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逗趣小说网!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灵异 > 《冥婚凄谈》在线阅读 > 正文 第5章 纯阴命

第5章 纯阴命

君卿 4590字 2018-08-10

  爸,这是怎么回事??”我忍着想吐的冲动强迫自己别过头,扶着门框勉强的站着。

  陈道士已经被警察强行带走了,一个看起来三十几岁的男警察脸色十分不好的走到了我和我爸这儿,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萧先生,萧小姐,请你们跟我走一趟。”

  我腿一软,幸亏我爸在旁边扶住了我。也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那个警察点了点头。

  我们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被带到了警察局做笔录。一路上我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两个人,怎么就死了??

  回想起连笙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残忍笑容,该不会……是他杀了刘婆子和陈道士吧??

  在警察局做了半天的笔录,面对着一大群警察的轮番轰炸以后,终于确定了我和我爸没有作案嫌疑,等我和我爸出了警察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折腾了一天的我筋疲力尽,我爸也好不了多少,两个人相视苦笑了一下,家门口死了人,家里肯定是不能去了,在警察叔叔的陪同下我和我爸取了点日用品便找了个中等宾馆住了下来。

  吃完晚饭后,忍了一天的我终于忍不住问了我爸:“爸,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个手链你一开始就知道它是冥婚的聘礼是吗??”

  我爸愣了愣,随后道:“小然,我也不知道原因,这些事牵扯的太久远,哪怕是你的爷爷也知之甚少。”

  看着我爸懊恼愧疚的神情,我又有些歉意,一想到连笙这个男鬼,我立刻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垂着眼低声问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刘婆子和陈道士都死了,难道还要继续找人吗?”

  其实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如果继续找人很可能意味着再次死人,可若是就此放弃,难道她就要一辈子当那个鬼的冥妻吗?想起那日被吸了阳气以后的虚弱,我便一阵颤栗。

  看到我颓废的模样,我爸只是催促道:“你先回屋歇着,剩下的事,我想办法。”

  这次轮到我愣住,看着我爸焦躁的模样,我鼻尖一酸,我爸也在为了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既然如此我还这么自暴自弃岂不是对不起他?我逼回了眼眶的泪水,点点头回了房。

  宾馆的房间收拾的还是很干净的,唯一让我不太满意的是我的房间不朝阳,略显阴暗,不过听到隔壁的开关门声我也放下了心,因为我爸睡在隔壁。

  我实在是累极,躺在床上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这是我这些天入睡最快的一次了。

  可我很快就惊恐了起来,半梦半醒间一双冰冷彻骨的手摸上了我的脸颊。不同于连笙的温凉,这真的是彻骨的冷,一瞬间就让我清醒了过来!

  我的意识逐渐清醒,可身体却无法动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将眼睛勉强睁开了一个小缝儿。

  黑暗中我只能看到一团看不清的黑雾,着团黑雾给我的感觉远远不如连笙的强大,可……我依旧无力挣扎。任由那双彻骨的鬼手在我身上摸来摸去。

  “纯阴命格的至阴体,哈哈哈哈,老子真是捡到宝了!”嘶哑森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带着阵阵的阴风,阴风中还夹杂着一股腐朽的腐臭味儿。

  靠!什么鬼东西!

  纯阴命格?至阴体?

  我想叫,却又叫不出来,只能这么生生的承受着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触碰。

  待它脱下了我的衣衫后,我真正的陷入了绝望中。如果被这个怪物凌辱,我情愿现在对我做这些的是……连笙!

  该死,我怎么会想到他??

  脸颊凉凉的,是泪珠从我的眼中滑落。

  “砰!”摔门的声音穿透了我的耳膜,随后便是一声怒喝:“放肆!”

