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 锦绣大明一品官

龙8国际

杏仁饼干 著

连载中免费 种田文

锦绣大明一品官这一个“挣钱当官”的小说。大明王朝1566,隆万大改革开始,张居正酝酿考成法,一条鞭财税改革,月港开海,东洋大海的那头,有能改写大明命运的白银,但想打开市场朝廷缺乏棉纺专业的经管人才。财经大学硕士毕业生穿越者严世贵,他用专业课所学,改造了一个棉纺小作坊,竟有大名堂,结识于慎行,戚继光,李贽,李时珍,潘季驯,上达大明权力中枢,点石成金,发明不断,开发工厂,打击走私,不会做官他仍步步高升!隆庆帝好色,高拱愚直,冯保狡诈,李妃假正经,万历小皇帝贪财,都粉墨登场。娇妻红粉活色生香!世俗眼光他仍是个无赖,官场沉浮,而东方巨龙的前路也茫茫……

34万字|次点击更新:2019/04/01

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锦绣大明一品官这一个“挣钱当官”的小说。大明王朝1566,隆万大改革开始,张居正酝酿考成法,一条鞭财税改革,月港开海,东洋大海的那头,有能改写大明命运的白银,但想打开市场朝廷缺乏棉纺专业的经管人才。财经大学硕士毕业生穿越者严世贵,他用专业课所学,改造了一个棉纺小作坊,竟有大名堂,结识于慎行,戚继光,李贽,李时珍,潘季驯,上达大明权力中枢,点石成金,发明不断,开发工厂,打击走私,不会做官他仍步步高升!隆庆帝好色,高拱愚直,冯保狡诈,李妃假正经,万历小皇帝贪财,都粉墨登场。娇妻红粉活色生香!世俗眼光他仍是个无赖,官场沉浮,而东方巨龙的前路也茫茫……

免费阅读

“……好疼!”

严世贵渐渐有了意识,他觉得后脑很疼,但,记忆还停留在海水的漩涡中,他想起来了,自己飞身跃下了跨海大桥,而脑子里又多了几个新词:

“大明王朝1568,九月的天津卫,海河岸边儿……都什么啊?”

“呼噜呼噜,”耳边嘈杂的脚步声和人声,“津门盐政司严家的三少爷,严世贵被一女的打死了!”

“地痞抢织坊,打死不多。”

“说的是……谁,我?”

他一激灵,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条条人的腿,他正躺在地上后脑流血,带血棍子在地上,看这意思说被“打死”的正是他?

“严世贵你不知道?严家是当地一霸,他爹叫严政是天津盐政,他羡慕大奸臣严嵩好儿子严世蕃,给儿子起个名叫严世贵,早该来个雷把他们都劈了!”

“报应啊!”

没错了,他正是那被“打死”的!

搞笑的是众目睽睽,围观的光顾看看哪打架的热闹,竟没人注意他!

一群人围住那个凶手,一个粉面桃花的美貌少女,灰布比甲,绿色绉纱罗裙漂亮的很,但她一把剪刀抵自己雪颈,却把一群仆人吓得只诈唬不敢动:

“别过来!我们家小但大明有王法!凭什么把织坊白给严家?说啊!除非化成灰散了,别从我面前迈过去!”

“柳亦绮,恁地发起昏来,还管什么织坊,杀人你得偿命!”

“对……衙门来人了!”

真到了,两个黑衣官差,凶神恶煞般,就算是有些权势的,栽到了人手里,不死都脱层皮,更何况黄花大闺女?

柳家姑娘眼里热泪,要对自己下剪子:

“爹娘不孝的孩儿走了!”

“我苦命的儿……”

“咳咳咳!”

那边严世贵真急了,总觉得一切和自己有关不能不管,他猛的咳嗽着,喊“不要”向前爬,一口血沫子从嘴角流下来,挣扎伸出一只血手……

“轰!”

“快看诈尸啊!”

“瞎说嘛,这是人没死!”

“噫!”人喊起来,很快心头全替姑娘一松,不用偿命了但又想,不行,得罪了严家能有好吗?

“看吧,这严世贵还不得当场把姑娘糟蹋了?”

人们的眼神全聚焦在严世贵身上!

