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军事 > 《抗战之无赖英雄》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行刺高官

第五章:行刺高官

追寻幸福 6427字 2019-02-02

    傍晚,他们吃了晚饭,黄宝莲准备好长枪短枪还有飞刀等武器就要出发了,铁锁却还没收拾好,只见他除了长短枪和飞刀以外,他还在小腿上绑了短刀,在怀里踹了一包白色的粉末,还用包袱包好了一捆绳子背在背上。准备好这些才和黄宝莲一起出门。

    他们趁着夜色潜伏进万盛楼斜对面不远处的一栋三层阁楼里,上了三楼,找到了一处没有遮挡的窗口,架好枪,等待着日本军官的出现。

    大概小半个时辰后,有一辆小轿车从西向东开来,后面跟着一队日本兵。于铁锁估计这可能就是自己要杀的大官,于是集中精力,瞄准目标位置,等待着车里的大角色进入射击范围。

    轿车在万盛楼门口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日本军官。但这个军官并没有直接进入大门,而是站在门口向西张望着。

    黄宝莲刚要开枪,于铁锁拦急忙住说:“等等,你听。”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阵整齐的跑步声。

    于铁锁笑着说:“我们这次赚了,前边那个肯定是浅野,后边这个一定是龟田,等龟田下车后,我们一起开枪,同时干掉他们。”黄宝莲听他分析的有道理,也兴奋了起来:“太好了。幸亏你刚才拦住了我,否则大鱼就漏网了。”

    片刻后那辆轿车也停在万盛楼门口,车刚停稳,站在门口等待的军官马上迎上去拉开车门,恭敬的半弯着身躯站着。车上下来一个中年军官,只见他中等身材,微微有些胖,虽然距离较远,看不清脸,但单从先到的军官对他的恭敬可以断定出,他就是刚来本镇最大的官——龟田一郎。

    他们互敬军礼后,站在门口说了几句话。突然啪啪啪几声枪响,只见浅野中枪倒地,龟田左肩中枪,刚后腿了一步,就被他身后的士兵扶住了。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鬼子们瞬间乱成一团。

    于铁锁用充满疑惑的眼光看着黄宝莲道:“是你开的枪吗?”黄宝莲同样一脸茫然的看着铁锁:“我没有呀,不是你开的枪吗?”

    “我也没有开枪啊,奇怪,到底是谁在抢我们的猎物?”于铁锁话音刚落,只见黄宝莲指着万盛楼侧面的一个角落说:“你看那里,有人在和鬼子兵开战呢!”

    于铁锁顺着黄宝莲指着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几个人躲在角落朝着龟田的卫队开枪,黑暗中从火力上隐约可以判断出他们有三个人,都手持短枪,被日本兵压着打,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只是偶尔露头开枪还击。

    于铁锁盯着日本兵对黄宝莲说:“咱们救不救他们?”黄宝莲坚定的说:“当然救了,这还用问?”

    于铁锁说:“那还愣着干什么?打呀!”说着两人分别朝正在向刺客进攻的日本兵开枪射击。

    楼下的鬼子兵背后突然受到攻击,训练有素的他们马上有人喊道:“楼上有人,射击!”

    话音刚落,数发子弹同时向于铁锁和黄宝莲射来。两人居高临下,占尽地里优势,再加上他们前些日子的摸索和苦练,枪法已经精进了不少,这时只见他们一枪一个,弹无虚发,楼下的鬼子应着枪声一个个倒在地上。

    三个刺客来自鬼子方面的压力大大的减小,趁此机会,三人中一个领头的说:“有人救我们了,赶快撤,再迟就走不了了。”说完,带着其他两个人边打边退。

    这时有鬼子喊到:“一队上楼消灭他们,二队跟我追。”说完带着鬼子兵向三个刺客追了上去。

    于铁锁见有一队鬼子冲进了他们所在的这栋楼,连忙对宝莲说:“媳妇,撤吧!等下他们上来我们就活到头了。”

    黄宝莲应了声好,就跟着铁锁下了楼。他们刚下到三楼和二楼中间的歇步区,往下一看已经有日本兵上来了,于铁锁连忙掏出短枪射击。干掉了几个后,从背上解下绳索递给宝莲说:“爬窗户下去,快!”黄宝莲急道:“那你怎么办?”

    于铁锁把黄宝莲向外一推说:“别管我,我自有办法!”

    黄宝莲知道于铁锁鬼点子多,也没多想,从后窗放下绳索滑了下去。

    黄宝莲下去后,于铁锁收起了枪,从怀里掏出了之前准备好的一包白色粉末,心想:“没想到我准备的这东西,今天能救我的命啊!”

