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穿越 → 田园小医女

龙8国际

林锦 著

完本免费

林锦写的穿越古言小说名为田园小医女,主角是林谷雨,林谷雨不幸穿越成林如诗,代姐出嫁,照顾瘫痪的男人不说,还要养着一个小包子。

167.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9/13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林锦写的穿越古言小说名为田园小医女,主角是林谷雨,林谷雨不幸穿越成林如诗,代姐出嫁,照顾瘫痪的男人不说,还要养着一个小包子。池航沉默寡言,想要给她自由,却不想她不离不弃的陪在他身边。那时,他便想,她就是他的全部,世间对错全都不管,唯娘子命是从。

免费阅读

破旧的泥土和石头累成的院墙,不过三尺高,风一吹,墙头上的几棵野草随风摇曳。


阳光透过破旧的窗棂照进来,给这阴暗的屋子添了几分鲜活。


耳边忽近忽远的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嘈杂声,林如诗觉得头痛欲裂。


“求求你们,不要这样!”


“让开,没了大的,小的嫁过去也是一样!”


“我不能让你带走我的女儿,不能!”


林如诗觉得自己被紧紧的抱住,湿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


“不要带走我姐,不要!”


周围的吵闹声哭声更大了。


有男人的,有女人的,还有小孩的。


锣鼓声冲天。


那么多的声音,吵得林谷雨头疼。


四肢被肆意的拉扯着,好像要被分尸的感觉,林如诗疼的眉头紧皱。


忽然间好像被人抱起来了,身上的疼痛感渐渐的消失,整个人好像在半空中。


男人快速抱着女孩,走到一旁的房间,招呼着一旁的人,“还不赶紧给她换衣服!”


这声音很响,林如诗的耳膜似乎要被那声音穿破。


身体被翻来覆去的摸着,好像有很多双手,林如诗的眉头皱的更紧。


她最讨厌别人碰她了。


没过多久,就周围安静下来了。


林如诗的手指微微动了动,缓缓的睁开双眼。


一双没有焦距的眸子怔怔的望着黑黢黢的满是蜘蛛网的蚊帐,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微微张唇,舌、头轻轻的舔着干渴嘴唇,腥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


她这是在哪里?


忽然间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枚红色衣服的女人,胖的要命,两腮涂的格外的红,头上顶着一朵鲜红的花,就像是在唱戏的一样。


媒婆看到林如诗醒来了,扭头朝着外面的人大喊,“新娘子醒了,你们还不赶紧过来。”


新娘子?


说谁?


她吗?


林谷雨诧异的望着面前的媒婆,缓缓的坐起身子,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红色的喜服,大脑还处于死机状态。


靠,这是什么情况,她怎么会到这里来?


她是学医的学生,本来和舍友一起去海边游泳,后来觉得腿抽筋了,沉了下去,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或许是在做梦?


睡着的话,再醒来,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媒婆细眯着眼,扭动着肥胖的身子,凑到林如诗的面前,谄媚道,“新娘子,醒了?”


林如诗强装镇定的望着面前的媒婆,心里云涌翻滚。


“你也真是的,嫁到池家,不管怎么说,吃穿不愁,你有什么好想不开的?”媒婆说着,上前将林如诗额前的碎发撩起。


看着额头红了一大块,眉头紧蹙,媒婆啧啧两声,“真是的,老老实实的嫁过去,也就没那么多的事了。”


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记忆忽然间一瞬间涌上来。


事情的起因还是要从林谷雨的姐姐林立夏说起。


林谷雨的姐姐林立夏是这村子里最勤劳好看的姑娘,照理说,这样的姑娘是男人都想娶回家当媳妇的。


但是林家实在是太穷了。


赵氏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林立夏,林谷雨还有一个最小的林小寒。


原本林家的家境也是不错的,五年前林谷雨的爹林山应征从军,林谷雨的奶奶眼看着林谷雨家里那么多口人,却只有一个能干活的,大闹了一场,逼着林谷雨她们一家分出去。


两年前,林立夏及笄了,即使村子里将近一半的男人喜欢林立夏,但是却没一个人人上门提亲。


在这里,男人娶媳妇也会看中女方的嫁妆。


女方嫁妆多一点的话,嫁到男方那边也是极有面子的,但是嫁妆少的话,就没有多少人家愿意了,毕竟谁也不想凭白的再多养一张嘴了。


两个月前,隔壁村的池家五郎就来求亲,求得正是林谷雨的姐姐林立夏。


听说池家的五郎性子好,原先和媳妇义绝,不是因为旁的,就是那媳妇生完孩子之后,对她的婆婆百般不满,直接动起手打了婆婆。


那婆婆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一闹,闹得众人皆知。


池家的人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恶媳在家。


是以池五郎在众人的劝说下就休了他的恶媳。


池家是个比较富裕的家族,但池家五郎原先成过一次亲,还带着一个孩子,想要再娶黄花闺女的话,这聘礼什么的女方狮子大张口。


若是娶一个已经被休过的女子,又觉得那样的女人多多少少有问题。


池五郎的娘周氏想了许久,就托人去邻村打听。


这不,就看中了林立夏。


品行好,人长得也不错,就是年纪稍微大了点。


周氏也打听清楚了,林立夏迟迟没有出嫁,不过就是因为家里穷。


周氏这么一合计,按照普通闺女家的聘礼来娶林立夏,林家肯定乐得不会有任何的异议。


那样她林家有脸,她儿子也有脸。


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下了。


林立夏见过几次五郎,对五郎甚是满意。


订了亲之后,五郎偶尔也会带些肉给她们家,全当给林家打打牙祭。


本是一个美好的姻缘,可就在一个月前,五郎上山打猎,回来的时候浑身是血的被人抬回来。


郎中去看了,说是人快不行了,即便是活下来,这辈子也只能在床上过活了。


林立夏一听这事,哭着喊着不愿意嫁过去。


试想想,谁愿意一辈子守着瘫痪的男人,还要给那个男人养孩子?


