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耽美 → 凡心陨落时

龙8国际

凡花落尽 著

连载中免费

  凡心陨落时是凡花落尽写的一本BL小说,主仆文,虐心,凡心陨落时,既是心醉始,同是心碎时,上部:无心承诺,痴心以待,梦难成。
  祥麟七十六年,这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而像我这种身处最低阶层的贱民要想生存就更加痛苦了。寒风呼呼地吹过,夹带着无数的雪‘花’。也许在许多人的眼中,如同羽‘毛’般飘下的雪‘花’是多么的有诗意,白茫茫的一片是多么的神圣,文采了得者,也许诗兴来时还会出现几首留芳百世的好诗。而我却非常的讨厌下雪天。我身住的地方是这繁华京城的最凸讫的存在——边城。城里的人是这样叫的,因为这里几乎聚集了全城所有的孤......

34.7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09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凡心陨落时是凡花落尽写的一本BL小说,主仆文,虐心,凡心陨落时,既是心醉始,同是心碎时,上部:无心承诺,痴心以待,梦难成。

免费阅读

动听而清晰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

  我愕然地抬起头望向亭中的卓池悠,惊讶于他的这番说话。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一时得不到任何人回应的卓池悠,继续开口道。

  “任何人做错了事,都应该对它负责,既然你舍不得这畜生受罚,那么只好由你这个作主人的来代替了,你说,对不?”合情合理的话,真的没有半点强词夺理的意思。

  “你说是吗?池没做错吧。辰风哥?”秋水般的眼眸满含委屈地转向坐在一旁的段辰风。

  段辰风并没有说什么附和的话语,只是轻轻地点点头。

  “怎么?不愿意吗?”得到段辰风的赞同,卓池悠笑得很开心,似乎又变回了那个无忧的少年天子。

  “不是,小人愿意接受处罚。”怕眼前的少年不知又会想到其它什么别的点子,连忙应道。

  “那好吧。既然你也同意了,那就这样办了。”

  卓池悠抬起那根被划破的手指,皱着形状优美的柳叶眉漫不经心地说着:“毕竟也不是十分严重的事情,就小惩算了。这样辰风哥也好向他师父交代呢。呵呵……”

  话虽然是这么说了,但我却并没有半点放松心情的感觉。

  我的直觉告诉我,眼前的天子并不喜欢我,而且还似乎有意刁难我。但我应该没有什么地方冒犯了他啊?

  “那么就以一罚十吧,每根手指都划上一道口子吧。”说完似乎别有深意地望向我的一方。

  此话一出,一旁的段辰风已望向卓池悠的方向,似乎想说什么,但却又止住了。应该是默许了他的行为。

  我偷偷地把段辰风的举动收入眼底,不禁失望地低下了头。其实早应该想到,一个是心中之人,一个只是近身护卫,最多也就加上个三师弟的身份,凭什么认为他会为自己一再求情呢。

  再说,误伤龙体,可以是死罪,现在只不过是找伤几根手指,看来已是最大的宽容了。

  “允冲!动手吧。”卓池悠再次说道。

  而一直站在我对面的那个由此至终都没有任何表情的灰衣人在按收到命令后,低头恭敬应道:“是!”

  说完便自袖中抽出一把小型匕首向我走来。我连忙把蓝儿小心地收入怀中。

  “得罪了。”低不可闻的沙哑声线轻轻地传进我耳中,我错愕地看向眼前的灰衣人。这个人应该是卓池悠身边的侍卫吧。我暗暗地想着。

  刀刃抽出,寒光乍现,好刀!我在心中赞叹道。

  接着,锋利的刀尖毫不留情地划过每根手指的指腹一直沿伸至指根处,每一刀仿佛经过时间的计算一般,不快不慢,却恰到好处地让被伤之人能清晰地感受到刀尖的每一寸移动。

  我紧紧地咬着牙关,极力地忍受着自指中传来的锥心之痛。十指痛归心,说得真的没错啊!想到这里,我不禁自嘲地笑着,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

  鲜红的血珠初时犹如断线的珍珠一般滴出,随着伤口的扩大,便渐渐汇成一条小小的血色小河,滑过指缝,沿着手背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很快便浸透到泥土中,不见踪影。

  好不容易,这磨人煎熬终于结束了。

  而刚才的灰衣人像没事一样,已转身站回刚才的位置上,神情依旧木然,仿佛没有心的人偶一样。

  “下去吧。”卓池悠说完已转身回到石桌前,而刚才发生的事就好像他无聊时用来打发时间的闹剧一般。既然已经上演过了,那就已经没有继续关注的价值。

  “是!奴才告退。”

