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 极品盗帅在都市

龙8国际

沙河上 著

连载中免费

极品盗帅在都市是沙河上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角是吴星。老兵罗爷去世,将得于战场上的《盗义诀》送与了一直照顾他的吴星。得到这本来路不明的古籍,吴星开启了另类的崭新人生!吴星笑起来很憨厚,常说:“该盗的总要盗,不该盗的你送俺俺都不要!”

8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5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老兵罗爷去世,将得于战场上的《盗义诀》送与了一直照顾他的吴星。得到这本来路不明的古籍,吴星开启了另类的崭新人生!吴星笑起来很憨厚,常说:“该盗的总要盗,不该盗的你送俺俺都不要!”

免费阅读

   独立小队,一所特殊敬老院的名字。
  多数人不知道敬老院为什么会用这样的名字,然后更多的人不会去关心敬老院到底该用什么样的名字。仿佛墙外的雨,墙内的人大多不会在意它下成了什么模样,淋到了谁?
  但吴星关心这一切,因为独立小队对他而言不仅仅是一所敬老院,更是他的家。
  此刻静静地坐在敬老院两层小楼的暗影当中,吴星剑眉微皱着:“罗老爹……你个老酒鬼终于还是如愿以偿了!”
  罗老爹是吴星的养父,也是这所敬老院的出资人。
  大家都知道这少言寡语的老头曾经当过兵,却不知道他那时候是姓“国”还是姓“共”;唯一叫所有人都确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罗老爹嗜酒如命,说最大的愿望便是醉着离开这个世界。
  而这个愿望,罗老爹终于实现了。此刻的他已经将自己安顿在了一个小小的盒子里,然后上山去占据了公墓的一套小单间。
  院子中,有几棵老树,成人都难以环抱。微风吹过,老树上落下了几片枯叶,就像落泪一般。
  “这些树都是罗院长当年亲手种下的……”
  被树叶擦过额头,一名站在吴星身后的中年人叹息说道:“只可惜以后罗院长都不可能再来看一看它们了!”
  这中年人是政府派来的,算是来接管敬老院,毕竟罗老爹走后这敬老院还得继续下去,因为里面还有三十多名无依无靠的老人。
  “对了,这些是罗院长留给你的。”说到这里,中年人将一只散发着成年霉味的小木箱递了上来。
  这小木箱,吴星熟悉,儿时的他曾经因为试图打开这小木箱而被罗老爹狠狠地揍过一顿。
  但现在的他望着这小木箱已经没有了兴奋,没有了喜悦,甚至没有一丝将木箱开启的好奇和欲望。
  双手接过来,吴星只是静静地望着,然后沉默。
  在他耳畔,罗老爹的咆哮依稀回响……
  “给老子听着,除非是老子翘辫子了,要不然你个狗曰的别碰老子的木箱!”
  “现在终于给我了吗?”自语一句,吴星俊朗的脸上落寞地凄凄一笑,他相信自己从心底不愿意有这样的一天到来,他不愿意罗老爹离开这个世界。
  但这就是轮回,谁也无法躲避或者作弊!
  ……
  离开的时候那中年人原本要用车送一送吴星,但吴星拒绝了。他坐上了短途客车,跟当年罗老爹带他第一次进城一般。
  至于客车或者比轿车更耽搁时间,吴星却不在意!
  这一天他请了假,距离上一次因为罗老爹的去世而请假仅仅隔了五天时间。
  也正因为请了假,所以吴星有大把的时间来消化此刻心里的哀伤:无父无母的他是被无儿无女的罗老爹从路边捡回来的,这也就成全了他们彼此;但是现在,罗老爹算是有儿子送终了,可吴星又一次坠入了无父无母的孤独!
  “老板,来一瓶酒!”
  “什么酒?”一间小杂货店里,留着小胡须的老板眨巴了眨巴双眼,望着眼前这从不沾烟酒的熟客,微微一笑:“喝点啤酒吧?”
  他熟悉吴星,因为吴星就租住在附近的城中村里,经常来这里买点日常用品什么的。而这段时间,他看得出吴星的神色很是不对劲,一直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失恋了。
  失恋了倒是有点借口可以喝点酒什么的,不过老板不建议从不沾酒的吴星喝那些烈酒,怕他会做出傻事。
  对于老板的这些心思,吴星知晓,随即微微一笑,指着一瓶度数不低的白酒说道:“就它吧,来两瓶!”
  “什……什么?两瓶?小兄弟,你家里来客人了?”老板担心更重了。
  闻言,吴星低头望了望怀里的小木箱,灿烂一笑:“嗯,是亲人!”
  “哦……那还好,呵呵,那还好!”这才点头,老板一边从货架上取来两瓶白酒,说道:“这酒度数高,得悠着点喝!”
  “谢谢老板,这酒我老爹喝了快大半辈子了,他知道怎么喝着舒服!”
  说完付钱,吴星只手拎起两瓶白酒离开。
  然后顺着七拐八拐的狭窄巷道走到了不见天日的城中村里,吴星回到了自己的蜗居当中。
