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觉醒者

龙8国际

神我很乖 著

完本免费

《觉醒者》是神我很乖写的一部以民国时期为背景的小说,讲了一个神秘杀手冒名进军统,打鬼子,除间谍,美女相伴,破坏特高科惊天阴谋,揭露不世之密的故事,1937年的上海流传着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6号",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

35.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9/11

在线阅读

    《觉醒者》是神我很乖写的一部以民国时期为背景的小说,讲了一个神秘杀手冒名进军统,打鬼子,除间谍,美女相伴,破坏特高科惊天阴谋,揭露不世之密的故事,1937年的上海流传着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6号",像是一个传说。

免费阅读

    新闸路的西式洋房前,带着墨镜的6号敲响房门。片刻,里面传来沉闷的男声:“谁呀!”

    “处长让我将周友全带走。”6号沉稳地出声。

    “怎么这个时候来带人。”门里的男人狐疑地说。

    大门打开,一名男子面带怀疑地打量着6号,问道:“我怎么没见过你,有手令吗?”

    6号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男子接过,看向那张纸时,6号手腕一抖,匕首落入手中,眨眼间刺入男子的心窝。男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已经倒在了6号的身上。6号轻轻放下他的尸体,衣服上染的血迹让他不悦地一皱眉,才阔步走进房间,如入无人之地。

    房间的男人躺在躺椅上,摇着扇子,听到脚步声没有抬头,懒洋洋地问道:“老三,谁来了?”

    男子没有听到回音,转头看到近在咫尺的6号,惊得从椅子上翻身而起,一边去摸腰间的枪,一边怒喊:“你是谁?”

    6号的回答非常简单,用闪亮的刀子顷刻划破他的喉咙。他瞪大的眼睛甚至还未来得及闭上,就已经又倒回了身后的躺椅里。

    两名身穿西装的军统特工拎着手枪从里间冲了出来,刚刚抬起手中的枪对准背对着他们的6号,6号已经一个利落的转身,啪啪两枪打中两名军统特工的眉心。速度之快,甚至不给两人眨一下眼的时间。

    哗啦——

    伴着两人倒下的声音,是从里间传来的桌椅倒地声。6号一皱眉,拎着手枪进入里间。房间里空无一人,窗户开着,窗户下边是一把倒地的椅子,就是刚刚的声音来源。

    6号警惕地来到窗边只是打量一眼,便冷冷地说:“出来。”

    他的声音落下,房间里丝毫回应都没有,只有从窗户吹进来的风经过,带起床上的布曼。

    “要是再不出来,就死在床下吧!”6号的声音冷得仿佛现在就已经入了冬。他淡定地看着屋里的大床,笃定沉稳的表情让他像是地狱里的修罗判官。

    “我出来,别开枪。”满身灰尘的周友全慌张地从床下爬了出来,恐惧地看着6号,哀求道:“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他的哀求甚至没能让6号眨一下眼睛,6号的枪口已经抬起,对准周友全的脑袋。

    “周友全?”6号确定地问。

    “我不是周友全。”周友全慌张地摇头,瑟瑟发抖地说:“我是日本人,叫山口道义。”

    6号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看到上面的人和周友全一模一样,将照片扔向周友全。周友全在看到照片中的自己时,6号扣动扳机,一颗子弹穿过飞起的照片,正好打中周友全的眉心。周友全致死也想不到,他假装从窗户逃走,却因为窗框上的灰尘没有任何擦痕,才让6号知道他没有逃走。

    6号看了一眼身上染的血迹,一皱眉,脱掉衣服,随手扔在地上,从容地走出房子,左右看了看,戴上墨镜离开。

    同仁医院解剖室里,军统行动队副队长沈丘看着身穿白大褂,戴着眼镜的邵阳摆弄着尸体。邵阳将一颗弹头扔在旁边的托盘里,将手套摘下,道:“几名死者都是一击毙命,三名死者身上的伤口都是美制0.45口径的M1911手枪造成,周友全的创口见挫伤轮,弹孔周围皮肤有火药颗粒灼烧痕,是近距离开枪。两名被被刺死者身上的创口哆开,左创角锐,右创角钝,右创角皮肤形成齿装损伤,可以确定杀手用刀是背带小齿的单刃锐器,凶手所用武器和下手习惯很符合传说中的6号杀手。”

    “你确定是6号下的手?”沈丘狐疑地问。

    “以我的专业水准可以断定这几名死者被杀的手法和之前几次疑是6号杀人的案件一样。至于是不是6号所为,那是沈队长的事。”邵阳一笑,饶有兴趣地道:“这下上海的有钱人都该人心惶惶了,这是最近半年被杀的第几个上流社会的人了?”

