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都市猎魔师

龙8国际

彭帅 著

连载中免费

都市猎魔师彭帅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角是韩风。韩风,一个草根少年,因缘际会下获得了上古魔王蚩尤的传承,从而拥有了无上神通,而此刻天朝却是积弱不堪,韩风没有选择袖手旁观,而是在天朝一味的懦弱妥协下,带着自己手上的异能者展开了迎击,在不断的消亡与流血中,韩风最终保住了天朝,将那些意图消灭天朝的国家覆灭,最后成为了史上第一强国,改造了世界的秩序

6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5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韩风,一个草根少年,因缘际会下获得了上古魔王蚩尤的传承,从而拥有了无上神通,而此刻天朝却是积弱不堪,韩风没有选择袖手旁观,而是在天朝一味的懦弱妥协下,带着自己手上的异能者展开了迎击,在不断的消亡与流血中,韩风最终保住了天朝,将那些意图消灭天朝的国家覆灭,最后成为了史上第一强国,改造了世界的秩序

免费阅读

   “他爸,孩子现在还小,我们是不是让他再去复读一年?”细若蚊吟的柔弱女声透过虚空,远远的传荡开来,含尽沧桑与凝重!
  “复读?这样会不会给孩子的心里留下什么阴影啊?万一明年要是再考不上啊?”粗狂沙哑的男声虽然经过刻意的压制,但依旧宛如闷钟敲响一般震耳,传荡虚空!
  “如果不去复读,那孩子这辈子就无缘于大学了,我们这些年的辛苦劳累也是白费了!”紧随着,那道女声带着一抹不甘的响了起来。
  “难道你养孩子上大学就是为了从他身上获取什么吗?”听得话中的那丝不甘,粗狂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的分散在了虚空之中。
  “难道你让孩子上大学不是为了赚取别人艳羡的目光,不是为了以后要享受到别人无法享受的生活吗?”随着男声的落下,女声也是带着一丝不悦的反驳了起来。
  “我给你说,我让儿子上大学,只是为了让他将来能有个好工作,有着好的生活,而不是想要在他身上获取什么,作为父母,既然无法给予他什么优越的物质生活,那我们就只有在他成长的道路上尽量来帮助他!”看似粗狂的反驳到得最后却是带着丝丝不易察觉的愧疚之味。
  “那现在你说怎么办?难道让孩子跟你一起去工地上干活,风吹日晒的用命去换那一千多块钱一月?”渐渐地,女声的音调也是变高了起来,与争吵无异了。
  “干工地怎么了?至少这还是一门技术,如果不是这几年我辛辛苦苦干工地,你有现在这样安逸的生活吗?孩子能上完高中吗?”听得话中那丝丝不屑与嘲讽,男声夹杂着暴怒的低声咆哮了起来。
  “你一天在做,难道我一天就没做吗?家里那几亩果园如果不是我来照顾,早已经荒弃了,如果不是我一天在家洗洗补补,你一天能吃上热饭?喝上热汤吗?”女声已是变成了尖锐之声,不甘示弱的反驳起来。
  “你一个娘们,这些事情不是你做,难道还要我一个大老爷们来做啊?”听声音,那道粗狂之声已是怒火狂烧了起来。
  “我是娘们,我该做,那你一个大老爷们每个月能那多少钱回来?如果不是我做一些事情来补贴家用,这家还能像个家吗?”恍如细数着辛酸往事,脆女声已是带着哭腔了起来。
  “如果你觉得跟我过着苦的话,你明天就收拾东西走,那个男人能给你好的生活,你就跟谁走,老子拦你就不是男人!”当一个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时候,往往都会说出一些言不由衷的狠话出来。
  “走就走,未必我走了还会饿死不成?”带着哭腔的女声,不难听出那一丝因为哭泣而带起的颤音。
  漆黑的夜空,低沉似水,往日照亮世界的明月也不知道躲在了什么地方去了,或许是被那两道争吵的声音给影响了心情,从而躲到了乌云之中。
  当两人生活了数十年,其间也是少不了一些磕磕碰碰,而原因无外乎两种,生活的艰辛与孩子的成长问题。
  夫妻二人本是在为落榜的孩子考虑出路,但因为没有找对表达的方法,结果却是变为了剧烈的争吵。
  争吵的声音透过昏暗的夜空,与外面那些蛙鸣虫叫的悦耳显得格格不入,好似两个世界的声音一般。
  剧烈的争吵尚在继续,到得后来,那女声已是成为了泣不成声,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一般;而粗狂的声音宛如那点燃的炸药一般,声声都是充满着爆炸的味道。
  “你们吵够了没有?”