但见严世贵,起来好奇的打量周围一张张脸,十八九的少年像是刚生下来第一眼看世界,别人看不出来无数新信息涌入他脑海,他念叨着,谁也不懂的话:

“我,魂穿,回到了五百年前,一个大明纨绔子弟身上?这不可能!”

……

“现世报啊,他被打傻了!”

穿越这个事儿看官也莫纠结,故事总得有个开头,严世贵是个财经大学毕业生,前世,七年大学刚毕业,当上财务经理的严世贵,因热恋女友被一个官富二代给差点侮辱,他赶到后头脑一热,抱着那家伙两个一起飞跳下了一座跨海大桥。

再醒就回到了500年前,他成了纨绔,官二代,而柳亦绮凶狠样儿倒像性格刚强的前女友,他不由说:

“柳亦绮,别寻死,好好活着不行吗?我让一步!”

严世贵这人怎么描他呢,骨子里的气质,这要在民国,或就是喊着口号为国争取独立自由的热血学生进步青年,燕京大学毕业经济专业毕业要投身革命,可惜他到了明朝,眼前一片迷茫,不过隐约想着明朝也可以用上生平所学。

柳亦绮惊见严三少的新气质,这样反常,剪子吓掉地上,寒毛发炸!

“两位官差,这是个误会,”严世贵先拦住要抓姑娘的衙役,“我不追究了她了,事了了不行吗?”

“咦?”大家静下来,这还是原来的严三少?

严世贵脑中信息已经明白,原来他是一个官二代,要强抢一个女孩儿家的小手工棉纺织坊,女孩不乐意把他一棍误伤“打死”,结果他附身成了明朝严世贵。

按现代他的立场,当然要站在劳苦大众的角度了,古代作威作福的官老爷们谁不恨?

他想解决这事儿简单,给女孩儿两钱,把事儿先了了,先找地方好好整理一下头绪。就是这个主意。

“人命官司,你没死也不一定好使……啊!行!算了!”衙役倒不乐意,白跑一个来回。

但严世贵一吊大钱塞过去,两人屁没放走了!

送走了衙役,扭头问这边:

“你说不强买出个价吧?你看我都挨了打了,你不卖也不行了,这样,织坊我还要!”

“纹银……百两。”

“成交,来人啊给她!”

“……”

“少爷您……别……”那严喜是严府跟班咧嘴,“我们也没那些啊,这有老爷给你捐前程的银子就十两,交给小的……”

严喜袖筒里一个小银锭小心翼翼的拿出来。

“不买作坊我一棍子打不白挨了?”严世贵一把抢过去,“这位姑娘,这十两当定钱,剩下的我很快还你行吧!”

“一个月还!”

“行,一言为定!”

“哎!”

柳亦绮接银子,俏丽的眼睛睁大,场面鸦雀无声,好久。

“没事了,老少爷们别围观了,散了大家都回家去熬鱼去吧!”

“轰!”

人退场了,大家议论纷纷,都说严三少今天可是真风光了,爷们了,女孩儿打男的,男的没有打回去的,而还倒给人银子的倒并不多,这是真傻了,还是日头打西边出来?

“我看,这严三少不是傻了,而是更聪明了。”

说什么的都有:

“不给银子柳姑娘能完?严世贵不买织坊难道白挨打?还真因一棍子把姑娘糟蹋了?他会算!他给钱最起码还能得个纺织作坊,差不多值点钱做成一笔生意,回头再说别的,这叫在人前咬牙充硬汉不丢份儿,三少,真爷们!”

“爷们是真的,但钱没了。”

“他家有的是钱,又不用你还,你操这心干啥。”

“少爷……”严家十几个打手可急了,“你看上柳家女子模样漂亮,不用这样,有小的们……那可是百两银子啊!您当这么多人一下欠这多账怎么还?”

“还需要还?”

“……”

“山人自有妙计,一个月,”这少爷昂首向前,“我要用小纺织作坊开工厂办实业,看我给你们怎么挣出来百两银千两子!”

“嘿!”这些人听“豪言壮语”嘬牙花子!

严世贵豪情满怀想着:

“对一个穿越者来说,最不怕的就是挣钱吧?更何况我!”

版权说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