    他想到这里冲下面喊到:“小鬼子,爷爷没子弹了,快上来抓爷爷吧?”

    他边说边注视着下面的动静,当看到日本兵都抬着头慢慢的朝楼上走时,他唰的一下把那包白色的粉末向楼下撒去。

    瞬间楼下的鬼子被笼罩在一片白雾当中,紧接着楼下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已经在楼梯上的纷纷滚落下楼,把下面的压倒一片。后边的日本兵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他们的战友们一个个捂着眼睛滚下楼梯。

    趁此空档,于铁锁顺着后窗的绳索滑下了楼。

    这时黄宝莲还没有离开,她还在窗下等着于铁锁。

    见于铁锁平安下来后,她安心的趴在于铁锁的耳边小声说:“你听,那边有枪声,说着手朝传来枪声的方向一指。于铁锁想都没想就说:“肯定是那三个人还没能逃脱,咱们跟过去看看。”

    于是两人一起朝远处的枪声跑去。路上黄宝莲问了刚才楼上成片的惨叫声是怎么回事,于铁锁笑着说:“我从三楼向下撒了石灰粉,当时鬼子都瞪大了眼睛向上盯着我呢,哈哈,刚好中招。”

    黄宝莲听完故意讥讽道:“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你也好意思用?”

    于铁锁不但不生气反而得意的说:“这叫计谋,对于杀鬼子来说,不管什么手段,只要有用,都是好手段。”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那片枪声附近,他们躲在暗处仔细一看,还真是刚才那三个人。他们枪里都没有子弹了,其中一个还受了伤,眼看鬼子就要围上来活捉他们了。就在这时,于铁锁和黄宝莲及时出现,悄悄的从背后偷袭,干掉了追过来的十来个鬼子,救了三人的Xing命。

    获救的三人跟着于铁锁来到他们的住处。他们一边聊天,黄宝莲一边给伤者包扎了伤口。

    聊天过程中于铁锁得知那三个人一个叫袁长保,一个叫袁顺则,另外一个胳膊受伤的叫张五保。袁长保和袁顺则是亲兄弟,都是德胜茶楼掌柜袁德胜的儿子,张五保是茶楼的伙计。

    当日袁德胜和三个伙计被鬼子抓起来后关在了柴房里,并对他们严刑拷打,老板和两个伙计挨不住,被活活打死了,幸亏张五保留了个心眼,装死骗过了他们。

    那天晚上他们让四个日本兵假扮老板和伙计,把他们绑在柱子上等杨老爷子他们来救,这才有了杨老爷子被暗算的惨剧。

    后来鬼子兵走了,也没再管老板和伙计们的尸体。张五保这才有机会逃了出来。

    他逃出来后,直接去了省城,找到了正在上学的袁长保和袁顺则兄弟俩。

    兄弟俩得知父亲被害后,都悲愤不已。正所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更何况还是无恶不作的日本人干的。于是他们决定放弃学业,马上返回老家,替父报仇。

    在得知浅野要给龟田接风的消息后,三人通过黑市买了几把枪,打算刺杀龟田他们。不料被日本兵围困,幸亏遇上了于铁锁和黄宝莲才获救。

    黄宝莲给张五保包扎好伤口后就去做饭了,于铁锁问他们三人有什么打算,他们说想参加八路军。之前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听说长治附近驻扎着八路军129师的771团,但是具体位置就不知道了。

    当他们得知于铁锁就是把整个西火的鬼子闹的天翻地覆的那个人时,他们都表示要跟着铁锁干,一起杀鬼子。突然得到这几个外表强壮内心热情的同龄人的加入,于铁锁喜出望外,他一高兴就管不住自己的嘴,连说带吹又聊个没完。

    黄宝莲做好了饭大家一起吃罢,这时天也快亮了。于铁锁安排袁长保他们休息后,兴奋的他仍然没有丝毫睡意。于是他带上绳索走出院子,向镇子中心奔去。

    他趁着夜色一路狂奔,来到一座宽敞气派的庭院外,趴在墙边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便迅速的跳进院子,拿出绳索一扔,包了布的铁钩轻轻的挂住了栏杆,他攀绳而上,直达二楼阳台,然后轻手轻脚的跳窗进到屋内。

