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 帝王燕:王妃有药

龙8国际

芥沫 著

完本免费

帝王燕:王妃有药是芥沫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角是孤飞燕。她是绝世无双的药学天才,手握药王宝鼎,一朝穿越,竟成御药房最卑微的小药奴。医师刁难,公主欺辱,连未婚夫都上门要退婚?不怕,药鼎在手,天下我有。顶级药方信手拈,珍稀药材随手拿,惩刁奴,斗细作,治皇帝,救太子,惊才艳艳,闪瞎众狗眼。一道圣旨,药奴变成靖王妃,得无边宠溺,尊不可犯。等等,权倾朝野的靖王殿下不是说好的禁欲系吗?世人言,王妃有药。然而……

218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12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她是绝世无双的药学天才,手握药王宝鼎,一朝穿越,竟成御药房最卑微的小药奴。医师刁难,公主欺辱,连未婚夫都上门要退婚?不怕,药鼎在手,天下我有。顶级药方信手拈,珍稀药材随手拿,惩刁奴,斗细作,治皇帝,救太子,惊才艳艳,闪瞎众狗眼。一道圣旨,药奴变成靖王妃,得无边宠溺,尊不可犯。等等,权倾朝野的靖王殿下不是说好的禁欲系吗?世人言,王妃有药。然而……

免费阅读

   “快走!”
  “睿儿,你一定要带燕儿离开,大秦和燕儿就都交给你了!”
  “走!父皇命令你们,马上走!”
  ……
  背后尘烟弥漫,劲敌穷追。
  大秦帝国的皇帝正在不远处同敌人厮杀,以一敌数,已负重伤。
  一个年仅八岁的女孩,被仅大她两岁的皇兄紧紧抱在怀中,捂住着眼睛。她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紧张而急促的兵器交接声。
  皇兄抱着她拼命往南跑,很快就将她交给了另一人,“顾南辰,照顾我好妹妹!”
  “太子,你不能去送死!”
  “我是大秦的太子,我绝不当逃兵。家有难,我当同当;国有难,我更当同当!你带我妹妹离开冰海,快!”
  女孩看着周遭的一切,整个人都愣着,一动不动的。她像是吓傻了,眼睁睁看着皇兄挥着短剑奔回战场,都无动于衷。
  抱着她的人往南,皇兄往北,她趴在那人肩上,木讷地看着皇兄的背影渐渐远去。
  忽然!
  “咻”得一道急促无比的破风声由东而西贯彻了整个战场。只见一道利箭从从东边疾飞而来,贯穿了皇兄的身体。
  女孩一怔,随即就清醒了过来,撕心肺裂地大喊,“哥……”
  ……
  孤飞燕猛地从床榻上弹坐起来,脸色苍白,心跳急促。她伸手一摸,发现自己又泪流满面了。
  十年了,她时常梦到那个小女孩。虽然每次抱走小女孩的人都不一样,可都一样在拼杀在逃命。孤飞燕不知道那个小女孩是谁,更不知道为何会一直梦到她。
  “大秦?冰海?父皇……哥哥……顾南辰?”她喃喃自语,只觉得这些字眼特别熟悉。
  她努力地回忆,脑袋立马剧烈疼痛起来。梦中里的一切如潮水般汹涌而来,充斥她整个脑袋,似乎要将她淹没。
  孤飞燕受不了,紧紧抱住脑袋,大叫起来。
  “你到底是谁?”
  “他们是什么人??”
  “我又是谁?”
  ……
  同过往的每一次一样,孤飞燕什么都没回忆起来,最后疼晕了过去。梦一回,忆一回,痛一回。幸好,她没有把梦忘掉,也还记得住那些名字。
  午后,孤飞燕醒来。
  她走出屋子,便见满山遍野皆药田。温暖的阳光洒满山间,空气里全是药草的清香。这片山林名叫冰海灵境,与世隔绝,盛产奇药。
  孤飞燕从八岁开始,就在这里学药,跟师父住在山巅上。她是谁,来自哪里,她都忘了。
  一抹身影突然出现在药田里,恍若幻影,由远而近,忽的就到了她面前。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师父。
  他一袭白衣,身姿颀长,丰神俊朗,尊如神祇。他看似年轻,可眼眸里那三分慵懒七分超脱,却像是活了上千年的人才能有的。
  孤飞燕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他喜白衣,便称他白衣师父。
  白衣师父宠溺地看着她,轻叹,“东风扑面来,春社燕归日。我的小燕儿又大一岁了。”
  孤飞燕并没有提噩梦的事情,过去十年,她每梦到一回都跟师父提一回,师父说他的耳朵都听出茧了,他也解答不了她的疑问。师父还说,噩梦不可言,言之成真。后来,她就都不说了。
  “师父,今年赏燕儿什么好东西呀?”
  孤飞燕一脸期待地伸出手,那双黝黑的大眼睛里写满笑意,似乎有星光。
  今日是她十八岁生辰,也是她在冰海灵境药药的第十年。师父说她像只孤飞的燕儿,就给她取了“孤飞燕”这个名字,生辰定在燕归之日,春社日。
  白衣师父优雅抬手,凭空就托出一个袖珍小炉鼎。他慵懒轻笑,“小燕儿,你长大了,这药王鼎就赏你了。”
  药王鼎,鼎中有神火,可炼药方千百帖;鼎中藏空间,可辟药田千百亩。
  这可是师父的宝呀!
  孤飞燕先是一愣,很快就激动地双眼放精光。她急急夺来药王鼎藏到背后,认真说,“呐,送了就送了,不许反悔!”
  白衣师父呵呵笑了起来,三分无奈,七分宠溺。他轻轻揉了揉孤飞燕的刘海,反问道,“小样儿,对你,为师何曾反悔过?”
  孤飞燕只觉得师父这话有些奇怪,她也没想那么多,开心地咬破手指以血和药王鼎契约,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师父竟趁她不备冷不丁将她往背后的深渊里推。
  “啊……”
  孤飞燕掉落下去,幸好抓住横生的树枝,她无比震惊,大喊,“师父,你做什么?师父……”
  白衣师父那好听的声音里透出些许不舍,却也依旧平静,“燕儿,你必须到玄空大陆去。终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孤飞燕这才意识到师父并非开玩笑,她吓得大喊,“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师父,救我上去,救我……”
  回应孤飞燕的不再是白衣师父的声音,而是树枝断裂的声音“嘎吱”。
  “啊……混蛋师父,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孤飞燕极速直线下坠,她仿佛掉入了一个无底深渊,那种感觉不像身子下坠,而像是灵魂在往下掉……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