  一桌,一椅,一床,一电脑,加上一点简单的炊具、洗具,这就是吴星的全部家当。
  稍一打扫,他便就地坐到了桌子一边,另外一边是那小木箱,代表的正是那该死而也已经死去了的罗老爹。
  然后桌上两只大碗,因为罗老爹喝酒都用碗的,他说用杯子喝酒太憋屈、小气、娘们气。
  “罗老爹,我今天就陪你爷们气一回!”轻轻说着,桌上的两只大碗都已经满上:“干……”
  爷们气一直是罗老爹的追求,他说他曾经面对无数的敌人依旧很是爷们地战斗着,没有退缩,没有投降;他还说他的一名战友跟他一起喜欢上了同一个娘们,然后那战友不幸中弹了,他就很是爷们气地做了一个承诺:只要你狗曰的活下来了,老子帮你娶到那娘们。
  这承诺,后来叫罗老爹憋屈了大半辈子,也成了他一生光棍的源头——他和战友,都深爱着那个娘们。
  不过他却说他不会后悔,毕竟那狗曰的战友后来真的跟发情的公猪一般,睁着血红的双眼等来了救护员,从而终于活了下来。
  这就是大功一件,也成了罗老爹在吴星面前炫耀得最多的“光荣”!
  吴星以前不知道罗老爹到底有没有后悔过,但是他现在相信罗老爹一定是后悔了的。
  后悔一定很疼,所以罗老爹才会喜欢上了喝酒,用高度的白酒来麻醉高度的悲戚。
  这种麻醉很厚重,更是猛烈,猛烈得叫吴星才猛干一口后差点就将自己的喉结给呕了出来。
  “咳咳咳……好烈!”
  张大嘴呼着气,吴星感到自己的眼眶里有了湿热的温度,再看桌对面,他仿佛望到了罗老爹已经笑得前仰后合:“狗曰的德性?不能整就别跟老子装爷们!”
  “擦,你敢笑我?”于是吴星也乐了,再次给自己的碗里满上,只不过再不敢去做那一口干的蠢事了:“来吧老爹,今天儿子我陪你!一瓶不够就两瓶,两瓶不够的话儿子我再去买……”
  吴星记得罗老爹的酒量不错,敬老院所在的小镇上只有那几个蹭酒喝的年轻人可以陪他喝得尽兴。
  但现在,吴星一个人就要做到这一点——叫罗老爹尽兴!
  这样做的代价不低,才过了十多分钟而已,吴星就感觉到了自己的脑袋正在急速地变大、变沉。
  然后是他的身体,一米八的身高仿佛不再魁梧壮硕,开始变得摇晃和绵软起来。同时仿佛生出了火,炙热,叫他索性扒光了身上的衣物,赤膊对着桌子对面的小木箱。
  “罗老爹,你说你这么个破烂箱子,当初怎么就不准我看一看?整得跟里面藏着国宝似的……”
  已经有点摇晃,吴星用手撑着自己转到了桌子的另外一边,坐到了小木箱边上,继续苦笑:“为了这个箱子,你还打过我呢……呵呵……打得好啊!真想什么时候你还打我?要不然我现在再打开这箱子试试,老爹你出来揍我一顿吧!”
  说这话是真的,吴星希望再见到罗老爹,哪怕已经铁定不可能做到,但是他还是用了那枚一直留在自己身上的钥匙。
  这钥匙,吴星和罗老爹一人一把,都可以开启这小木箱。在吴星手里,就成了他项链上的挂坠。
  打开来,一个黑布包上面安静地躺着一本经年的笔记本——《盗,日记》。
  “这是日记?为什么前缀是‘盗’字?”
  带着疑惑,吴星将笔记本打开,用已经微微开始模糊的双眼望去。
  “1956年,生产队队长赵刚家,盗得好酒一坛。”
  “1964年,盗得村里黄二狗家母鸡一只……”
  “1983年,县委大楼内盗得现金三千两百三十七块七毛,手表一只……”
  “1984年,县统战部内盗得现金两千三百二十一块……”
  “1988年,永和市文化馆内盗得现金三千三百二,外加金佛一尊,玉手镯三对……”
  “1992年,市民政局内盗得现金三万一……”
  “1995年,市政府扶贫办内盗得现金二十五万,金表、金项链各一。”
  零零总总,日记本里居然记录的全部是一桩桩“偷盗往事”。
  “醉了醉了……我是眼花了?”看着上面熟悉的字迹,吴星使劲地摇了摇头,最后索性直接翻到了笔记本最后一页,打开又见了一行熟悉字迹:2008年最后一票,市土地局局长家,现金七十四万整,金子不少,银行卡、存折一堆,已经取之于无道,用之于大道……
  “这些都是罗老爹干的不成?”
  看到这里,吴星机灵中居然有了几分清醒:远的那些他不知道真假,但后面九十年代末期和2000年后的几件事他可是都听说过的,毕竟这些案件在当时几乎都是重磅炸弹,传得沸沸扬扬。
  “难道这一切居然都是罗老爹干的不成?”心里如此一想,吴星立即打消了这个骇人的念头:“不会是罗老爹,后面几年罗老爹早就行动都不便了啊……”
  但如果不是罗老爹,吴星也无法解释为什么罗老爹会拥有这样一个笔记本。
  答案……会在小木箱最底层的黑色包裹中吗?
  沉思着,剑眉微皱中吴星伸出了手,将那包裹层层打开之后望到了一本古书?
  只见这东西巴掌大小,一头赤金色的金属滚圆为轴,其余质地如同镶金的黑绸。
  再凝神一看,三个字金芒耀眼——《盗义诀》
  “这又是什么?”双瞳微微一缩,吴星凝神望去的同时也伸出了手,但只等他的手刚一触及《盗义诀》,异变突生……

下一页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