    “难道是寻仇?”沈丘狐疑地继续说:“根据军统的调查,6号是最近极为活跃的神秘组织的成员。周友全生前曾向军统举报这个组织暗害他的父母,试图通过威胁他,将庞大的财产交给神秘组织。我军也根据周友全提供的地址,找到了秘密基地。昨天将他们一举歼灭。”

    “沈队长,这可是你们军统的内部机密,我想我一个医生就没必要知道了。”邵阳脱下身上的白大褂,随口说。

    “我方很快就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对民众公布这件事,以安人心。邵医生请放心,不会让你因为知道了机密被灭口的。”沈丘冷声说。

    邵阳没所谓的耸耸肩,对沈丘做了个请的手势。沈丘没动,显然他还有事情想不通,需要邵阳帮他解惑。

    邵阳见他不动,微微一笑,看向身后的尸体,说:“沈队长忙了一早上了,还没吃饭吧?要不要我切块肉下来回去给沈队长加菜?”

    沈丘只觉得胃里犯呕,恼怒地看着邵阳。

    “不麻烦邵医生了。”沈丘黑着脸转身离开。笑眯眯的邵阳再次看向身后的尸体,脸色却沉了下来。

    解剖室外,十几名记者等在门口,见沈丘出来,一拥而上,激动地询问死者信息。

    “沈队长,这已经不是第一起上层人士被杀案了?军方打算怎么办?”

    “沈队长,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是劫富济贫?这些人家的钱才有没有损失?”

    “沈队长,公众有知情权,您能不能跟我们说说?”

    沈丘冲着所有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再发问后,才说:“各位,军方很快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向大家说明这件事情,在此之前,我不便透露。”

    沈丘的四名手下拦住记者,护卫沈丘离开,记者们大部分都追了上去,只有两名记者没动。男摄影师看向身旁的女记者,面带不解地问道:“婉儿,你不去采访沈队长?”

    “赵伟,你是不是傻啊?沈丘都说了他不会说,就肯定不会说。你以为是哪家的姑娘在跟你玩欲擒故纵吗?你追着问一问就说了?”谢婉儿边说边看向解剖室的门。

    “看来我们这趟白来了。”赵伟放下相机,笑眯眯地对谢婉儿说:“婉儿,要不我们开个小差吧?这个时候去吃个西餐,再看场电影正好。”

    谢婉儿不回答赵伟的话,一副焦急等待的模样。

    “婉儿,你干什么呢?”赵伟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没看到人,只看到了紧闭的大门。他不禁狐疑地看着谢婉儿,问:“婉儿,你这样子怎么像是在等情郎?”

    赵伟的眼睛一亮,仿佛想通了什么,旋即问:“你上次跟我说有喜欢的人,不是你喜欢的人就在里边工作吧?”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谢婉儿随口问。

    “就是上次我给你写情书的时候。”赵伟记得清清楚楚地说。

    谢婉儿一怔,转头对着赵伟笑说:“是啊。他就在里边工作。他可是最优秀的外科医生,又去德国进修了四年法医。可是咱们上海达官贵人都要求着的神医。他是这次验尸的法医,一定知道不少关于案子的事情。”

    “你喜欢的人是邵阳?”赵伟惊叫,同时紧闭的门被推开,邵阳从里边走了出来。谢婉儿吓得立刻捂住赵伟的嘴。邵阳听到声音,看向两人,谢婉儿尴尬地笑着问:“你刚刚没听到吧?”

    邵阳温和地看着谢婉儿,反问:“听到什么?”

    赵伟被她捂住的嘴发出唔唔的声音,谢婉儿怕他多嘴,死死地捂着他的嘴,不让他挣脱。

    “没什么没什么。”谢婉儿慌乱地说。

    邵阳又冲着她绅士一笑,抬步离开。

    谢婉儿一愣生,被赵伟挣脱。

    赵伟喘了一口气,问:“不采访了?”

    谢婉儿这才反应过来,却追邵阳。

    “邵医生,我是申报记者谢婉儿,请问周友全和他的保镖都是被传说中的6号杀死的吗?”

    “谢婉儿?”邵阳仔细咀嚼了一下这个名字,温和地笑着说:“你的文章我拜读过几篇,很佩服你这种新时代女性,为了新闻自由而不畏强权。我很愿意回答你的问题,不过我现在很饿,需要先解决了这件人生大事才行。”

    “邵医生,我请你吃饭吧!”谢婉儿旋即道。

    “可是我没有让女人请吃饭的习惯啊。”邵阳走到黄包车旁边,坐了上去,吩咐车夫,“茉莉咖啡馆。”

    “那你可以请我呀。”谢婉儿不死心,抢过赵伟手里的相机,上了另一辆黄包车,急切地吩咐:“跟上前边那辆车。”

    “那我呢?”赵伟急问。

    “你先回去。”谢婉儿随口回了赵伟一句,视线紧紧地盯着前边邵阳的车,一副采访不到绝不罢手的样子。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