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灵异 > 《阴阳师秘事》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决裂

第五章:决裂

问东君 3253字 2019-01-11

    “地龙翻身?爷爷,这话是啥子意思哦?”

    我反复咀嚼着这四个字,却无法理解,只能向爷爷求助。

    爷爷从腰间掏出旱烟杆,放上烟叶点燃火,等他美美的吸上一口后才对我说道:“快了,你很快就知道了。”

    地龙翻身这四个字,正如爷爷所说,我很快就明白了它的含义。

    就在当天晚上,万籁俱寂,夜深人静之时。

    整个山村突然间变了样,先是凄厉的狗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家里的母猫叼着猫崽上了树,圈里的牛羊猪马不停地蹬腿刨地、嚎叫着想要翻出圈墙,笼子里关着的大公鸡更是强行挣脱了出来,飞到大树上深夜打鸣,而山路上更有成群结队的老鼠惊恐乱窜……

    接着便是一阵天崩地裂的架势,巨大的摇晃将我从睡梦中强行震醒,我睁开眼只觉窗户在剧烈抖动,床铺近乎被摇的散了架,四周的墙壁更是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塌下来。

    我顿时吓得哇哇大哭,第一次见到这彷如末世般的情景,我的心脏剧烈跳动,两腿有些抽筋,竟只能躺在床上爬不起来。

    砰!

    就在绝望的时刻,我的房门被人一脚喘开,我爸满脸焦急的冲进来,从床上抱起我就往外跑。

    片刻的功夫,我爸就抱着我跑到了外面,此刻整个山村都变得异常的混乱,女人的尖叫声,孩童的哭泣声不绝于耳。

    我妈一下冲过来把我抱住,哭着喊我的名字,她的脸上全是泪水,滴落到我的嘴中,咸咸的。

    我当时也被吓懵了,加上我妈抱着我的力气非常大,勒得我喘不过气,我在她怀里奋力挣扎了好一会儿,她才把我松开,她的脸上还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大地的震动只持续了一会儿,很快便停止下来,天地重归平静,但整个小山村却是炸开了窝。

    好几个老人跪在地上,对着蛇君庙的方向磕头作揖,他们的脸上满是惶恐,嘴中不断说着求蛇君原谅的话语,原来他们认为这是蛇君对他们拆庙的惩罚,那种片刻间山崩地裂的手段也只有传说中的神仙才能做到。

    我被我妈抱在怀里,看着周围混乱的景象,心里突然想起爷爷下午说的话,这就是地龙翻身吗?

    “老汉儿呢?张小薇,你看到老汉儿没有?”我爸突然向我妈问道,满脸焦急。

    我妈一愣,摇了摇头,说道:“没看到啊,娃儿他爷爷不会有事的吧?”

    原来刚才大地震动的时候,我爸一边让我妈跑到院子里,他一边来抱我出去,但是在那危机的时刻,谁也没有去注意我爷爷。如今震动平息,我爸才发现爷爷不在,他心里不由得担心起来。

    “爷爷在那里。”我伸手往院外指去。

    我看到爷爷正站在村道上,直愣愣的看着后山的方向,周围的混乱似乎都不能吸引到他丝毫的注意。

    我爸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到爷爷没事,他也是松了口气,然后对我妈说道:“小薇,你把娃娃先抱着在院子里坐一下,不要进屋了。”

    “刚刚应该是地震,我在外面听人说过地震之后可能还会有余震发生,屋里太危险了。”我爸对我妈叮嘱了一番,然后他捏了捏我的脸蛋,向爷爷走去。

    我看到我爸走到爷爷身旁大声说着什么,然后我爷爷对我爸说了几个字,我爸的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起来,借着明亮的月光,我看到我爸垂在腰间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爷爷把我爸推到一边,然后大步走过来,从我妈手上把我接过去,笑问道:“乖孙啊,刚刚你怕不怕?”

    我本来是想要说“怕”的,毕竟刚刚我在床上吓得腿抽筋爬不起来,差点就给吓尿了。可是当我看到爷爷打得笔直的腰时,我改口说道:“不怕,一点都不吓人。”

    我记得,小时候爷爷经常对我说一句话:“我们陈家的人,一辈子腰要打直,头要昂起,哪怕前路是刀山火海,我们也要无所畏惧的闯过去!”

    爷爷听了我的话,大笑道:“好,这才是我陈有财的孙子!”

    就在这时,我爸走过来大声说道:“老汉儿,你让我把轩娃子带进城嘛,再在村里住下去,我们都会被你害死的!”

    我第一次看到我爸这样对爷爷说话,他满脸赤红,脖子上青筋鼓起,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啪!