  “是!小人告退。”我与王福同时低头向亭中的两人福了福身子,便退下了。

  绕过弯弯曲曲的雅致小道,王福带着我来到一处显然是下人居处的四合院前,对我说道,“你还是先把伤口处理好吧,想来主子和相爷应该还要聊很久呢。”

  我点头向王福道了声谢。便跟着王福走进院子中。我静静地坐在木凳上,其实手中的血早已止住了,只不过是上面干了的血迹看起来有点吓人罢了。这点儿小伤比起以前练剑时受的伤简直是小意思,想来刚才那灰衣人已经是手下留情了,全都没有伤到筋骨,只是流了一些血,样子看上去很严重罢了。

  “幸好今天有相爷为你说话,要不你真是有十条命也不够丢呢。”王福边用清水帮我清理伤口边摇着头说着。看起来手法十分纯熟。

  “为什么这样说?你的主子看起来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人呢。”我试图探问。

  “唉……你不知道了,主子他……呃!我们作下人的怎能说主子的坏话呢,呵呵……包扎好了,你自己小心点啊,别再弄伤了。”王福意识到自己差点说错了话,迅速转移了话题。

  之后,王福把我带到马车停靠的地方便回去复命了,而总管见到我受伤的手后,显然也吃了一惊,忍不住问:“怎么第一次进宫就这样了。回程你不用赶车了。”虽然听起来满是责怪的语气,但其中的担心是藏不住的。柳总管真是一个别扭的人呢。

  而我和柳总管一直等到傍晚时份,才见段辰风回来。

  当马车回到丞相府时,已是傍晚时分了,段辰风并没有要我继续跟着他到书房,只是在下马车的时候,低头看了看我被略加包扎的手,略微迟疑了一会儿说,这两天你先休息吧,回去小心伤口,不要碰水,免得发炎。说完便走了。

  而我却傻傻地站在那里望着段辰风远去的身影直到消失不见了还没回过神来。心里甜甜地想,其实他也不是只对那个人温柔嘛。连自已何时扬起了笑意也不知道。

  回到小屋后,我用师父当年给我研制的伤药给手上的伤口重新处理完后,便赶紧查看蓝儿的情况了。

  我把蓝儿轻轻地放在铺了厚厚锦布的桌子上,伸手顺着它粘了泥土的毛发尝试把它抚顺。回来的时候,略略地给蓝儿检查过,应该只是被卓池悠的掌风震晕过去了。

  原来这少年天子也是懂武之人,不过仔细一想,这也不奇怪,必竟要在这吃人的王宫内生存,基本的自保技能是必须的,不过想来功力应该不算深厚,不然,现在的蓝儿已是一具尸体了。

  突然,手心传来一阵刺痛,仔细一看,只见一根尖锐的银针隐蔽地插在蓝儿的背部下方。

  针?为什么蓝儿的身上会有这东西?难道……

  我不禁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蓝儿与他没仇没过,他不是很喜欢蓝儿的吗?我想得太多了,一定是蓝儿不知道在那里玩耍时粘到的,一定是的……

  我连忙否定了自己心底的想法,不禁有点为自已的小人之心感到汗颜。毕竟能令那个人倾心相待的人必定有他特别之处的。

  但……我迅速摇摇头,命令自己别多想。

  小心翼翼地把银针拔出,拿了一些金创药给蓝儿敷上。此时的蓝儿看上去可怜乖乖的,乱糟糟的毛,一动不动的蜷缩在棉布上,那里还有一点平时的精灵模样,要是给无星知道了,铁定心痛死了。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无星那气得跳墙的模样,竟然不自觉地笑开了。

  “有什么事令你笑得这么开心呢?”楚梧温和而低沉的声音自门边响起。

  “楚梧?是你呀!进来坐啊。”发现来人是楚梧,我连忙招呼道。

  月光下的楚梧依旧俊朗,一身深蓝色的布衣穿得恰如其分,无论何时总是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要是我有哥哥应该也像楚梧这样才对。

  楚梧闻言便在桌旁的木凳上坐下,温和的眼中透着淡淡的关心。

  “今天受委屈了吧,本来今天应该是我陪同主人进宫的。要不是我有任务在身,你也……”满是自责的语气,好像真的是他的错一样。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