    这时候主人还在熟睡中,于铁锁轻轻的挨个把抽屉柜子翻了一遍,找到了一些首饰和银钱,用包袱抱起来,用手掂了掂,感觉收获还算丰厚,这才满意的离开。

    回到家时天刚蒙蒙亮,其他人都还在熟睡中,他把东西藏好后上炕和衣而睡,直到中午黄宝莲叫他吃饭才起来。

    五个人吃完中午饭,黄宝莲便带着袁长保他们三人出城去野外练枪了。虽然城门口的日军对来往人群盘查慎严,但由于他们几个都是空着手出去的,所以出入还算容易。

    出了城黄宝莲把他们三人带到爷爷的墓地处,挖出地洞里藏着的Qiang支弹药,耐心的跟他们讲解着自己的练枪经验和心德。

    于铁锁等黄宝莲和袁长保他们出去后,他才吹着口哨,懒洋洋的翻出黎明前偷回来的财物,打开仔细一看,里面有几根金条和几十块大洋,还有一些金银首饰。他拿了两根金条又抓了一把大洋揣在怀里出门去了。

    他出门往东直奔皇协军警备队而来。他认为昨天刚搭讪上的常玉山对他以后的行动会有大用处,所以他必须巩固好这层关系。昨天答应要给常玉山的厚礼,现在他正好去兑现。

    来到警备队,跟门口站岗的伪军打了招呼,并塞了一块大洋给他,那士兵马上高兴的进去通报,没过多久就出来带他来到常玉山的办公室。在去办公室的路上,于铁锁四处留意着警备队的格局和部署,将有用的信息都一一记在了心里。

    一见到常玉山于铁锁马上喜笑颜开的拱手道:“常大哥,小弟来看你来了。”

    常玉山并没有像他那样高兴和激动,也没想到昨天搭讪过自己的这个小兄弟今天会来拜访自己,甚至有点不想搭理他。但一想到昨天他给自己的厚礼承诺,就刻意的客气了几分。略显厌烦的说了声:“杨兄弟来啦?坐吧!”

    于铁锁坐定后笑着说:“看大哥今天的气色不好,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发生啊?”

    常玉山苦着脸道:“何止是烦心事呀?天都快塌了!”

    “啊?这么严重呀?到底什么大事?说出来,看小弟能不能帮上忙?”于铁锁故作惊讶的问着。

    常玉山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说:“你还不知道吧?昨晚浅野被杀了,龟田重伤,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呢!昨晚折腾了我一晚上,一夜没睡啊!今天早上,维持会长黄麻子又来报案,说他家昨晚招贼了。丟了不少值钱的东西。”他说着往沙发上一靠,手扶着额头叹息道:“唉,最近是怎么了,怎么倒霉事都让我撞上了,头疼死了,幸亏龟田一郎没死,要不然,大哥我恐怕连命都保不住了!”

    于铁锁听完摆出一副同情怜悯的姿态,叹息一声说:“哎,没想到大哥这个位子这么难坐,真是不容易呀!本来还想请大哥喝酒呢,看来大哥可能也没那个心情了。”

    常玉山不无遗憾的说:“最近一段时间可能都没心思喝酒了,镇上最近太乱了,我们得加强警戒巡逻,这不,张顺和王金贵他们两个都带着手下巡逻去了。如果再闹出什么事来,日本人肯定不会放过我的。”

    于铁锁想了想说:“大哥真是劳心劳力呀!我本来还想在大哥这里谋个差事,但听大哥这么一说,我都不敢干这行了。大哥有所不知,小弟天生胆小,对打打杀杀的事,从来都是有多远躲多远。不过大哥我说这话您别多想,咱们还是兄弟,以后该孝敬您的我还会一样的孝敬您。”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根金条放在桌上说:“大哥,昨天兄弟认几位大哥时没带什么钱,当时说了,今天一定会登门奉上,现在小弟来了,没食言吧?”

    常玉山看着桌上的金条,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昨天无意间碰见的这个小兄弟出手会如此阔绰,简直就是他的财神爷呀!稍一愣神之后,他也不好表现的很贪财的样子,于是赶紧客气的说:“杨兄弟太客气了,哥哥这无功受禄多不好意思呀?”

    于铁锁表现的豪气冲天,脸一板说:“大哥,您再跟我客气我可就不认你这个大哥了啊!以后在西火这片地界上,有什么事我还得仰仗大哥您多多关照呢!这年头做点小生意不容易,如果没个靠山,迟早是要受人欺负的。”

    说着又拿出一根金条来说:“大哥,本来这根今天是送给张大哥和王大哥的,今天既然这两位大哥都不在,你就替他们收着吧!等他们回来你把这个换开了分给他们,多余的就分给您手下的弟兄。兄弟们这么辛苦,您也该好好的犒劳犒劳大家了。”

    常玉山又一次被于铁锁的阔绰给镇住了,他乐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兄弟有心了,好,我就替他们两个收起来,等他们回来转交给他们。”

    于铁锁表现出满足的神情说:“这才对嘛!兄弟间本来就不应该客气!”说完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对了大哥,既然龟田一郎重病住院,想必他就有一段日子不能在您面前吆五喝六了?那这段时间您就可以好好放松放松了吧?”