  突兀,一道宛如炸雷一般的尖锐之声响荡了起来,透过门窗的缝隙将整个暗沉似墨的夜空撕得粉碎。
  当那尖锐之声传出的时候,两道不甘示弱的争吵宛如烈日之下的雪花一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世界,突兀陷入了极致的静寂之中,不断高歌的虫蛙也是生生的闭上了裂开的嘴唇。
  “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知道,不要你们操心!”
  顿了片刻,那道尖锐之声带着一丝怒气的再次响了起来,细查之下却是不难发现其中的那一抹抽泣。
  静静的躺在床上,韩风双手枕在脑海,嘴唇紧咬着,眼眶中的泪珠终于没有忍住,顺着脸颊滑落下来,将布枕沾染了一团水渍。
  半月之前,这样的争吵每天夜里都会响起,而每次的根源都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大学落榜的事情。
  每次听见父母因为自己争吵的时候,韩风的心都会忍不住的抽痛起来,一字一句宛如利刀切割在心脏之上一般,痛彻心扉,深入骨髓!
  父亲每天起早摸黑的在工地上做工,用血泪换取那微薄的收入,宽大的手掌之上已经布满了层层老茧。
  母亲每日都是在果园之中除草施肥,同样以汗水换取那屈指可数的收入,直板的后背已是驼背了起来。
  所有的辛苦,所有的汗水不是为他们而流,而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将来能考上大学,能出人头地。
  但自己呢?自己辜负了他们的期望,与大学的门槛擦身而过,最后却是无法抓住那样的机会。
  因为父母期盼的眼神,韩风在学校之中也是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当同学在学习的时候,他也在学习,当同学疯狂的玩乐时,他依旧是在埋头学习……
  因为这样,韩风彭帅的成绩也是不错,但距离那优异的层次却是相距甚远,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
  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努力,时间也是不断的在流逝,当从考场出来的时候,韩风的心里便是跌落了谷底。
  因为,他考试发挥失误!
  在忐忑不安的日子中,查询分数的那一天也是悄然来到,果然,韩风并没有在那鲜红的名字中看见那两个专属于自己家的字体。
  对于这样的结果,那些老师与同学并没有多少意外,因为,在他们的眼中,韩风就是一个读死书,死读书的人,没有考上大学也是理所当然。
  当然,这是他们看见的表面现象罢了,韩风的心里清楚,他想要考上一所大学并不是什么难事,一切的结果都是因为心中自己的压力太多而造成临场发挥失误。
  看着静放在面前的试卷上的一道习题,韩风的脑海中便是浮现出了父亲那在骄阳之下扛着水泥艰难行走的鞠楼背影,看见了母亲那驼背挥舞着锄头的身子。
  因为这样,韩风无形之中给了自己太多的压力,那些铭记在脑海之中的答案也是变得模糊不清了起来,最后的结果也是因此而注定。
  看见那些同学那张录取通知书那喜笑颜开的样子,韩风的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宛如一只死老鼠闷在心中一般。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同学最后一次的聚会,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迈着沉重的步子回到家里的。
  当父母那期待喜悦的笑容因为自己的失魂落魄而僵在脸上的时候,韩风却是连死的心里都有了。
  “小风妈,再过不久你家小帅便是大学生了哦!”
  “是啊!这么多年了,我们村里还没有出过一名大学生,现在小风终于成了大学生了!”
  “现在好了,你们家小风便是要成为我们村的第一个大学生,到时我们也是会跟着沾光的!”
  “哪里哦,现在都还没有考试,说那些也太早了!”
