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科幻 → 废土之上

龙8国际

人形自走炮 著

连载中免费 废土

废土之上全文讲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一百多年,文明毁于核战中的人类走出避难所,尝试重新征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星球。势力庞大的新帝国、行事诡秘的自由之翼、混乱无序的法外之地……世界已经分崩离析,隐藏在灾难背后的真相却开始缓缓浮现。名叫斑鸠的年轻人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姑娘,故事便开始于此。

207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2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废土之上全文讲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一百多年,文明毁于核战中的人类走出避难所,尝试重新征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星球。势力庞大的新帝国、行事诡秘的自由之翼、混乱无序的法外之地……世界已经分崩离析,隐藏在灾难背后的真相却开始缓缓浮现。名叫斑鸠的年轻人遇见了一个奇怪的姑娘,故事便开始于此。

免费阅读

“黄种人男Xing,年龄二十岁左右,身高一米八,体重七十五公斤,健康状况良好,货物评价:二级劳动力。”

阴暗潮湿的石窟内,一个浑身肥膘的白人男子手拿账本,正将面前一排锁在石壁上的“新货”分类登记,他身后站着五个铁塔般的壮汉,安安静静地等待着老板验收这趟外出抓回来的奴隶。

这里是骨头镇,老大就是这个被人称为“钢牙佬”的白人男子。

白人男子目光扫向了下一个待登记的货物,等看清楚这人的年纪后,他晃动着自己的大肚子转了个身,阴鸷的眼神令几位壮汉下意识地往后蹭了蹭。

“你们这是给我找了个野爹回来?”

紧挨着那个黄种人男Xing的,是一个年纪很大的黑人,他头发胡须都斑白了,即便是在光线如此不足的石窟中都显而易见。

年轻力壮的可以被评价为“劳动力”,那种奴隶即便不想留着,也可以拿出去卖出个好价钱,可这个年纪大的除了浪费粮食以外,还能有什么用处?

“拖出去杀了。”

钢牙佬手前脚话音落地,后脚就有两个手下低着脑袋,一言不发地将那黑人老头架出了石窟。

“我也不问是谁带回来的,”钢牙佬的声音比石窟墙壁还要冰冷,“看在这次收获不少的份上就算了,但是别有下一次。”

几个壮汉战战兢兢地点点头,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

等到钢牙佬和他的一票手下离开石窟以后,先前被定义为“二级劳动力”的那位活动活动肩膀,竟好似才睡醒一般,他往右瞥了瞥地上空空如也的锁链,没什么表情变化。

然后他看向了左边。

左边的黑人小伙正在低声抽泣,看样子也不是所有人都像自己一样,对那个黑人老头的遭遇无动于衷,于是他冲着黑人小伙甩了甩自己手腕上的铁链,面带微笑地问道:

“想不想看个魔术?”

坐在地上,抱膝哭泣的黑人小伙从胳膊缝里瞅了他一眼,不明白这货在发什么神经,一想到自己以后暗无天日的奴隶生涯,他觉得还不如现在就死了好。

“嗒哒。”

然而令黑人小伙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古怪的年轻人只是嘴皮子上下动了一动,他手腕上的铁链就应声断了开来,看看铁链参差不齐的断口,很明显是被硬生生挣断的。

“你、你、你……”

黑人小伙瞪大了双眼,“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嘘,”年轻人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别发出声音。”

黑人小伙看着那个年轻人走出石窟的背影,甚至都忘了请求他放了自己,因为刚才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如果自己真的发出了声音,那么对方会毫不犹豫地拧断自己的脖子。

……

年轻人有个很奇怪的名字,斑鸠,——这是他给自己取的。

也许生下来的时候,父母曾给他取过正常点的名字,可惜斑鸠的父母死得太匆忙,在他出生不久便离开了这个世界,以至于连个名字都没有留给他。

斑鸠记忆中的童年就是被不停卖来卖去,从这个城寨到另一个城寨、从这个据点到另一个据点,后来他被卖到了老鼠城,总算结束了被当成货物贩卖的命运。

老鼠城的统治者叫“食人鼠”,他觉得当时还是小朋友的斑鸠很有意思,就把他收做自己的儿子,却怎么也没想到,逐渐长大的斑鸠跟自己会越来越不对脾气。

在斑鸠十六岁那年,食人鼠不知从哪淘换来了本《写给青Chun期男孩的书》,他想给正值青Chun期的斑鸠做做青Chun期辅导,结果引得父子俩就此大吵一架,斑鸠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转眼已经好几年没回过老鼠城了。

以上,就是斑鸠的故事。

在这片名为“法外之地”的荒漠中,每天都有人死去,全是些不适应这个世界的人。斑鸠和那些人不一样,他很适应这个世界,因为他会骗、会偷、会抢,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没什么同情心。

因此,斑鸠才能够独自一人生存下来。

……

骨头镇远看是一个“凹”字形的小山,山体上有许多孔洞。最先发现这处居住点的人们就住在那些孔洞里,渐渐的人越来越多,居民们便开凿山体,将小山内部凿空形成巨大空间。

后来钢牙佬带着他的数百人军队占领了这里,原先的居民要么归顺成为他的手下,要么被丢到荒漠里喂野狼。陆陆续续有过几次反抗,可结果只是让野狼们得到了更多的食物,于是大家都接受了命运。