但是这聘礼什么的都收了,就等日子一到嫁过去。


林谷雨的娘赵氏也不愿自己的闺女嫁过去就守活寡,就去了邻村和周家的人商量,想要将这门亲事退了。


没想到原本好说话的亲家,一下子就变样了。


周氏哭着指着赵氏的鼻子骂骂咧咧的一些话,最后还下了狠话。


想退亲,可以,聘礼双倍还回来!


赵氏也很生气,就找了池家的长辈,想要好好的商量,毕竟冤家宜解不宜结。


周氏像是豁出去似的,泼妇骂街似的坐在地上哭诉,以死相逼。


当初周氏送过去的聘礼八两银子,赵氏就算是将他们林家房屋卖掉,也没那么多的银子。


想要卖地,可地契却在婆婆的手中,无奈,赵氏只得怏怏得回家,哭着叮嘱林立夏,赶紧做嫁衣,下个月嫁过去。


当天,林立夏哭的两眼通红,死活不愿意。


可是谁曾想,林立夏第二天就悄无声息的逃走了。


眼见着还有十天就要成亲了,新娘子却不见了,万般无奈的之下,赵氏只得央求亲戚帮忙找,这种事情还不能说出去,要是被池家的人知道了,那就完了。


找了这么多天,却依旧没有见到林立夏的身影,赵氏急得团团转,厚着脸皮央求村里的人帮着一起寻。


婚期渐渐的逼近,新娘子仍旧不见踪影,这事渐渐的传到了池家的耳朵里面。


池家的人提前一天到了林家,果然如传言中那样,林立夏已经不见了。


来之前,周氏已经想好了,立夏不在的话,就让林谷雨嫁过去,不然就没人能帮她儿子冲喜。


周氏也没有和赵氏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赵氏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就算了,没想到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完。


天还没亮,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那个破旧的房屋走去,领头的那男人长得凶神恶煞的,一脚将破烂的门板给踹开了。


林谷雨睡得迷迷糊糊的,抬眸就看到一个男人冲了进来。


“娘!”林谷雨惊慌失措的叫着,伸手将被子拉起来。


赵氏看着那些人冲进林谷雨的房间,蓬头垢面的鞋也没穿的就朝着林谷雨的房间跑去。


林谷雨慌乱的坐在床上,看着那男人凶神恶煞的走过来,身子忍不住的颤•抖。


“让媒婆进去吧,你出来吧。”周氏站在一侧,淡淡的说道。


那男人刚刚走出去,林谷雨连忙从床上下来,朝着外面跑去,想要躲在赵氏的身边。


慌乱之下,她没有注意到门槛,直接栽倒了地上,额头磕在了地上的石头上,昏迷不醒。


额头传来疼痛感,林如诗这才回了神。


“新娘子就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这样才好看。”媒婆的嘴里絮絮叨叨着,将手里的粉之类的东西全都擦到林如诗的脸上。


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很多人,一点空隙都没有。


她这是魂穿?


意识到这一点,林如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变小了,很明显不是她原本的身体。


林如诗,不现在应该叫她林谷雨了。


“行了。”媒婆说着,一把将一旁的喜帕直接盖到林谷雨的头上。


喜帕不是很薄,隐约的还能看到面前的东西。


林谷雨现在就是想要逃走都无处可逃。


院子里面不知道站着多少人,屋里还有人一直看着她,只得安安静静的坐在原地。


“时辰到了,新娘子该上轿啦!”


媒婆尖细的声音忽然间想起来,就听到门“吱嘎”一声的响起来,林谷雨隐约的看到两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被那两个人扶着走了出去。


“谷雨......”赵氏哽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林谷雨本来不想说话的,但是想想赵氏也是一个可怜人,哑着嗓子说道,“我没事的。”


在乡下,一般很有钱的是用轿子将新娘子抬回家,家境一般的用驴车,更穷的,就是直接走过去了。


林谷雨还没反应过来,驴车就开始动了,慌乱之下,林谷雨慌乱的抓紧木板间的空隙。


垂头往下看,破落的车板,缝隙很大,林谷雨的手正好可以抓住。


车子走的很不稳,一颠一颠的,屁、股疼的要命,林谷雨在想,还不如她自己直接走着过去。


外面的喇叭吹个不停,很喜庆的调子。


驴车两旁走路人说话的声音,她听得一清二楚。


“也是个命苦的,本来没她的事,结果她姐姐跑了,她只能顶上来了!”


“别说了,这两姑娘都是命苦的,原本那男人不去山上打猎,也就不会没了半条命。”


“我听说,他身上的长了一大片的水疱,郎中去看过了,说是没几天好活。”


......


守寡!


林谷雨脑海中倏地就出现了这几个字。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穿越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