    爷爷一巴掌扇在我爸脸上,他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怒斥道:“你狗日的耍长了,敢对你老子这样说话,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我和我妈都吓了一跳,爷爷暴怒的样子让我感到十分恐惧,我妈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她的性格比较温婉,面对这种事根本不敢插嘴。

    我爸捂着脸,双眼通红,他死死的盯着爷爷,然后伸出手指抵住我的额头,对爷爷大吼道:“你看清楚,这是你孙子,是你亲孙子!”

    爷爷情绪也上来了,他先是指着我爸然后又指着我,说道:“你不要忘了,你姓陈,他也姓陈!这就是命,是陈家人的命!”

    “你锤子大爷(大概等同于语气词吧)的命!你把妈害死了,把龙娃子也害死了,你还要想怎样?非要让轩娃子死了你才甘心?”我爸目眦欲裂,盯着爷爷的眼睛里全是愤怒与哀伤。

    我爸今天或许是把在心里埋了十几年的话一起说了出来,他表情十分激动与悲痛。他话中被害死的妈就是我的奶奶,只是在我记事开始,似乎就从来没见过她,而那龙娃子好像是我的哥哥陈子龙,我爸和我妈的第一个孩子,但我也从来没见过他的样子,听旁人说他在大概三四岁的时候跌进青衣江里淹死了,至今连尸骨都没找到。

    我妈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的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将我的衣服都打湿了大半。我也是吓得呆住,我第一次看到爷爷和我爸吵到这种程度,他们的样子太吓人了。

    爷爷听了我爸的话,举起的手无力地放了下去,像是被瞬间抽空了所有的气力。他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我爸神情渐渐平静,他看了我和我妈一眼,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对爷爷哀求道:“老汉儿,我不晓得祖宗们留了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但轩娃子是我的娃娃,是你的孙子,我求你放过他!放过他吧!”

    我爸跪在地上向着爷爷磕头,我妈紧紧地抱着我埋头哭泣,我也吓傻了,忍不住大哭起来。

    爷爷的面容在这一瞬间似乎苍老了许多,他愣愣的看着正哇哇大哭的我,最终叹息道:“轩娃子是我孙子,我不会害他,先人们也不会害他!”

    爷爷说完话,就踏步走出院子,他的背影在月光下显得孤单、落寞,原本打得笔直的腰在这一瞬似乎佝偻了下来。

    这一晚是不平静的、混乱的,因为怕余震,我们不敢进屋去睡,是我爸冲进了屋子从里面抱出来铺盖和席子,我们一家就在院子里打了个地铺。我妈在席子上垫了床棉絮,把我放在上面,身上盖了床被子。

    我之前受到惊吓,加上突如其来的睡意,我很快就沉沉睡去。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之间,我被一阵哭声惊醒。我睁开眼看到我妈正在低声哭泣,泪如雨下,而我爸坐在她旁边,搂着我妈的肩膀,低声说着什么。

    我立马睡意全无,假装闭上眼睛,悄悄把耳朵绷直,偷听我爸和我妈的谈话。

    “汉涛,你真的要走啊?这刚刚才地震了,我好害怕。”我妈低声说道,声音说不出的柔弱。陈汉涛是我爸的名字,据说当年他出生时有个算年先生给他算过,说他命里缺水,所以爷爷才给他改了两个水字旁的名字。

    我爸声音有些低沉,说道:“这青衣村几百年都没出现过什么灾害,结果这把蛇君庙一拆掉,又是死人又是地震的,你看李刀疤那群人的死相,这是人能做出来的吗?这几天村里人都在说庙子下的妖怪跑出来了,要杀人报复呢!”

    “而且你看到我老汉儿那样子没,这李刀疤等人的死和这次的地震,他都没有一点吃惊的表情,似乎全部都在他的意料之内,我敢说,这些事,他肯定提前就晓得了。”我爸脸色凝重的说道。

    “你们陈家到底有啥子秘密?我嫁到你家来就没有过过一天的安生日子。”我妈有些幽怨的说道。

    我爸说道:“陈家的秘密我也不晓得,反正和那个蛇君庙绝对有关系,我以前听老人们说,蛇君庙只要毁了,这村子就会出大事的!我老汉儿肯定在谋划着一件关系到轩娃子的事,我妈和龙娃子的死,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我妈听到我爸提起死去的奶奶和我的哥哥,顿时又有些悲伤,身体无力地靠在我爸身上。

    “我以前在成都帮工的时候,遇到过一个道长,那是一个十分有本事的人。我这次就是要去找他,求他帮我家轩娃子渡过这一劫!而且我还要弄清楚这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我爸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

    这是一个青绿色的铜铸面具,面具上有一个人脸,宽嘴大耳,凸起呈圆柱状的眼球,额头正中的小孔里还有一个镶着凤鸟的饰物。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