  我一激动眼泪流的更多,这声音……是连笙啊!我的冥夫,总算是还知道来救我。心里小小的欣慰了一下。我从来都没觉得作为连笙的冥妻这么有安全感。

  身上的束缚一下子消失不见,我几乎是跳了起来拿起了被脱下的衣服盖在了自己身上,还好还好,衣服没有被撕碎,我也没有被玷污。我几乎要开心地哭起来……

  下一瞬便落入了那个温凉的怀抱,只是感觉不到心跳。

  我可能是真的怕了,竟然没有推开,反倒是瑟瑟发抖的扑在了连笙怀里不敢抬头。

  连笙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的灯便赫然亮了起来。

  “本公子的女人也敢碰,是谁给你们的胆子??”连笙的话没有多大的起伏,可怒意与冷意却让人无法忽视。那种强大的气场就像是上位者一般。这种男人,几乎值得女人为之疯狂。当然前提他是男人不是男鬼。

  “大人,小的知错……小的……小的不知道这是您的女人……求大人饶……饶命啊!”那团黑雾中的东西显现了出来,一个满身腐肉的家伙,看不出年纪看不出脸,就是一摊烂肉。然而还跪在地上不停地向连笙磕头求饶。

  我悄悄地看了一眼,差点恶心死自己。想到刚刚被这么个恶心的家伙摸来摸去,我真是有种想把自己身上这层皮都扒了的冲动!

  还是连笙身上的味道好闻,好像是竹香。为了躲避那扑面而来的腐臭味儿,我一头扎进了连笙的胸口呼吸着沁人心脾的竹香。

  连笙垂下头暧昧的咬了我耳尖一下,随后调笑道:“怎么?这个时候想起你夫君来了??”

  我脸颊微红却无力争辩,只能在黑暗中悄悄瞪了他一眼,明智的不说话。

  连笙抬眼,直接一巴掌拍过去,那团黑雾声儿都没有就消失了。我等了半天没反应,抬头瞅了瞅,发现那团黑雾不见了,怔楞的看着连笙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问道:“那个家伙呢?他是鬼吗?”

  连笙眼底划过一抹不屑,“不成气候的东西罢了,一巴掌都受不住,魂飞魄散了。”

  魂飞魄散了……

  虽然那不是个好东西,但是人死了还可能投胎有机会改过,可鬼死了不就永世不得超生了吗?为什么连笙可以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那四个字??

  再想到今早的刘婆子和陈道士,我眼中的惊恐掩饰不住,颤抖的问道:“……他们,是不是也是你杀的??”

  “嗯?”

  “刘婆子和陈道士。”

  “是,怎么了?”

  “……”听连笙的话就好像是在说‘嗯对我只是踩死了个小虫子’一样,我握了握拳,从他怀中抽身,垂眼道:“那是两条人命,他们没有做错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有做错什么??”连笙好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可我能感觉得到他眸中迸射的怒火,“那个女人胆敢去地府找判官解了本公子的冥婚,她该死!”

  我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是这样,因为刘婆子下了阴,所以他杀了她,我极力掩饰着眸中的怒火,反驳道:“她是为了帮我!是不是所有帮了我的人都该死?陈道士呢?他没有下阴,他什么都没做,可你害他进了精神病院!”

  想起这两个人,我心底就是止不住的愧疚。若不是为了我,他们本可以不必如此的。为了我得罪了连笙,落得了这样的下场。始作俑者,其实是我啊!

  眼泪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落在地板上,轰然破碎。

  连笙忽然捏住了我的下巴,力道大的要捏碎一样,脸上笑容变得极为森冷,连说话的语气都降了好几度:“女人,本公子就是要让你知道,别想摆脱本公子,你再找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找一个,本公子就杀一个!你记住,是你害死了他们!倘若你乖乖的听话,一切都会没事,懂?”

  不知是因为气愤还是恐惧,我全身颤抖着道:“你威胁我??”

  “威胁??”连笙挑挑眉,嘲讽道:“对你,本公子还需要威胁?这,是警告!”

  “你……”我气极,意思是本姑娘来被威胁的资本都没有咯??我真想知道连笙是不是含着砒霜出生的,嘴巴毒的让我想撕了他!

  见我气成这样,连笙却乐了:“女人,公子救了你那么多次,你就这幅态度对公子??当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我当然是不信的,瞥了眼嘴角噙着邪肆笑容的连笙,冷哼:“是吗?不巧啊,我只看见了公子杀人,没看见公子救人。”

  连笙脸色沉了沉,“若不是公子及时赶到,你早被坟地里那个男鬼吸干了血了!再或者被婴灵吃掉!女人,想没想起来??需不需要公子帮你回忆回忆??”

  我没有怀疑连笙说的,那几次的危机的确是有人帮我解决的,而且经过连笙的提醒我也确确实实的回想起了晕倒前似乎都有听到过连笙的声音。只是那时没有注意罢了。只不过连笙这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真是有趣极了!可我心里有些复杂,竟然是这只鬼救了我??在我深思熟虑之后,发现连笙竟然又把我按在床上了!