  当初,在开考前一天的时候,母亲将自己送到村口的时候,那些村里的邻居都是不约而同的笑语了起来,虽然母亲的笑语,但也见其中的那一抹自豪!
  当看着转身看着母亲那道站在路口一直观望着自己前行的微驼背影,韩风心中便是狠下决心的要拿回录取通知书来让父母风光一把。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无论下定多大的决心,韩风终究没有拿回那张鲜红欲滴的录取通知书,带回来的只是一个宛如闷雷一般的消息。
  当看着母亲眼角跌落下来的那一滴泪珠的时候,韩风的心碎了,那时的他恨不得跪在母亲面前,祈求她的原谅。
  然而,未等韩风开口的时候,母亲便是转头离去,带着一丝落寞与悲伤的进入了房中,消瘦的背影凄凉与绝望!
  韩风知道,母亲并不是在怪罪自己,而是因为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来安慰自己,为了不让他看见自己眼角的泪水而造成心理上的负担。
  当正午骄阳正烈的时候,父亲顶着炎炎烈日从十余地之外的工地上回来的时候,脸上的欣喜也是瞬间变为了沉默。
  以为自己能顺利的考上大学,母亲一早都是炖好了鸡汤,以为自己来庆祝,但最后却是成为一道无言的嘲笑。
  从那天开始,韩风家里便是变得沉闷了起来,没有了往日的嬉笑欢语的响荡,没有了往日热闹与和睦,变得如水一般。
  每当迎视着母亲那复杂的眼神,看着父亲坐在屋前沉闷的抽着劣质的香烟,韩风的心中都是在不住的滴着血,那是因为心中的愧疚。
  父母每日的辛勤劳作,只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考上大学,能出人头地,低头苦干的脑袋也是能高高昂起。
  望子成龙是每一个父母心中同样的期待,但当一切都是幻为了泡影,任谁都是高兴不起来,韩风也是能理解父母心中的那抹无以名状的失望。
  虽说父母这样有些自私,但更多的是因为自己,不想让自己一辈子也过着同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望着窗外的昏暗夜空,韩风心里百味具杂,不甘有之、愧疚有之,想死之心亦有之……
  曾经,韩风不止一次的想到过用死亡来弥补自己心中对父母的愧疚,但每次心中冒出那样的想法时,他的脑海中便是浮现出了父母那花白的两鬓。
  死了,一了百了!但那只是自己一人解脱了,父亲又怎么办?抱着自己冰冷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每日都是在愧疚与悲伤的心情中度过……
  已经让父母失望了一次,韩风绝不会再让父母每日都过着悲伤的日子了。
  “即使没有考上大学,我一样能出人头地,一样能让父母在别人的眼中成为那羡慕的存在!”擦了擦眼角的泪渍,韩风紧咬着牙齿低声说了出来。
  或许是感受到了彭韩风心中的决心,一直躲在乌云之中的圆月也是渐渐的冒出了脑袋,将那柔和的白光毫无保留的倾洒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夜,已经不再昏暗似墨,而是变成了一个祥和安宁的唯美世界,低头不语的虫蛙也是再次咧嘴高歌了起来。
  心中下定了决心,韩风的心里也是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长达半月的复杂心情一朝终于散开。
  心中豁朗,韩风也是开始感觉到疲累了起来,沾染着泪渍的双眸也是缓缓挑动,最后紧合在了一起。
  八月的黎明总是来得那么早,当钟表的时针还未走到六字边缘的时候,骄阳的金芒已是铺撒了下来,专属于清晨的凉爽也是被一点点的侵蚀,整个世界满满的变得如同蒸笼一般炎热起来。
  当家燕外出觅食的第一声欢呼响起的时候,韩风也是悠悠醒来,略微整理了一下房间,走了出来。
  将近一个的月的时间,韩风每天都是宛如行尸走肉一般,除了吃饭这些琐事之外,他一直都是将自己关在房中,不言不语,什么都不做!
