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穿越悍妃驯懒王

龙8国际

空中的云 著

完本免费

《穿越悍妃驯懒王》女主上辈子是饿死的,上天对她不薄,穿越到大户人家,凭柳梦云的姿色二十二岁还待字闺中,原来是因为她有“母大虫”称号,不过穿越重生后的她有现代驭夫术,当然

65.2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10/10

在线阅读

    《穿越悍妃驯懒王》女主上辈子是饿死的,上天对她不薄,穿越到大户人家,凭柳梦云的姿色二十二岁还待字闺中,原来是因为她有“母大虫”称号,不过穿越重生后的她有现代驭夫术,当然能把懒散夫君驯的服服帖帖。

免费阅读

    燃了一夜的龙凤红烛终于流尽了最后一滴泪,萎了一滩红色,冷硬着。大红的双喜字在窗上注视着屋里的两个人红衣的人。

    柳梦云梦见被一只老虎追赶着,从山上扑下来,正压在她身上。那虎爪子死扒着她,尖牙利齿抵着她脖子,就要呜嗷一口咬下去。柳梦云吓了一跳,猛地一挣就醒了。可是那被老虎扑住的感觉还在,被个什么压得死死的,沉得她挣不开身子。

    柳梦云总算缓过了劲,神思清明了,低头一看瞬时反应拎起床边的花瓶就砸了下去。一声凄厉嚎叫,宛如野兽。

    柳梦云这才把扒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慌手慌脚的下了床。那人已经被花瓶砸得头破血流了,还没醒来,又昏迷了过去。

    仔细的瞅了一圈,满眼都是红色的。自己身上还是红嫁衣,那被砸晕过去的汉子也是穿着红袍子。这诡异的情况,怎么想都肯定是着了大姐的道,胡乱把她给嫁出去了。只是不知那汉子是跟她一样被算计的,还是跟大姐夫他们一伙的。当然,想也能明白,就她柳梦云这母大虫的威名之下,估计也没人会自愿娶她就是了。

    虽然心里也有点可怜那汉子,然而柳梦云手下却不留情,七捆八绕的把人给绑了起来,拴在床头。之后才奔了厨房去拿烧火棍,拎着就找人算账去了。

    只是到了堂前,那十几个惹祸的人一个没在,就剩下个被堵着嘴绑在椅子上还兀自睡得香的老爹和一屋子的喜庆布置。柳梦云一把扯了捂着老爹嘴的布条,拍了拍老爹的脸。

    “爹,醒醒!”

    “啊……呼……睡得好累啊……”柳老爹还没醒透,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抻懒腰,才发现自己动不了,“唉?怎么回事?敌人?……啊……不是,梦云啊……你干嘛把我绑起来?呼哈……”

    柳梦云头上青筋直跳,感情老爹还迷糊着呢。她简直咬牙切齿:“爹!你给我醒醒!说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柳老爹这才在自家姑娘的摇撼下清醒了,想起了昨儿的事。然后开始嚎啕大哭:“梦云啊,我对不起你啊!我没拦住啊!你姐姐她们那几个没良心的,把我给绑起来了!说什么要给你成亲。我昨儿一看那被你哥哥姐夫他们绑回来的死小子就不是读书人的料!可他们非扯着你们拜堂成亲了!梦云啊,爹对不起你啊!”

    “成了,爹,别嚎了。”柳梦云头疼得很,“大姐和大姐夫他们呢?”肯定是那两个带的头出的馊主意!

    “走了!”柳老爹收声不哭,斩钉截铁,“昨晚就都走光了。他们说了,怕你醒了报复,趁早走了干净。”

    “柳锦云!周锡章!”柳梦云恨不得把那两个名字都咬碎了,一根烧火棍差点在她手底下被搓成木渣渣。

    等看见自家姑娘终于气消了些,柳老爹才敢再开声:“那个,梦云,把我放开好不好?”讨好的笑,“爹太累了,这老胳膊老腿的,疼啊……”

    “不行!”柳梦云一边说着,一边开始给老爹松绑,“不是说以前被人吊个三天三夜都没事么?怎么才绑了一个晚上就撑不住了?”