  哪怕这个鬼救了我,可他还是杀了刘婆子和陈道士,尽管他们是拿钱办事,可这一次钱没拿到反倒是一个丢了命一个成了精神病,我还是觉得过意不去,只能垂下眼不看那个盯着我的男人,低声说道:“为什么是我?总要有个理由的吧?第一百零八个是什么意思?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到底为什么要纠缠我!”

  连笙似乎没想到我会问这些,眼底闪过了一抹晦涩,可也仅仅是一瞬而已,虽然依旧是那副张狂邪肆的俊美模样,可眼神却阴郁了很多,唇角也掀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说道:“女人,要怪就怪你们萧家的祖先吧。至于你……你方才不是听到了吗?你是纯阴命格,所以有纯阴魂,再加上这幅至阴的身体,对于鬼来讲,娘子可是上好的补品。不过娘子现在是为夫一个人的,谁都别想碰你!”

  说完,还在我颈间轻轻地嗅了嗅,惹得我一阵颤栗。

  可听了连笙的话的我脸上是一个大写的懵字,好似画着一个大大的句号一样,一脸懵的问道:“什么祖先??什么纯阴命??什么至阴体??你们搞错了吧??”

  怪祖先?怪他们把我生成了纯阴命??

  “你不知道?“连笙的脸色忽然白了些,听到我的话后狐疑的看着我,见我不像是说谎以后才挑起了唇角笑道:“问我,不如去问问你爸,虽然他知道的很少,但绝对……比你多。”

  说完以后,连笙的脸又白了很多,身体也透明了许多。脸色渐渐地难看了下来,低声骂了句:“该死!”

  随后便恶狠狠地警告我:“女人,公子的这丝魂魄要回去了,记住公子的话,老实点儿,要是再让公子知道你找那些神婆道士的,公子就送他们下地狱!”

  连笙说完,竟直接消失了,留下了一脸懵的我。

  这只是一丝魂魄??所以还不是连笙本尊??我瞬间觉得脊背发寒,仅仅是一道分身就这么厉害了??那要是本尊出现,岂不是要逆天了??

  不过补品是什么意思?那个想吸我血的文良,医院里想吃掉我的婴灵,还有刚才那个恶心的鬼。难道都是看中了我的纯阴命吗??一想到我已经成为了这群鬼眼中的美餐,我觉得额心的冷汗都流了下来。

  那么我爸呢?他又都知道些什么?或者说都瞒着我些什么?

  我这下是真的呆不住了,再加上刚才差点被那个恶心的鬼欺负的小插曲,思前想后,我还是穿好衣服出了门。

  我站在我爸门前,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敲响了门

  “嗒嗒嗒。”空荡的走廊里我的敲门声格外的突兀。

  “吱呀。”门开了。

  老爸揉了揉眼看了看站在门外的我,看到我的时候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么晚了,你孩子怎么跑过来了?”

  一边说,一边把我引进了房间。

  我心里沉甸甸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坐在床边披着外衣的老爸,问了出来:“爸,纯阴命的事儿,你知道吗?”

  话落,我便看见了我爸眼中划过的惊愕和躲避之色。他果然是知道的,只是不告诉我而已!

  我趁机追问:“爸,你都知道什么??”

  我爸没有说话,而是从衣服兜儿里掏出了一包烟,他不是经常吸烟的,从小到大我就只见他抽过一次,就是在十年前我妈的忌日那天,那是她的第一个忌日,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我爸一整天情绪都很低落,到了晚上,我从门缝儿里看见了他坐在沙发上抽烟。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吐出了一个个烟圈。好似缭绕在云雾中。

  现在他又拿出了烟,却是满满的沧桑,点燃了烟后狠狠地吸了一口,似乎是被呛着了似的干咳了几声:“咳咳……咳……”

  看见我爸这样,我也不忍心逼他说什么,皱着眉头唤了句:“爸……”

  我爸却缓缓摆了摆手,夹着烟,垂下了眼低叹道:“到底还是逃不过……算了,明天你跟爸去一个地方,到时候爸会把爸知道的都告诉你。“

  到最后,我还是被我爸赶回了房间,什么都没问出来。不过既然他说明天就说,我也不急着这一天。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返回列表

章节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