    一提到正事,常玉山又烦恼起来,他无奈的说:“唉,别提了,他底下还有各级队长,其中任何一个当哥哥的都惹不起。你是不会明白做哥哥的苦衷的!最近镇上接二连三的出事,再加上龟田刚一到就被刺杀,所以日本人对这间事非常重视,今天中午开会还说,明天会有一个大队的兵力从省城出发进驻本县,主要是想对付活动在本镇的抗日分子,同时加强治安保卫工作。到时候还不是人家动动嘴,哥哥我跑细腿。”

    “是呀,大哥您以后就多长个心眼吧!该偷懒时就偷懒,该卧倒时就卧倒,该后退的时候就得后退,总之一句话,保命要紧!我可不想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于铁锁劝慰的说着。

    常玉山苦笑着说:“多谢兄弟提醒,你不说哥哥也会这么干的,谁还会嫌命长呢?”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于铁锁告辞离开了

    他离开警备队后,在镇子上胡乱转了转,顺便打听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消息,比如谁家有钱、谁家和日本人走的近、谁家是地主恶霸等等。快到晚上的时候他才回家。

    回到家刚好跟上吃饭,黄宝莲没好气的说:“你又跑到哪里玩去了?都不跟我们一起去练枪。”

    于铁锁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势说:“你见过那个领导整天陪着士兵训练的?领导应该有领导的事情干,比如了解敌人情况、研究研究地图、制定作战计划等。”

    黄宝莲听他说的也有点道理,态度缓和了些说:“那你今天下午有什么收获呀?”

    “当然有,今天我得到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明天会有一个大队的鬼子从省城出发,到长治来驻扎。我们可以在半路上打他们的伏击。”于铁锁说着,非常自信的在桌子上拍了一下。

    黄宝莲听了有些不敢相信,疑惑的问道:“机会倒是不错,不过就我们几个要打鬼子一个大队的伏击,你还真敢想呀?”

    袁长保兄弟俩和张五保也跟着说:“就是就是,就我们几个人真的去了岂不是白送死吗?

    于铁锁没答反问道:“三十六计最后一计是什么?”

    袁顺则抢着说:“走位上计。”

    “对呀,“于铁锁解释道:”我们是只有5个人,但是我们在暗处,他们在明处,我们怎么就不敢打呢?打不过咱就跑呗,等他们不追了,咱折回来接着打,如果他们再追,咱们就接着跑,我就不信他们几百人的一个大队就能整天追着我们跑。咱们就这样跟他们耗着,打死几个算几个,即使烦也要烦死他们!”

    黄宝莲听他这么说第一个反驳道:“你这不是耍无赖吗?哪有这么打仗的?”

    于铁锁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我就无赖,我们有的是时间跟他们耗,耗死他们。但是有一点,我们5个人当中不能有伤亡,一来我舍不得,二来我们的战斗力会大打折扣。”

    袁长保也觉得这样的打法有点无赖,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对付鬼子不用跟他们讲原则,只要能多打死几个,用什么招都行。想通了这一点,他说:“我支持于兄弟的想法。他说的对,烦也要烦死他们。”

    张五保听到伤亡几个字就心里就有点发毛,他想说枪子不长眼,万一有伤亡怎么办,但是不敢问,闷了一会终于鼓起勇气说:“于兄弟,子弹又不长眼,万一有伤亡怎么办?”

    于铁锁很自信的说:“跟着我打仗,怎么可能会有伤亡呢?万一有伤亡也肯定是因为你们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

    袁顺则好奇的问:“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于铁锁站起身来,来回踱着步,边走边说:“首先你们要隐蔽好,不可以暴漏自己,我们五个人分开隐蔽起来,但距离不要太远,两三米就可以了。等鬼子经过的时候,我们五个人一人给自己选一个瞄准目标,不能重复,注意,一定要选当官的,只要是衣服和普通士兵不一样的都可以选。选定目标后,都统一听我的口令,一起开枪,只要枪法准,我们这一枪下去就能干掉5个日本军官。开枪后不要犹豫马上撤离,换一个位置,最少要离刚才开枪的位置几十米。然后再隐蔽再选目标再开枪,只要他们不追,我们就一直这么打,如果他们追我们就赶紧跑,甩开他们,等他们折回来了,我们再悄悄的跟上去打,这样既不会受伤,还能杀鬼子,你们说,这是不是个好办法?”

    大家听了都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是个好办法。然后他们一起估算了时间,因为他们没有地图,要提前去熟悉地形和找伏击地点,所以决定第二天就出发。聊完所有的细节之后,他们才各自回房睡觉了。

    (求推荐票,求打赏,求收藏!)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