  因为父亲要在八点钟之前赶到十几里之外的工地上做工,因此,韩风家里的早饭时间在整个村里可谓是最早的。
  当韩风屐着拖鞋踩着楼梯进入客厅之中,父母已是在饭桌之上吃着早餐,只不过两人的脸上都是带着掩饰不住的愁容与沧桑。
  对于韩风的出现,父母二人都是心中一怔,握着筷子的手臂也是僵在了半空,愣愣的盯在那张布满坚毅的脸庞上。
  因为高考失利的关系,韩风自觉羞于见人,每天的生活时间都是与父母错开了,当他们都离去睡觉之时,韩风才是出屋吃饭,其余时间都是将自己闷闷不乐的关在房中。
  怔过半响,父母二人的脸上都是带着极度的喜悦之色,父亲那褶邹的脸庞狠狠的抽动了起来,母亲那饱经风霜的双眸之中更是带起了丝丝水雾。
  将近一个月了,每天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他们却是不能瞧见自己的儿子,此刻突然得见,他们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复杂。
  当韩风将自己关在房中的第一天,父母的心中便是说不出来的担心,担心着彭帅会不会因此而有所过激的举措。
  后来,看着留下的饭菜消失,父母才是知道韩风不会有什么过激的想法,但紧随其来又是别的担忧,担忧韩风什么时候才会走出阴影。
  此刻,韩风突然的出现已经毫无保留的宣示了他内心,宣示了他已经走出了高考失利的阴影了。
  对着父母展颜一笑,韩风却是连洗漱都没有而直接坐在饭桌的旁边,拿起母亲专门为他准备的咸鸭蛋便是剥起壳来。
  瞧得韩风的动作,母亲也是连忙拿过那一个空置的饭碗,将锅中的稀饭添置其中,因为心中的喜悦,那握着饭碗的手臂都是轻微的颤抖了起来,险些连饭勺中的稀饭都是溅落在了桌上。
  望子成龙,是每个父母心中同样的期待,虽说,子女有出息了,自己面子上有光,而生活也是会随着改变,但他们心中更多是为了子女着想,而不是为了自己。
  直到碗里的稀饭快要溢出的时候,母亲才是将其递到了韩风的身边,而父亲也在同时递过了一双筷子。
  放下手上刚刚剥了一半的咸鸭蛋,韩风伸手接过父母递来的稀饭与筷子。
  接过稀饭,彭帅却是没有将其放在桌上,而是直接凑到了嘴边,大口的吞咽了起来。
  “慢点,烫!”瞧得韩风那狼吞虎咽的样子,母亲的脸上绽开了一抹溺爱的笑容,短短三字也是饱含了无尽浓郁的母爱。
  “恩!”包满稀饭的嘴中鼓捣出了一字,韩风却是又大口的吞咽了起来,片刻,满满的一碗稀饭便是被吞入了肚中。
  “给!”在彭帅放下空碗的时候,母亲也是将先前彭帅那个尚未剥完的咸鸭蛋剥完递了过去。
  “呵呵!”宛如小孩一般的调皮一笑,韩风接过包去壳之后而变得光滑圆润的咸鸭蛋,一口便是咬下了一半在肚中。
  好似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母亲便是拿过那见底的空碗,再次将其添满递于韩风的面前。
  农村的生活就是这样,没有豪华奢侈的各种早餐,只有一锅稀饭,一碟泡菜,家庭条件允许的话,还会有着几个自家泡制的咸鸭蛋。
  因为父亲再工地做工的缘故,韩风家里的条件也是比村里的人要好上一些,因此,家禽产下的蛋都没有拿去集市上贩卖,而是留于自家吃。
  从很小的时候,韩风都是喜欢就着咸鸭蛋吃稀饭,这样的早餐已经伴随了他十几年,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厌倦,反而是越吃越有味。
  瞧得韩风那津津有味的吃相,父母也或许是受到了感染,都是开怀的大吃了起来。
