼 著

连载中免费

  《江山为契》主角冥月门第一杀手冷颜因情险些丧命,鬼门关走一遭后身世骤变,为躲避追杀替嫁入越王府,精明如狐碰上风流倜傥的护妻狂魔赵澈,两人相携搅乱这一场皇位争夺的乱局。马背上长大的北宁王府庶女被逼代嫁入京为质,踏入波云诡谲的皇家斗争,为保家族,在挚友冷颜的帮下与东宫和陵王相互牵制,三个人的平衡因情打破,江山、美人,且看如何抉择!
      整个北境能与刀锋匹敌的就是这凛冬的风,若非无刃,定能生生从人身上削走几块皮肉。听着毡帐之外军旗被吹得哗哗作响的声音,若不是非常疲累,夜晚怕也难以入眠。    火炭烧的劈啪作响,在这十数顶毡帐拱卫着的主帅军帐之中才有那么一丝暖意。土灰色的前襟被随意的搭在右腿上,粗布腰带束身,萧子衿那消瘦的腰肢完全不似军营里的将士们那般壮实。弯眉略细,眉眼清隽,不加修饰......

39.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1

在线阅读

    《江山为契》主角冥月门第一杀手冷颜因情险些丧命,鬼门关走一遭后身世骤变,为躲避追杀替嫁入越王府,精明如狐碰上风流倜傥的护妻狂魔赵澈,两人相携搅乱这一场皇位争夺的乱局。马背上长大的北宁王府庶女被逼代嫁入京为质,踏入波云诡谲的皇家斗争,为保家族,在挚友冷颜的帮下与东宫和陵王相互牵制,三个人的平衡因情打破,江山、美人,且看如何抉择!

免费阅读

    喧闹的东宫灯火通明,已是深夜,服侍的宫女太监以及半夜被从美梦中拖起来的太医们都得抖擞着精神,生怕一眨眼的功夫太子殿下的病情恶化了,自己的脑袋也就跟着搬家了。

    东方晨光微曦,早已过了朝会的时辰。东宫的太傅们却顾不得这些,一个个全都候在东宫正阳殿外,焦急的来回踱步,比等着自家夫人生孩子还忧虑几分。

    隔着两条街的陵王府门前此刻一辆暗灰色车架缓缓停下,一向以奢侈华贵著称的陵王赵熙缓步下来。府门前的下人惊得半晌未曾开口,自家得势的主子竟然会从这么个破烂货上下来。

    若说赵熙得宠不是没有道理的,一则因为他能说会道且办事得力,这二来却是因着当今圣上专宠内监,后宫就储着一位妃子,皇后难产早已仙逝。当今的太子爷是他唯一的血脉,奈何又是不足月而产,体弱身虚,还打娘胎里带出来个先天不足之症。虽然生而为储君,但在百官心中大约也只是个名头,那把龙椅若真是交给他来坐,估计也不长久,百官们纷纷挑选皇族仅剩的几个王爷站队,求个一生荣华。

    好在皇帝虽担着宠幸内监的昏庸之命,但铁腕手段、城府极深,是以朝堂上下还算太平。

    却说这皇上虽然仅有一子,但叔伯兄弟之后却如大树枝丫一般繁盛。尽管荣登大宝之前为了那把龙椅,皇帝也曾与兄弟相残多年,但真正拿下那个位子之后,对于仅剩的三个兄弟到底没有下毒手。老一辈的庆王胆小懦弱,陵王中庸无争;最后一个越王,当年尚三岁之龄,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如今也乐得做个闲散王爷,常年游历四方。

    王位世袭,如今庆王、陵王年迈,滞留京中为质子的儿子们纷纷袭爵为王。从小养在膝下的侄子倒是有几个讨得皇帝欢心,其中最受宠的便是这位新近袭爵的陵王赵熙。京中陵王府的一切吃穿用度直追太子东宫,就连几个月前巡视北境,皇上带着的也只有他一个王爷,在朝臣们心中陵王俨然就是储君最准确人选。

