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都市 > 《极品神医奶爸》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章 疯人,大马猴

第十章 疯人,大马猴

易水朝歌 2243字 2019-03-14

看到苏尘的样子,楼以潇也有些忍俊不禁。

爸爸可以出院了,最高兴的当然是苏溪,小丫头一直撒娇着让苏尘抱着,就好像小时候没有爸爸,现在突然想要亲个够一样。

苏尘抱着苏溪,黄莺则是帮着简单的收拾了一些苏尘的东西。

并没有什么,一些随身用品,加上一部手机,一张身份证,一张精神残疾证。

衣物只有苏尘身上穿的这身一副,也只有在礼拜六要见女儿的时候黄莺才允许他穿。

“这是一周的药物,一定要按时吃药,潇潇你一定要监督他,不然要是犯了病,那可就是大麻烦!”

“嗯嗯,我会的!”楼以潇认真的用笔记下黄莺说出来的每一条。

“大马猴!嘿嘿嘿嘿嘿……”就在众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门口在一次出现了那个清清瘦瘦的男人,和苏尘差不多的年纪,眼窝有些陷进去,手脚也显得比较长。

趴在门口,咧着嘴嘿嘿傻笑。

外人看来,这明显的不是精神病,这不是智障吗?

“大马猴,大马猴……”

男那人一看到苏尘在收拾房间,不禁有些着急了,嘴里不停的喊着大马猴,然后冲进来抱着苏尘不撒手,似乎是知道苏尘要离开了,舍不得他一样。

这一幕倒是让苏尘有些始料不及。

“大马猴,别闹了,尘尘要出院了,过两天他就会来看你的,你要听话,好吗?”黄莺拉起大马猴。

“大马猴,大马猴!呜呜……”

那男人不管不问,只是抱着苏尘的腿不放开,到后来居然呜咽的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苏尘心下有些恻然。

真是没有想到,自己在被别人认为是精神病的时候,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忠心于自己的朋友。

这让经历了两世轮回的苏尘也不禁有些伤感。

黄莺则是悄悄的擦了擦眼睛的泪水,“大马猴,你听话,姐姐待会陪你去荡秋千好不好?”

楼以潇也悄悄的转过身子,眼角泛着些许泪花。

别离总是会让人情不自禁的升起一些悲伤的情绪。

“大马猴……”

苏尘虽然记不得自己与大马猴之间的事情,但是受到感染,轻轻的扶起大马猴的身子。

下意识的手指搭在大马猴的手腕之上,感受着大马猴的脉搏跳动。

忽然苏尘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

脉搏稳健,跳动有力,这并不像是生病之人的征兆啊。

不对!

就在苏尘想要松手的时候,那大马猴的脉搏确是突兀的猛然鼓动了一下。

当苏尘想要仔细去探查的时候,那突兀的跳动确是又消失了。

他并非是神经有问题,如果苏尘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被人故意弄成这样的。

一个正常人被人弄成了精神病,然后关在精神病院,这个家伙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吧!

找个时间仔细为他检查一下~身体,说不定还能救。

“黄小姐,这个大马猴的身世怎么样?”苏尘牵着大马猴的手腕,转身看了一眼黄莺。

楼以潇看到苏尘的动作,眉目一亮,难道这个家伙真的懂医术?

“大马猴原名马厚达,临城马家的大公子,马运的长子,也是马家唯一的继承人,只是就在他的一场生日宴会过后,突然出现神经失常,马运也因为儿子失常,一夜白头,于第二天去世了……”

“原来如此!”苏尘轻轻的点了点头,“现在马家的继承人是谁?”

“马长,马厚达同父异母的弟弟,怎么,你也怀疑大马猴是被人陷害的,没用的,马长接管马家,钱多事大,你不要无事生非了,管好你自己才是正事!”

黄莺瞥了一眼苏尘,冷冷的提醒道!

“是是,我就是随口一问!”苏尘松开大马猴的手腕,赶忙低头称是。

“嘿嘿嘿嘿嘿嘿……”大马猴看到苏尘和自己距离这么近,不由得裂开嘴笑了起来。

“大马猴你听我说,我要出去办点事情,等两天我就回来看你,好不好!”苏尘安慰的说道。

“大马猴……嘿嘿嘿嘿!”

“嗯,听话,那我要走了!”

“大马猴!”

苏尘把大马猴搂进怀里,用力的拍了拍。

楼以潇对着黄莺使了一个眼色,黄莺连哄带骗把大马猴领了出去。

在快要出门的时候,黄莺转过身子冲着陆尘说道:“记住,你只是暂时出院,如果有任何问题,我们医院有权利把你带回来治疗,还有,这一次是看在楼以潇的面子上,不然你是没有机会申请出院的!”

“是是是,我一定注意,按时吃药!”苏尘对着黄莺双手合十做感激状。

自己疯疯癫癫六年,无论是作为什么原因她们能够照顾自己,自己都需要感恩。

出了医院,嗅着空气中自由的味道,苏尘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这一刻就连那汽车尾气都十分的清馨。

苏溪一路就如同一个金丝雀,欢呼雀跃,兴奋异常。

“爸爸,明天你带我去玩好吗,我也想去动物园,我也要去海洋馆!”苏溪在前面甩开小短腿,一边跑一边回头冲着苏尘喊道。

苏尘点点头,“好啊,爸爸带你去!”

苏溪已经读幼儿园,没有爸妈在身边,苏尘听到她说话用了一个‘也’,心头不由得一阵发酸。

自己欠下的一定会加倍补给她。

“我还要爸爸送我去上学,我要让贝贝,琪琪,大壮他们都来看看,我有爸爸,我爸爸才不是精神病!”苏溪真的是太开心了。

“你真的应该多陪陪她,这么些年苦了她了,她还是一个孩子!”楼以潇走在苏尘的身侧,那性~感的身姿,晃动的大长腿引的路人纷纷侧目。

苏尘点点头,“是的,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今后有什么打算?”楼以潇迈着脚步,眉头也不禁紧锁。

“找工作,赚钱养家!”苏尘满怀信心,自己已经一无所有,就算是从小人物做起他也有信心崛起。

听到苏尘的话,楼以潇欲言又止。

“怎么了?”陆尘似乎感受到楼以潇的表情。

“没事,你真的已经好了?”楼以潇还是有些不相信。

“那个,说实在的,你身上的隐疾我可以帮你调理……”

“你是不是看到女人都要说人家身上有隐疾?”楼以潇打断苏尘的话语。

“对不起!”苏尘轻声的说了一句。

“没关系,随便说一个女人有隐疾,小心人家会告你精神病!”只是楼以潇一句话没有说完,自己到是噗嗤一下乐了。

她这一乐,苏尘瞬间感觉自己轻松了很多,这一刻,或许楼以潇才真正的轻松了一些吧。

月有盈亏花有开谢,想人生最苦离别。

花谢了三春近也,月缺了中秋到也,人去了何日来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