骨头镇很早以前不叫骨头镇,附近的白骨多了,才有了这个名字。

斑鸠当然不是来当救世主的,他来骨头镇的目的只有一个,——给自己弄点补给,仅此而已。

要知道钢牙佬手下的军队牢牢把守着骨头镇的几个入口,外人要进入小山之内几乎不可能,斑鸠便故意让钢牙佬的捕奴团抓住自己,如此一来就轻而易举地突破了层层防守,混进了骨头镇内。

沿着人工开凿出的石阶往上走,骨头镇最下层全部是奴隶,并没有斑鸠需要的东西,他来之前已经知道,骨头镇的好几个物资仓库都建在最上层。

骚臭味淡了不少,铁锈味重了许多,再经过一个转角,斑鸠便能离开满是奴隶体味的最下层,他余光一瞥,瞥见了旁边一个石孔中正探头探脑的小老鼠。

“吱吱。”

小老鼠朝着斑鸠叫了两声,作为回应,斑鸠向它啐了一口。

……

最下层的的铁门前站着个新兵蛋子,也只有这种人才会被派来看守脏臭的奴隶聚集地,斑鸠大大咧咧地走到他身边,先是与他并肩站了一会,然后才向他问道:

“兄弟,有烟没?”

“有……”

对方并没有把斑鸠当成奴隶,因为奴隶没有敢像斑鸠这样随便上来跟人搭话的,他还以为斑鸠跟自己一样在看守最下层,并没有多想。见斑鸠问自己要烟,他下意识地掏出一根,递了过去。

“谢了,”斑鸠随手接过一根烟卷,推开铁门,“我出去抽根烟,你先在这边帮我盯着点。”

“好、好的。”

……

这一切都在斑鸠的预料之中,他轻松地走在前往物资仓库的路上,就跟在自己家里一样随意,身边来来往往的钢牙佬手下都没有注意到他。

问那个新兵蛋子要来的烟卷一直被他捏在手上,没被点燃,碰巧撞见了昨天将自己抓回来的那个人,两个人擦肩而过,斑鸠把烟卷塞到了对方上衣的口袋里,换来了那人一个感谢的眼神。

斑鸠自己从不抽烟,因为吸烟有害健康。

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最上层物资仓库门前,斑鸠身后背着一个不知道从哪顺来的背包,他旁若无人地拉开铁门,进入了物资仓库。

骨头镇外部守卫森严,内部却很少有站岗放哨的,原因在于单凭“钢牙佬”这三个字,便能镇住所有人,除非是活腻歪了,不然谁也不会在这里做会令钢牙佬生气的事情。

比如从物资仓库里偷东西,一经发现,喂野狼都是最仁慈的惩罚。

斑鸠是个例外,他不是骨头镇里的人,对钢牙佬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大腹便便的死胖子”这种档次。此时斑鸠吹着口哨,尽情在物资仓库里挑选着自己想要的东西,好不惬意。

清水、食物,这两样是斑鸠最需要的东西。

“唔,牛肉罐头?”

斑鸠眼中闪烁着意外收获的光芒,毫不犹豫地将面前的几个铁罐塞进背包里,取代了没滋没味的压缩饼干。

突然,铁门开了。

恰如门内的斑鸠没想到会有人突然进来,门外的那人也没有想到物资仓库里真的会有人,一时间他俩都愣住了,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着。

斑鸠认识这个人,不久前才见过面的钢牙佬。

“好小子,居然偷到了我的头上。”

钢牙佬嘴巴一咧,露出了满嘴寒光闪烁的大钢牙,——这下斑鸠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叫钢牙佬了。

斑鸠一面跟钢牙佬互瞪,一面手上不停,快速将余下的几个牛肉罐头统统塞进包里,拉好拉链,斑鸠还不忘从旁边抄起两瓶清水,握在手中。

“我说怎么听到里面有动静呢,”钢牙佬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原来是进了老鼠。”

区区一个胖成这样的钢牙佬,斑鸠还真没把他放在眼里,然而还不等斑鸠有所动作,门外便冲进来二三十个彪形大汉,肤色各异,但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强壮。

他们充满力量感的肌肉抖动着,似乎已经迫不及待要撕碎斑鸠这只落入绝境中的小老鼠。

物资仓库仅有的出口被堵住了,剩下全是厚实的墙壁,斑鸠又不是真正的老鼠,并不能通过墙上的那些拳头大的小洞钻走,如此看来,他确实是落入了绝境之中。

“呼。”

闭上双眼,斑鸠的心跳越来越快,皮肤下的血管在剧烈跳动,额头青筋一颤一颤的,仿佛快要从皮肤下弹出来。

紧张?恐惧?都不是。

片刻之后,斑鸠的眼圈周围已布满了充血后的血管,然后他缓缓睁开了双眼,——眼球上同样满是血丝,看着像是熬了好几夜没睡一样。

“狂人?”

钢牙佬的语气中透出一股难以掩饰的惊愕。

斑鸠没有回答钢牙佬的问题,他掉转身体,低头向着身后的墙壁猛冲过去,“砰”的一声巨响,近半米厚的墙壁竟然被他给撞出个洞。

夕阳之下,斑鸠正从数十米高的空中急速坠落,他张开双臂,却并不能像真正的斑鸠一样振翅高飞,不过他的脸上,还是带着一抹疯狂意味十足的笑容。

欢迎来到第三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地球。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科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