    赵熙理了理衣裳,负手对这车帘轻声道:“你说的东西,谁不想要。端看上面的意思罢了,虽然太子殿下体弱多病,但到底名正言顺,你们几个还是先收起歪歪心思,莫要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若有再犯,本王定不姑息。”

    “是,微臣明白了。”马车内的声音低沉浑厚,但是面对赵熙确实气劲不足,俨然有着低人一等的谦恭,“只是北宁王自北境入京述职已有些时日,东宫太傅们一直怂恿皇上为太子续弦,属意的人选正是北宁王府的端和郡主。据说皇上应允了,这样看来……”

    “端和郡主嘛!”赵熙左手三指不仅搓了搓,仿佛那暖手的青玉炉仍在手中一般,“无妨,一个名头罢了,怎敌得过三军少帅能掌实权!”

    车中人微微一愣,自己效忠的这个主子心思缜密,揣度他的想法无异于自讨苦吃,“主子两个月前刚从北境归来,想必是见过那郡主的,微臣便不多说了。”

    褪去华贵沉重的朝服,散开束发的冠帽,赵熙这才命人送了两杯茶进书房,细细的摊开北境传来的消息。

    “北宁王拥兵自重?”一张细长的纸条被丢入火盆之中。

    “北宁王府意欲抗旨,据嫁郡主?”又一张纸条化为灰烬。

    “崤山营主将被困莽荒雪原,北境未增兵援救。”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赵熙喝了口茶,朝着书架后面问道:“你怎么看?”

    沉默片刻,清冷的声音自后方传来,“看似琐碎无用的消息,有时候也能派上些许用场。”

    “怎么说?”他离开北境已有两月余,这门亲事看似是东宫太傅们的坚持,实则是皇上早就属意好的,否则也不会亲临北境却只为看一个小小的郡主受封之礼。“你我均已离开北境月余了,许多事瞬息万变,可不是随便就能预测的。就如她……”摇了摇手里的纸条,他之所以觉得这信息有误,实在是见识过萧子衿的实力,断不会被困于这样一个简单的剿匪局。

    “若是王妃出手,未必不可。”

    “裴卿所言……”他对于北宁王府的了解并不多,各种恩怨只要不涉及自身利益,也不会多问,这些话也就蛰伏北境多年的人敢这么揣测,“若是这点事都解决不了,想来她也成不了气候。”

    “对了,东宫情况如何?听说北宁王世子亲自带了北境的神医去给太子诊病?”

    “探探虚实罢了,虽然世子偏爱二小姐,但郡主到底是他亲妹,任谁也不愿意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不知能否见到明日太阳的人。不过这门亲事北宁王拒绝不了,否则早就获恩赦返回北境了。”

    东宫大门之外,四匹马的车驾早已等候多时。萧子岳在随从的搀扶下登车而入,“儿子拜见父王,劳您亲自等候了。”

    北宁王看了一眼同样体弱的儿子,蹙起的眉头就没再舒展过,“太子殿下的身体到底如何?”是否真如传言一般时日无多了!

    几匹快马疾驰而入,本该落锁的北宁王府此刻却为了她灯火通明。王妃柯氏一身正装立于正堂,身边只跟了两个陪嫁而来的嬷嬷。年迈到满是皱褶的脸衬得柯氏更加年轻,年逾四十却容光依旧,只是这个从小未曾给过她几个笑脸的母亲大人,此刻竟破天荒的等她至半夜,着实叫她不知所措。

    萧子衿解开披风,随手丢给身边的右副将秦海,“在这边等我。”

    “少主,末将还是随您一道进去吧。”他不放心,王妃的手腕若是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他就愧对自己的一颗玲珑心了。

    萧子衿轻叹了口气,说视死如归也不为过。信上的内容她只告诉了秦海,亲卫军虽然可信,但大多是没什么心思的粗人,并且事关王府内院,也实在不能弄得世人皆知。秦海本就是北宁王府家臣秦氏一族之人,所以万般无奈的萧子衿才将他带了回来,“那便如此吧。”

    离开王府的时候,这里虽然让她伤心,但到底是从小长大的地方,留恋是有的。如今,漆黑夜空下只有烛火照亮的王府却让她莫名心寒。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