  简单的一锅稀饭,简单的一碟泡菜,外加简单的几个咸鸭蛋,却是在一家三口无形之中散发出来的浓浓家庭气氛中进行着。
  时间悠悠过去了一刻钟,一家三口才是相继的放下了碗筷,而所有准备的饭菜也是被一扫而空。
  略微休息了片刻,母亲便是开始收拾碗筷,去厨房之中清洗了起来,碗筷在锅中的碰撞声奏起一道美妙的乐章。
  缓缓站起身来,韩风彭帅拿过抹布将桌上溅落而遗下的饭菜擦拭到了撮箕之中。
  将桌子擦拭干净,韩风倒掉了垃圾,旋即又是拿过茶杯,给父亲泡上了一杯普通的茉莉花茶。
  接过韩风递来的茶水,父亲的脸上却是泛起了一丝愧疚之色的盯在那张与自己有着七分相似,但却带着一丝稚气的脸庞上。
  望子成龙,自己夫妻二人也是对儿子给予了太多的期望,但就是这期望也在无形之中给儿子增添了许多压力,而这也就成为了这次失败的原因,但,一切都晚了,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
  微微吹拭了一下漂浮在水面的茶叶,父亲低头浅抿一口之后,便是将茶杯放下,布满老茧的大手从包里拿出了劣质的香烟。
  “爸!傍我一支!”望过父亲手中那三块不到的香烟一眼,韩风带着一丝淡笑的请求道。
  抽动香烟的动作微微一僵,父亲带着一丝错愕的将目光紧盯在了韩风的那张脸庞上。
  “给!”怔了约莫三秒钟的时间,父亲才是回过神来,旋即从烟盒中抽了一支香烟递给了韩风。
  农村的人生活虽然简朴,但思想却没有那么守旧,也就不会那么在意孩子抽烟,毕竟,现在的韩风经历了人生的一个重大起伏,已是变得成熟了起来。
  接过香烟,韩风也是学着父亲往日抽烟的模样,轻轻的将滤嘴含在了嘴上,拿过打火机点燃。
  “咳咳……咳咳……”
  当香烟点上的瞬间,韩风也是下意识的一吸,因为很少抽烟,而缺乏经验,结果一口抽得太多,呛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笑着摇了摇头,父亲再次抽出一支香烟,轻车熟路般的点燃抽吸了起来,团团白雾随着飘散在空中。
  “我以为以为抽烟很简单呢?结果也是这么难啊!”抹了一把被呛出的眼泪,韩风苦涩笑了出来。
  “这就是经验的问题,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必须有经验才行,如果没有经验,哪怕再小的事情上也会走上许多弯路,也会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而得不到真正的收获!”拿出含在嘴中的香烟,父亲却是将多年生活的感悟说了出来。
  “确实!”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韩风也是学着父亲的样子,有模有样的抽吸了起来,因为有过前车之鉴,这次却是没有被呛到。
  “儿子,你妈说准备再让你去复读一年,你怎么看?”待得半支香烟燃烧,父亲却是带着一丝凝重的询问出来。
  既然,韩风已经想通了,那有些事情也应该解决了,毕竟,这都是要解决的,只不过时间提前了一点而已。
  “不!”摇了摇头,韩风也是轻轻吐出了一口吸入肺中的香烟,旋即说出了自己的见解:“大学生或许在我们这个小乡村中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但放在外面的社会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何况,即使我再复读一年,也不见得就能考上大学,即使考上,也不过是一些末流大学而已,到时毕业之后出来找不到工作更丢脸不说,还会白白浪费几年的时间与钱财!”