    柳老爹赔笑:“那不是几十年前的事了么……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不然,就你姐姐她们三个,我还能被她们给绑上?当她们都跟你似的呢?”

    才把人放下来,就从柳老爹身上掉了一份信下来。柳梦云奇怪,捡起来,看见上头是大姐夫的字,写着“梦云小妹亲启”的字样。柳梦云也就拆开看了,开始还冷笑,后来再笑不出来了,一张脸沉得跟锅底似的。

    柳老爹却没注意那么多,自顾的活动着筋骨:“梦云啊,那屋里那人,你打算怎么办?”也没等着柳梦云回话,“要我说,丢出去得了!他又不是读书人!我们家不要这样的女婿!我说了,一定给你找个读书人嫁的!”说完,又有点为难,“可是你们这堂都拜了……也没法不承认他是我们家的女婿了……这要是传出去,你将来更没法嫁人了……”想了想,转动了脑筋,“有了!把他宰了!嘿嘿!那就万事大吉了!”自言自语的寻思完,柳老爹就要去寻菜刀。

    柳梦云一把抓住老爹的胳膊,不让人走:“行了,爹,别闹了。你不能杀他。这婚事我们也不能不承认。”

    “什么意思?”柳老爹目光刹那如隼,犀利锋锐。

    “你自己看这信吧。”柳梦云淡然的把信塞给了柳老爹,“我去把人放了。还给我绑在床头呢。”

    “梦云……”柳老爹读完信眼睛都直了,叫住自己的女儿,“这事,你就由着你大姐夫他们做?”

    “不然能怎样?”柳梦云轻笑了,带着淡淡的嘲弄,“这就是我们家的命。就是大姐,当初又是怎么嫁的?你一心让我嫁个读书人,又是为的什么?难道我不清楚?反正,也就是这么回事罢了。不管是嫁个读书人还是嫁他,对于我来说,不都是一样的么。”

    “梦云……”柳老爹听见女儿这么说,心里也是愧疚。

    “我去放了他吧。看他那模样,本来就有伤,昨儿又被大姐夫他们揍得可怜。今儿早上还挨了我一下,也算他够倒霉的了。”也不回头,也不再说,柳梦云奔了新房。

    新房里那汉子还没醒,眉头皱得紧紧的,脸上轮廓深刻,鼻子尤其高挺。可惜除了那套喜服,里头的衣服都见着破破烂烂的,沾着泥巴灰土,脏得不行。最惨的是那些伤。额头上还流着血,新鲜的,刚刚被柳梦云拿花瓶打的。脸颊上的擦伤和嘴角的青紫看着就有点时间了。那破烂的衣服底下,柳梦云不看也知道,都带着伤的,不然怎么喜服上有的地方红得不对劲呢。

    兜头一盆冷水浇下去,柳梦云拉了把椅子倒骑着,坐在了汉子的对面。

    汉子悠悠醒转,眨了眨眼,就模模糊糊的看见了面前的女子。他猛地想要起来,却发现自己还被绑着。这一下挣得更厉害了,拼命摇撼着。

    “别挣了。那绳子我捆得紧。”柳梦云的烧火棍倚在手边,“我是柳梦云,昨儿你被我大姐夫他们给打晕了,跟我拜堂成亲了。以后,我就是你妻子,你就是我丈夫。不管你认不认,这都是既成的事实了。”

    汉子听了这一套话,又眨了眨眼,也不再挣扎,盯盯的瞅着柳梦云。那双眼睛带着些灰色,仔细看却其实是隐隐透着些碧的,与柳梦云他们这些阳晔国人不同。

    “以后,你就跟着我和爹在这村子里住。行不?”柳梦云提起烧火棍,扛在了肩膀上,“你要是同意,我就把你绳子解了。要是不同意,那就别怪我不能放了你了。”

    汉子眨了眨眼,点了点头。然后,问出了一个问题:“我是谁?”

    柳梦云呆愣了半晌,爆吼了一声:“是谁打的他的脑袋!”气冲霄汉。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