  闻言,父亲没有摇头反驳,也没有点头赞同,就这样淡如清风一般的盯在韩风的脸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在韩风开口要烟的瞬间,父亲便是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毕竟,知子莫若父,血脉相承间也是有着一丝灵犀。
  “那你准备做什么?”顿了片刻,父亲才是开口问道,孩子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了,作为父母也要尊重他们的选择了,毕竟,韩风的成绩并不是很好,他所说的结果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自己创业!”对于父亲的那潜在的答案略微诧异了片刻,韩风便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自己创业?”闻言,父亲的眉头轻轻一邹,跟着低声喃语了出来。
  “对!我要靠自己的实力来创业!”放于桌面的拳头微微一握,韩风淡然的话语中带起一抹无可掩饰的豪气。
  父亲能透析儿子的心里,儿子也是同样能偷袭父亲的心里,对于父亲那浅邹的眉头,韩风也是能知晓其中的含义。
  虽然,父亲在工地做工,家里的条件比同村的家庭好上一些,但仅仅只是一点,而家里这几年负担了自己上学的费用,可谓是没有什么积蓄。
  创业,首要的就是资金,而家里无法拿出资金来支持,所谓的创业也就只会化为泡影。
  “那你准备做什么?”轻轻掐掉燃烧一半的香烟,父亲语气凝重的问道。
  瞧得父亲手上的动作,彭帅的鼻子微微一酸,缭绕在眼眶的薄雾差点凝成水珠跌落而下。
  因为父亲的烟瘾很大,而他为了节约抽烟的开支,每次抽烟都是抽一半,剩下的一般下次再抽,这个习惯已经跟随了他好几年了。“现在,妈的年龄大了,一个人管理果园那么多果树很累,我就在家种植果树,这样可以减轻一些她的负担,而我也可以在中获取经验,将来有了条件之后就可以承包一些土地来种植了。”强行将那欲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收回,韩风故作轻松的回道。
  闻言,父亲望过彭帅一眼,却是将那支刚刚掐灭的香烟再次含在嘴里点燃起来,没有开口。
  瞧得父亲的动作,韩风也没有开口,就这样静静的望着父亲,而父亲这个简单的动作也是表面了其的内心。
  父亲烟瘾很大,一般都是在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左右抽抽一次烟,只有在心情沉重的时候才会这样。
  “你确定你能坚持下来?”待得烟蒂之处传出阵阵塑料烧焦的味道时,父亲才是将其扔掉,转而紧紧的与韩风对视起来,语气复杂的问道。
  “能!”没有豪情壮语,彭韩风狠狠的点了点头,沉声说出一字,但就是这一字就已经能表达他的内心了。
  “好吧!”重新拿出一支香烟点燃,父亲长吸了一口之后,带着一股白雾说道:“给你半年的时间,如果你坚持不下来的话,到时就跟我来做工地!”
  “爸!你放心吧,我一定能坚持下来的!”狠狠的握了握拳头,韩风略显稚嫩的语气中有着说不出来的坚定。
  没有再言,父亲只是点了点头,作为父亲的勉励与支持都在这个简单随意的动作中表示了出来。
  拿起茶杯,父亲也是不管茶水是否滚烫,喝了一大口之后便是站起身来,拿着旁边墙上的草帽戴上,出门而去。
  望着父亲那略微鞠楼的背影,一滴泪珠终于没有忍住,顺着脸颊跌落了下来。
  虽然自己没有表现出来丝毫,但凭借父亲那饱经沧桑的双眼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心里所想的一切呢?
  说是为了创业,但其中掩藏的那一抹因为自卑而选择的逃避却是那么的明显,只不过父亲没有点破而已。
  “爸!你放心,我一定会坚持下来的!”将眼角的泪渍擦掉,韩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与年龄不成比例的坚毅之色。
  客厅之外的走廊上,韩风的母亲早已经站在了这里,他们父子间的谈话也是一字不漏的听在耳中。
  踏出门口的瞬间,父亲也是瞧见了母亲,两人目光只是短暂的交接了瞬间便是分离,一切也是在无言的交流中达成了共识。
  生活了数十年,他们也是透析了人情世故,何况,他们也是从年轻的时候一步步的走来。
  高考失利,对于韩风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因此,他的心里也是充满了自卑与自责,自觉无法面对外人。
  在家种植果树创业,只不过是他缓解自己心情的一个过程,如果此刻拒绝了他的要求,给他安排一些他不愿意的事情,那无异会在他的心里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创伤,那他的这辈子也是注定因此改变。
  作为父母,当子女最为失魂落魄的时候必须要默默的支持他们,这不是什么另有所图,而是那一抹潜藏在血脉中的责任。
  对视一眼,父亲便是向着屋旁走去,此刻,他要感到十几里外的工地上去做工,而母亲也是在父亲转移目光的同时回身进入厨房之中。
  对于屋外所发生的一切,韩风并不知道,双眼依旧紧紧的盯在父亲消失的大门之外。
  片刻,韩风便是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既然说出这样的话出来,那现在就必须要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做出一番成绩出来。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